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演出,永遠充滿著政治不正確 尊尼特普:「我是搞音樂的,是吉他手,但片子就是這樣一直來」

他的演出,永遠充滿著政治不正確 尊尼特普:「我是搞音樂的,是吉他手,但片子就是這樣一直來」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尊尼特普高深莫測的微笑著,引用法國詩人尚考克多的名言:「你愈看著我,我就愈無影無蹤。」

Text:Iris Yeh|Interview:Glenn O’brien

其實在荷里活,離經叛道的尊尼特普,比任何一個在舞台上摔吉他的樂手都還要搖滾,而他要和我們說一段湯姆·威茲(Tom Waits)到他家看吉他,還有和作家杭特湯普森(Hunter Stockton Thompson)一起鬼混的故事。

去年六月,在一場美國鄉村樂大師威利尼爾森的波士頓演唱會,最後介紹樂手時,他指指背後那個低頭彈吉他的傢伙,「他叫尊尼。」直到演唱會結束後,他將樂團成員的合照放上instagram,大夥才發現那秀了幾段吉他獨奏、頭髮亂遭遭的尊尼不是別人,正是尊尼特普。

而在更早之前的巡演,他早就上台客串演出了好幾回,不過那時並沒有人發現這個祕密,因為他要大家叫他約翰。而不只鄉村樂,連瑪莉蓮曼森(Marilyn Manson)的場子,尊尼特普都有分插花表演。他穿著白襯衫麂皮背心帥氣彈吉他,左邊是塗著黑色眼影的瑪莉蓮曼森,右邊是裸上半身滿身刺青的繞舌歌手Ninja,全場著魔似的亂舞,尖叫聲簡直掀了屋頂。

從樂手變演員

雖然是一名演員,但是尊尼特普在荷里活中,一直活像個徹徹底底的Rocker,先別說他那段年少輕狂的歲月,與薇諾娜瑞德(Winona Ryder)、超模凱特摩絲(Kate Moss)、凡妮莎帕哈迪(Vanessa Paradis)到最近安柏哈德(Amber Heard)那幾段轟轟烈烈的戀愛了,尊尼特普的搖滾在於他遊走邊緣的性格,他的演技有種吉他飆速時,弦隨時都會斷裂的神經質。

就算接演真實的人物(比方說銀行大盜狄林傑、怪導演艾德伍德、黑幫老大巴爾杰),他的演出也絕對充滿了政治不正確。「我尊重這些真實角色的性格,但如果我要找到一個人的本質,音樂常常能幫我找到通道。」他對我們說。

「我小時候真的想當吉他手想瘋了!12歲的時候,我得到一把25塊美金的吉他,然後一整年就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看著和弦的照片邊彈邊學。我想我開發了自己的音樂耳。我猜也正式因為如此,我就比較容易、即便是以有點怪的方式,去捕捉到角色的要素。」

尊尼特普年輕時候玩的樂團,是像Elvis Castello或是The Clash那種調調,當年他們滿懷音樂夢到洛杉磯闖天下,但就是沒人對他們有興趣,只好這裡一場、那裡一場的插花演出,最後為了帳單,尊尼特普半被迫地成為演員。

「就是這樣歪打正著。前面四五部片子,老實說,就是為了付房租。那時候我根本不鳥電影,我是搞音樂的,是吉他手!但片子就是這樣一直來,過了30年,我也還在這裡,蠻奇怪的。」他嘴角一撇,漫不經心。

直到現在他還是認為自己是個骨子個玩音樂的吧。尊尼特普有一個小小的錄音間,裡頭裝滿吉他。他沒在算那些數量,但總之是個天文數字,裡頭不乏絕代名器,也有很多傳世經典,掛滿了他的牆壁。「有一天早上,一個好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喂!老兄,我們過去一下。湯姆威茲(Tom Waits)跟我一起,我們想去喝杯咖啡。』然後湯姆威茲走了進來,他說:「哦!我去過好幾家二手吉他店,他們都說沒貨,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

尊尼特普獨樹一格的演技,也許就是因為它帶有著一股獨特的音樂性,還有如樂句一般的即興。他說,即便在拍戲空檔時,他還是常常待在自己的拖車裡,手拿一把吉他撥弄著,「不知怎的,它的力量、莽撞和刺耳的聲音,常常能幫我保持專注。」

怪咖磁場

怪咖性格讓讓尊尼特普變成了一種神祕磁場,吸引一堆有意思的人,這些人也把尊尼特普的真實生活,變得宛如小說一般有趣刺激。首先是寫下《蘭姆酒日記》等書的搖滾評論者、剛左派作家(Gonzo,意謂在酗酒馬拉松中,最後一個還能站立的人)杭特湯普森,雖然尊尼特普戲謔邪惡的魅力在荷里活無人能比,但他說:「說到玩世不恭,可沒人比得過杭特湯普森。」

「其實是我們有共通的朋友。有一年我在亞斯本(科羅拉多滑雪勝地),去朋友的小木屋坐坐,大夥在小酒館混了一陣,後來前門突然打開,簡直像紅海在摩西面前劈開那樣,因為突然有電流亂竄。杭特湯普森手上拿著趕牛的電擊棒和雷射槍,大叫著:『你們這群小王八蛋,給我滾!』」他笑說。「他是少數幾個可以真的讓我打從心底大聲笑出來的作家,所以我很興奮可以看到大作家本人。後來那天晚上我們到他家,用丙烷罐和硝化乾油做了幾個小炸彈,就在院子裡引爆,炸出一堆碎片,我們也樂不可支。之後我們成為了好朋友,簡直棒呆了!」

杭特湯普森的作品在之後果然被陸續搬上銀幕。「有一次在紐約,他住在四季酒店,我到他房間找他,跟他說:『杭特,如果事情繼續發展下去,最後我在電影裡面演了你,很有可能你一這一輩子都會恨我。』他回說:『這就是你要冒的險囉!』」

總之後來尊尼的確演出了《賭城風情畫》《醉後型男日記》,都是杭特湯普森半自傳作品。那股反骨與蔑世的調調,只有尊尼特普才能演出味道。事後,尊尼問他:「那你現在恨我嗎?」杭特說:「兄弟,我怎麼會恨你!這頂多是讓我想起一場敗仗的詭異小號聲。」

他搖頭笑說:「這句話讓我整個被打趴。」

清脆碰杯的聲音,這兩個男人間的對話充滿蘭姆酒的香氣。

相關評論:他是「票房巨星」也是「爛片之王」:尊尼.戴普最瘋狂的十個角色

天使惡魔的綜合體

演出過這麼多角色,尊尼特普說,可怕的是,這些角色都還在我身體裡面,「我不覺得腦袋裡有這麼多人格是正常的。」他說:「如果要我說,我覺得我應該是剪刀手愛德華和傑克船長的綜合體。他們兩人是最接近我本人的一道組合。飾演傑克船長,你可以隨心所欲地說鬼話,還可以逗大家笑,他的玩世不恭和愛德華的純潔,同樣都帶給我很真實的安全感,對啦,也可以說是天使和惡魔的並存。」

就是這種天使與惡魔並存的氣質,讓他可以壞到底,同時也可以很迷人。在今年下半年即將要上映的電影《黑勢力》中,尊尼特普收斂了蘭花指的喜劇戲路,戴上禿頭假髮、穿上皮衣,扮演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幫老大白毛巴爾傑。

這個荷里活最難以捉摸的男明星。很多時候你以為你已經了解他了,但他其實還有許多面。

尊尼特普高深莫測的微笑著,引用法國詩人尚考克多的名言:「你愈看著我,我就愈無影無蹤。」

延伸閱讀:

本文由 ELLE Taiwan 報導,原文請見尊尼特普 搖滾之心,未經授權同意不得轉載,更多流行時尚資訊,盡在《ELLE》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