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全球最富有家族的神秘面紗:富可敵國的羅富齊家族

揭開全球最富有家族的神秘面紗:富可敵國的羅富齊家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家族的歷史,竟可書寫成歐洲近代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ext:Julian Kan圖片:達志影像

一個家族的歷史,竟可書寫成歐洲近代史。靠著無比精準的眼光與狠辣的經營手段,羅富齊(Rothschild)家族於19世紀縱橫歐洲,建立了至今無人能敵的金融帝國,財力與勢力更勝一國之主。儘管傳承了兩百年的家族事業已如昨日黃花,但羅氏坐擁巨富的傳言始終不曾間斷……

50兆美元有多少?美中兩國2014年度財政預算相加,大約為6兆2千多億美元;也就是說,這筆天文數字,足夠世界兩大霸主使用7、8年之久。仍舊沒什麼概念?換一個方法解釋你或許更清楚。如果將50兆美元平均分給地球上的70億人,每一個人皆可額外獲得7萬美元。

這便是50兆美元,5後面加13個0,地表最神祕的銀行家族羅富齊所擁有的資產。不過,50兆只是外界的粗略估算,或許誇大其辭,或許遠遠超過,連《福布斯》(Forbes)雜誌都坦承,要統計羅富齊、洛克菲勒(Rockefeller)、米其林(Michelin)等豪門世家的財富確實困難重重。

一方面因家族已傳承數代,開枝散葉人員眾多,哪一支哪一房到底繼承多少又賺了多少,計算起來的確無比繁瑣,另一方面,他們檯面下的錢財與影響力,才是真正令人咋舌之處。無論如何,羅富齊家族於19世紀建立的金融帝國,曾實實在在地操控著當時的歐洲。

成立全球首家跨國銀行

2015年7月,這個神秘低調的家族再度受到世人關注─繼承人之一占士‧羅富齊(James Rothschild)與希爾頓(Hilton)家的二小姐妮姬‧希爾頓(Nicky Hilton)結為連理。媒體報導奢華婚禮之際,也沒忘了順帶一提羅氏家族曾經的叱吒風雲。

1744年生、世居法蘭克福的猶太商人麥爾‧羅富齊(Mayer Amschel Rothschild),原本從事古董與古錢幣買賣,由於為人精明幹練,生意版圖愈來愈大,最後乾脆開設銀行,後成法蘭克福的首富。

他一共有五個兒子,老三納森(Nathan Mayer Rothschild)最早離家赴倫敦發展。當時,歐洲因拿破崙的緣故戰亂頻仍,不少普魯士貴族逃往英倫避難,並委託納森購買英國債券與股票。頗有乃父之風的他短期內便累積了可觀財富,成為倫敦金融證券界響噹噹的大人物。之後,他經常於危難時機提供英國政府巨額軍費,與軍政要員建立了緊密的關係。

納森在英國的成功,觸發了老羅富齊發展跨國生意的想法。1811年,幼子詹姆士(James Mayer Rothschild)被派往巴黎;相隔數年,老二所羅門(Salomon Mayer Rothschild)與老四卡爾曼(Calmann Mayer Rothschild)亦相繼於維也納和那不勒斯設立分行,長子阿姆歇爾(Amschel Mayer Rothschild)則留駐法蘭克福鎮守祖業。

就這樣,羅富齊銀行的霸業儼然成形,堪稱全球第一家國際銀行。充分利用各分行獲取在地國政治、經濟等重要情報,第一時間通知全體並快速應變,是羅氏兄弟出奇制勝的法寶之一。他們的另一個策略,便是不惜重本,用盡各種手段與特定人士建立深厚情誼,譬如王室成員、貴族、政要、將領等等,這些人多數具有巨大潛在利益,羅氏兄弟或者為他們提供情報,或者甘願「讓利」給他們,或者獻上最熱忱且可靠的服務,待雙方的交情牢固不可動搖,再從他們身上擷取更大的利益。

033-681x1024
大衛‧麥爾‧羅富齊是英國知名的探險家與生態學家。
靠戰爭累積巨額財富

1815年的滑鐵盧戰役是拿破崙霸權的終點,卻是羅富齊家族權傾天下的開端。到1850年左右,羅富齊已是歐洲最富裕的家族;不過,他們發的卻是令一般人良心難安的戰爭財─只要爆發戰爭,羅氏家族就提供各國政府軍事貸款,即便該國打敗也無所謂,因為他們常以清償債務為理由,獲得戰敗國礦業與鋼鐵業的特許權,並透過開辦銀行和證券公司,進一步壟斷該國的金融體系。

譬如,普法戰爭結束,法國付給普魯士的賠款,即由羅氏家族代為支付。此外,美國南北戰爭期間,聯邦政府的主要財源亦來自羅富齊銀行。基本上,19世紀的歐洲國家尚未建立健全獨立的貨幣、稅收、債券和公共財政等體制,金融家的力量得以充分放大,承攬多國債券發行的羅氏家族,因此可將手伸進這些國家的內政與外交,有時甚至有能力阻戰或興戰。

事實上,鴉片戰爭的發生,就與羅氏家族有莫大關聯─出口鴉片至中國的英國東印度公司,其背後控股人即是羅富齊。此後,他們又間接控制英鎊的發行,並為金本位體制打下基礎。

羅氏家族的通天本事與雄厚財力,還可從蘇伊士運河一案一窺端倪。1875年某晚,納森之子黎昂內爾(Lionel de Rothschild)於倫敦宅邸宴請同為猶太裔的英國首相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席間,黎昂內爾突然收到一封寄自法國分行的電報,說埃及國王因資金短缺,打算把手中的17.7萬股蘇伊士運河股票賣給法國政府,但對法國的喊價極不滿意,願以400萬英鎊的價格售予其他國家。

迪斯雷利隔天立刻召開內閣會議,眾閣員一致同意英國認購這批股票。可惜,時值國會休會,無法在短期內籌足這筆資金,於是黎昂內爾當機立斷,由羅富齊銀行倫敦分行貸予英國政府400萬英鎊搶得先機買下─連國家都拿不出來的錢,他們短時間內便可湊足,名符其實的富可敵國。

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凡從亞洲駛向歐洲的船隻,依舊得通過蘇伊士運河;獲得蘇伊士運河的控制權,等於掐住歐洲大多數國家對亞洲貿易的咽喉。黎昂內爾此舉,不啻為英國與家族帶來巨大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利益。

021-683x1024
菲利浦‧塞耶‧羅富齊與法國女星卡洛波桂。
堅守猶太傳統

儘管羅富齊家族坐擁巨富,躋身歐美上流社會,但他們始終堅守猶太人的傳統,不遺餘力地維護猶太人的利益。譬如,他們曾因沙皇政府迫害俄國猶太人而拒絕沙皇的貸款。至於黎昂內爾,則於1858年成為英國下議院議員。他要求頭戴猶太小圓帽、手按《希伯來聖經》而非《聖經》宣誓。

起初,上議院的貴族大力反對,但最後不得不礙於羅氏的勢力而讓步。27年後,黎昂內爾的兒子納森(Nathan Mayer Rothschild,老納森的孫子)受封貴族─英國史上第一位猶太裔貴族,並獲選為上議院議員。和父親一樣,他也用猶太教方式進行宣誓。

不過,正因羅氏家族的財富太過驚人,在金融界和政界影響力太大,運作方式又黑箱不透明,間接導致各地的反猶或排猶聲浪。有鑑於此,羅氏家族買下路透社(Reuters)等多家媒體,希望控管反猶言論,並積極參與猶太復國運動——日後以色列得以建國,羅富齊功不可沒。

在舊世界呼風喚雨之際,羅富齊亦不忘拓展在新大陸的勢力。他們扶植摩根財團(J.P. Morgan & Co.),旗下握有花旗、摩根等銀行,力抗洛克菲勒、杜邦(du Pont)、梅隆(Mellon)等家族,勢力達到另一個高峰。

不過,由於挹注過多資金於美國,羅氏家族對歐洲的掌控稍微鬆動。普魯士的「鐵血首相」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抓住機會,利用普法戰爭獲得的巨額賠款籌組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企圖擺脫羅富齊的箝制。

另一方面,包括摩根在內的美國四大家族也蠢蠢欲動,想削減羅氏在美國的影響力。可惜,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這兩股力量均大幅減弱,羅富齊家族再一次大獲全勝。除了金融,羅氏家族同時擁有石油、鐵路、礦產、頂級酒莊(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等事業,對戴比爾斯(Dee Beers)也有投資。20世紀初,羅富齊家族控制的財富,據說達當時世界總財富的一半。

帝國因二戰而式微

盛極必衰。二戰讓羅富齊元氣大傷,榮景不再。為避開,德國與奧地利境內的分行先後關閉,但仍有不少資產被納粹侵吞,若干家族成員遭殺害。美國財團則利用此一時機反過來吞併羅氏在美國、澳洲、加拿大的產業,徹底殲滅了羅富齊於新世界的勢力。

而歐洲方面,二戰過後,諸國力圖金融自主,建立新的財政體系與金融秩序,國債也由政府自行發放,加上羅氏財力大不如前,已失去翻雲覆雨的能力。雖然英國那一脈基本沒有損失,但歐陸的家族成員再也無力回天。

冷戰期間,羅富齊在東歐的許多資產又被蘇聯接管,堪稱雪上加霜。當然,堅持家族產業的運作模式,也是羅氏衰敗的原因之一。從1950、60年代開始,歐美大銀行紛紛上市發行股票,籌措大量資金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擴張事業版圖,羅富齊卻仍舊靠一己之資金營運,不僅獲利速度緩慢,也落伍不合時宜了。叱吒兩百年的金融帝國終於步下舞台,只留下歷史中的身影。

013-1024x683
詹姆士‧羅富齊(左一),芭莉絲‧希爾頓(左二),以及新娘妮姬‧希爾頓。新娘的禮服是Valentino的作品。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風光盡失,羅氏家族的財富依然令你我望塵莫及。羅富齊銀行集團目前的業務幾乎只侷限歐洲,主要從事企業的併購與重組─幫大企業收購、兼併其他企業體,或者對資產結構進行重組,年營業額不到100億美元,利潤約30億美元左右,其資本總額應該不會超過300億美元,另外,還擁有法國《解放報》(Libération)、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波爾多酒莊、多處旅館等產業。

目前,較活躍的家族成員幾乎都是老三納森的後代。菲利浦‧塞耶(Philippe Sereys de Rothschild),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Château d’Armailhac、Château Clerc Milon三處頂級酒莊的主人,擁有男爵爵位,女友是大名鼎鼎的法國女星卡洛波桂(Carole Bouquet)。

大衛‧麥爾(David Mayer de Rothschild),英國知名的探險家與生態學家,足跡踏遍南北兩極。今年36歲的他仍未婚,是英國的鑽石單身漢之一,名下資產達據說高達100億美元,還擔任過勞力士(Rolex)的代言人。

迎娶妮姬‧希爾頓的詹姆士則是英國羅富齊銀行的繼承人,大衛是他的遠房堂叔,菲利浦‧塞耶是他的遠房堂兄。至於他們檯面下是否真的藏有50兆美元的驚人財富?誰也不知道。

本文獲《東西名人》授權刊登,原文請見2015年9月號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