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服貿,為什麼多數藝人都噤聲?

關於服貿,為什麼多數藝人都噤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Wikson Sun

這個議題非常火熱,甚至我的Facebook上,已經有好友互刪的火爆場面發生。然後我利用空檔,掃讀了政府的完整條文與一些網路文章、懶人包。現在只想提出一個問題來跟大家討論。

就是為什麼這麼大的議題,台灣藝人響應的卻非常少?其實這個問題可以是一個隱喻,這就是服貿下去,市場大開以後的結果。如果沒有政府介入,市場會自行決定每個個體的價值。

舉個例來說,國營企業為什麼要民營化才會有競爭力?早期的台灣跟中國大陸都有許多的國營企業,比方煙酒公賣。如果今天全台灣只有我一家可以買煙酒,你只能跟我買。請問,我需要天天陪笑臉給你嗎?當然不會,所以,國營企業沒有好的服務。

同理,早期的公家機關也是,就像你家旁邊的公所,如果你要辦理文件,你只能來公所辦,要嘛你就不要辦;我幫你辦就不錯了,還給你奉茶陪笑,我吃飽太閒嗎?當然,上述這些都需要被檢討與修正,現在公家機關政府單位都講服務,每個人都會給你奉茶倒水,笑著請你領號碼牌,這就是一種社會進步。

換句話說,今天如果公營事業民營化了,也開放給不同的人來經營而非獨大,整個問題就會反過來。假設今天煙酒私營化了,你家旁邊有兩間店,A店老闆娘臉很臭,賣的東西又不好,B店老闆娘,年輕貌美,物美價廉,不用說也知道,A店早晚會關門大吉。

這個時候,店家就要開始討好顧客,因為顧客就是市場,市場跳出來主導店家的服務、貨品的價格與品質。當然A、B店家也可以合作,一起把售價抬高,讓市場不得不去買;此刻,政府就必須出來監督,也是為什麼會有「反壟斷法」的出現。

Photo Credit: Wikson Sun

現在把問題拉回到藝人身上,藝人的麻煩之處就在於,他們「完全受到市場宰制」。因為沒人看他們、沒有焦點,他們就會沒有價值。

目前為反服貿發聲的藝人,最大咖的應該就屬五月天,阿信日前在官網貼出「起來!」的動態,但是目前已經找不到,而阿信本人昨天已經開始在「微博」上滅火。台灣媒體目前是給予還算正面的評價,不過也有不少中台網友逼五月天表態

再來,就是最有種的張懸,因為張懸從舉國旗事件後,要打入中國市場就已經不太可能,當然我認為她本人也不太會因為這樣去討好中國。大家不要忘了,張懸是焦仁和的女兒,所以,她對立場選擇的清楚與堅定,更會讓人覺得欽佩。而她也從立院被佔領的第一天便開始在網路上表態發文支持

(推薦閱讀:陸生看張懸被嗆聲:互不理解的兩種「愛國心」

但弔詭的是,其他的藝人呢?在現場的那些如雞排妹、大支,或是一些獨立樂團,其實本質上就是沒有「中國市場」的。看到這裡我想有些人就會明白,那些藝人為何噤聲,因為大咖藝人出來支持,說他愛台灣,他可能會得到2千3百萬人的市場支持(其實也不會那麼多),但是他更可能丟了13億的市場。

何況,台灣人本來就不會為了愛國支持自己國家的藝人,也不會因為這樣不買盜版或是不下載。更不會因為這樣,今天就不去接都教授的飛機。君不見有多少人在淘寶買東西、看中國好聲音、買小米機,口中說著哥如何、姐如何?

因為東西便宜又好,人就會去買;因為那邊錢多市場大,人就會去討好。

市場有兩個價值,你會因為愛台灣而買國貨,那是因為你在道德情感上的選擇。但是,一旦市場大開,無論是不是服貿,還是假設跟美日之類的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一旦沒有保護,台灣的某些產業,依舊難逃被市場淘汰的命運。

因為說穿了,商人無祖國,市場中的人們,不會掏錢買你的道德情感價值,更不用說今天還沒有簽協定,台灣內部早已有許多紛亂的聲音。這也是我前一篇文章所說,為什麼台灣應該要找到一些共同的主體價值,因為沒有共同的價值,連同一塊土地上的人們,都不認同彼此,這才是更根源性的問題。

今天台灣學生的反彈,完完全全都是因為對政府的不信任與對中國的恐懼。也有許多意見認為,今天如果是跟其他國家簽訂協定,就是美事一樁,根本不會有人反對。所以,政府真的應該被檢討,立院被佔也是剛好而已,因為人民沒有希望了。但是更深層的是,市場早晚會被打開,不是中國,也會被其他的國家打開。

其實早就已經打開了,資本主義市場,無論條約再怎麼修改,都不會保護窮人,不然為什麼要佔領華爾街?茉莉花革命?因為本質上,政府與財團是一體。人民,特別是年輕人,已經感到自己的生活受到莫大的威脅,當然會有非常大的反動力量。

況且更悲傷的是,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還因為一些表層意義的爭論,互刪好友,反目成仇。敵人是什麼都還沒搞清楚,就已經亂成一片。

天涼雨寒,那些熱情很動人,吶喊很真切,但是問題也很複雜。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多多思考。能夠思考的人民,無論你的政府再怎麼下流,他也賣不了你的靈魂。

關於對自由經濟市場的道德反省,你可以讀讀邁可.桑德爾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What Money Can’t Buy: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IA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