再不好好進行國土規劃,六都「磁吸效應」將不斷加速貧窮縣市邊緣化

再不好好進行國土規劃,六都「磁吸效應」將不斷加速貧窮縣市邊緣化
Photo Credit: 蔣皓任。六十石山採金針花的農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窮區」僅能依附著「富區」生存,不僅無法促進區域均衡發展,甚至進一步惡化財政資源之分配,引發更明顯之排擠效應。

文:林士清(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前內政部長李鴻源則借鏡人口和土地與台灣相似的荷蘭,大台北近800萬人,但荷蘭卻沒有超過80萬人的都市,且在原鄉就能有好的學校、工作,而台灣卻沒有討論土地容受力;台灣現在要思考的是如何明智地使用土地。

筆者對此有感而發,觀察現有行政區劃之人口及土地面積分布情形,目前六都(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之地面積占全國土地面積僅為30.11%,但其人口數卻占全台人數之比率高達68.44%,人口有集中該等都會區之情況,惟由於市區面積狹小無法拓展,導致房價高漲、交通擁擠、通勤時間增長等規模不經濟之現象產生。

財產稅為地方政府主要稅源,當地方公共建設越多,可促進地方繁榮使財產價值提高,換言之,地方財產價值與地方公共支出利益具有密切關係。惟公共資源過度集中於北部或都會區,南部或其他農業縣市相對無足夠財政能力及資源投入基礎建設,進而阻礙工商發展,財產價值無法提高,財產稅源自然無法擴增。

六都的營業收入淨額占全國之87.79%,所得金額占全國之82.42%,其中天龍國台北市之營業收入淨額及所得金額,幾乎占全國的一半,顯示資源分配極為不均;而都市之極化發展,也導致過量的政經資源集中在不到1%的彈丸之地。

相較之下,嘉義縣、台東縣、澎湖縣、雲林縣與南投縣等農業縣,在欠缺政府有效規劃下,始終無法發展出一套符合當地需求之產業經濟,原本所依賴之農業發展又逐漸萎縮;再加上全球化帶來農漁牧產品大量進口,瓦解農村聚落之功能,以致於居民所得停滯不前、經濟不振。

近期筆者因研究計畫走訪地方政府及地方公協會組織,體會到縱使地方政府首長致力於財政努力,卻因區域內經濟活動能量不夠,無法創造足夠財源;而新六都架構形成後,直轄市與縣(市)政府間人口結構及社會、經濟環境之差異更為顯著。

隨著其自治能量的擴大加上產業群聚效應,導致人才、資源與資金等再往產業發展良好之區域移動,偏鄉縣(市)則在人才與資源分配上進一步被邊緣化,從而更趨向零合發展,成為區域發展弱勢者,「大都小縣」之不均情勢將更為顯著。

尤甚者,若青壯年往都會區發展,老年人口集中鄉村地區,將導致老化指數愈顯沉重,其中又以嘉義縣、雲林縣及澎湖縣最高,顯示資源及建設長期偏向都會區,形成縣市間之發展落差。

部分較為貧窮的縣市陷入就業環境不佳、經濟落後、可支配所得低,導致人口外流,出現人口老化及人口負成長現象,從而形成產業與人口空洞化,在人口與產業流失之惡性循環下,貧窮縣市將更為邊緣化。

核心市區的「磁吸效應」,將使地方資源趨向核心市區流動,讓周邊衛星或邊陲等本身發展條件及資源較不足之地區,面臨發展劣勢之雪上加霜,「窮區」僅能依附著「富區」生存,不僅無法促進區域均衡發展,甚至進一步惡化財政資源之分配,引發更明顯之排擠效應。

事實上,台灣並沒有很大,台灣地形山多田少,人口可居住地只佔三分之一,台灣三分之一地區還要面臨畸形的行政區域規劃,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是以,筆者真的建議台灣需要一套完整的國土規劃,否則六都的磁吸效應恐加速其他縣市的邊緣化危機。

本文獲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