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孩子吵鬧嗎?當然!但瑞典人不迴避他們為人父母的責任心

外國孩子吵鬧嗎?當然!但瑞典人不迴避他們為人父母的責任心
Photo Credit:Upsilon Andromedae@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圆,但孩子規矩的建立最終責任仍是在父母身上,學校乃至社會政策都只是父母之外的輔助...

文:瑞典過日子/夙霓(居住在瑞典近七年的台灣人,架有臉書瑞典過日子。樂活旅行養娃兒

前陣子台灣久未見面的朋友來瑞典看我們,大概受某些不完整報導渲染太深,三不五時便看到他在偷偷觀察街頭小孩會不會吵鬧,閒聊起這話題我們低頭看看我家兩個孩子,笑著回答:「只要是孩子都會吵鬧,不管你在哪個國家。」

其實這個疑問在我剛來時,也曾經問過瑞典朋友:「怎麼你們的孩子都感覺不怎麼哭鬧」,他們同樣微笑回應「沒這回事,只是你們恰巧沒看見罷了。」

朋友離開後沒多久他傳來一篇新聞,問我們​若在瑞典搭火車遇上一直吵鬧的小孩,瑞典人會怎麼辦?​那則新聞內容大概描述兩小童在火車上不斷吵鬧,一路搗蛋,媽媽卻充耳不聞,之後便引發民怨上傳影音檔給媒體,公開譴責這位母親的意味甚濃。這種情況並非常態,但在亞洲或在瑞典或多或少或都會出現這類型父母。

回到我朋友詢問的問題,普遍的瑞典人若在火車上遇上孩子吵鬧,會怎麼處理?

根據我的經驗,其實我們很少在瑞典公共場合遇上類似事件,具體來說我們很少遇見「充耳不聞」的大人,而不是不吵鬧的孩子。每個孩子都會吵鬧,如:長途的火車旅行,餐廳用餐,抑或遊樂園大排長龍的隊伍,若遇上孩子身體不適或恐懼的事件狀況更是激烈。

當火車上哭鬧的瑞典男孩遇上彬彬有禮的瑞典老人

記得有一次,從斯德哥爾摩搭火車返回林雪平大約需近3小時的車程,同行的車廂中一位年輕父親單獨帶著一個年約三歲的男孩,枯燥乏味的移動對年紀尚幼又好動的孩子,無疑是一項痛苦的折磨。

小男孩在行駛約一半的途中,便開始失控,發出尖叫的噪音,不一會兒他父親便輕聲制止他的尖叫,並安撫地抱起焦躁的他在車廂中來回走動著,車廂中的乘客多數對這個孩子的哭鬧報以微笑,儘管是我對面年輕未婚的女大學生,表情眼神也無任何不悅,只是默默塞上耳機看著窗外聽著她的音樂。

孩子爸爸坐下後,他們座位對面的老人家拿出小玩意幫忙逗弄著這位偶遇的小男孩,短暫的瞬間讓人誤以為這一老一小如真祖孫般和諧,孩子爸爸手忙腳亂從背包中拿出零食、玩具和書本,一項一項嘗試安撫著小傢伙,但小男孩仍難掩對陌生人的好奇,和老爺爺玩得不亦樂乎,似乎也就短暫忘記旅途中的種種不適。

這是一個三小時的火車之旅,卻也是一幕寫實的瑞典教養學,你看到瑞典爸爸怎樣照顧吵鬧的孩子,也看見同車的瑞典人面對吵鬧孩子的態度。

Photo Credit:David J Laporte@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David J Laporte@Flickr CC BY 2.0

瑞典被討人厭的小孩主宰?

2013年台灣某位作家曾翻譯一篇瑞典新聞成為「被討人厭小孩主宰的瑞典」,這篇英文新聞其實本意在討論瑞典制止體罰及過度順從孩子意見,是否造成某些孩童行為問題,此則新聞在當時引起很多瑞典父母迴響。

瑞典人最難能可貴之處在於一個問題被提出,幾年後你看到的不會是原地打轉,而是從社會議題討論到教育方針改變,學校落實到家庭配合。

瑞典每學期一定會有1-2次的家長會,還會有一次個別孩子1對2(一個老師兩個家長)的會面座談,每次家長會瑞典家長無不盡量參加,座無虛席。會談內容除了規劃出每學期教育主題,如何落實,也會在與家長座談中,更重視討論孩子在團體生活需改善的行為,學校會要求家長負起同步一致的教養責任。

不同於亞洲父母對孩子學業表現的高度關注,瑞典父母更加重視孩子因過度自由反在行為規範上失格的問題,他們認為一個穩定社會前進的基石,來自心靈的健康與行為的守序,因此孩童教養問題從被提出到現在,一直持續在被全面性改善。

當你再反觀回這幾年瑞典街頭爸媽和孩子相處模式,乃至幼兒園對幼童的教育方針,瑞典人雖維持一貫的自由教養,只要不涉及危險便不過度干涉,讓孩子保有對事物的好奇與想像力;但在這個看似自由寬鬆的教養裡,卻開始注入一定的節制及成人的管教責任。

當孩子需要幫忙時,適時給予孩子回應及幫助,你很少看見光做自己的事、聊天、玩手機到渾然忘我的瑞典父母;在任何公眾場合,當孩子影響到其他人,不用其他外人抗議,瑞典父母一定第一時間制止,不是用大人高高在上的高度指責,而是儘量讓自己身體擺到和孩子一樣的高度,語氣和緩卻堅定地告訴孩子「他已經影響到其他人」。

在餐廳裡,奔跑嬉戲屢勸不聽的孩子,會被爸媽請出餐廳外冷靜反省。在動物園裡排隊失去耐心,開始前後穿梭的孩子,父母會掏出玩具、飲料、零食吸引他們注意,不厭其煩地叫喚孩子的名字,提醒他們不要影響到別人,不要脫離自己的視線範圍外。

體罰,在這國度並沒有再被啟用,但父母開始善於應用其他軟性懲罰管教,亞洲式的權威教育在這裡你不會看見,這裡的孩子被當作大人一樣平等對待,耐心規勸、理性談判,及讓孩子自己去思考行為的錯誤。

哭鬧的孩子身旁,你看到的是陌生人的耐心與微笑

耐心與微笑,是普世瑞典人對哭鬧孩子的一種共同的友善態度。

和你目光交涉的陌生人面對哭鬧的孩子和你,第一時間不是詢問你孩子為何哭鬧不休,是不是身體不適等問題,而是用他們自己育兒的小技巧,不露痕跡地對你施以援手,火車上幫忙照顧小童的老爺爺絕對不是一個特例。

有一回我們和朋友一起帶孩子出去玩,也順道用餐,小人們玩熟後便任何時刻都不想分開,當我們準備下一樓時,朋友的女兒也便二話不說一起和我們踏進電梯裡,她爸爸和她說:「他想走樓梯在一樓電梯口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