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航站情緣》落幕後,那個難民後來怎麼了?

【電影冷知識】《航站情緣》落幕後,那個難民後來怎麼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個某人現在如何了?是否搭上了他想搭的飛機、去到了他想要去的國度?

我們都記得《航站情緣》(The Terminal)是以某人的真實遭遇為靈感發展出來的電影。那個某人現在如何了?是否搭上了他想搭的飛機、去到了他想要去的國度?

他的名字是納賽里(Mehran Karimi Nasseri),世界上停留在同一個機場時間最長的紀錄保持人。他的身世有很多版本,雖然他一度否認自己是伊朗人,但他的父親是伊朗人,他的母親國籍說法不一,他有時候說瑞典人,有時候說是英國人。

納賽里因為學生時代參與抗議伊朗巴勒維國王的示威活動,遭伊朗政府逮捕並驅逐出境。緊接著他就以一張比利時發給的難民簽證,在歐洲各國游走。

1988年,他在巴黎戴高樂機場轉機去英國的路上,遺失難民簽證,因而受困戴高樂機場第一航廈,開始長達十多年的航站冒險。

十多年來,他以機場角落的一排紅色座椅為家,在機場廁所盥洗,在麥當勞解決三餐。機場的各種工作人員以及路過的旅客會主動提供給他錢、餐券、各種生活用品,他則將自己與每個人的對話、聊天內容完整記錄在筆記中,並且讓所有人在他的機場冒險筆記上簽名留念。

他變成戴高樂機場最具知名度的某種「吉祥物」,機場商家甚至發起過「留下納賽里」的連署。許多過境旅客會特別前去跟他合照。機場方面也儘可能容忍他,比方機場全面改裝新座椅時會特別保留他睡的那一張,不去干擾他的起居。

「我知道我已經變成名人,但事實上我在來到這個機場之前完全就是個無趣的普通人。」納賽里受訪時說道。

據說史蒂芬史匹伯(Steven Spielberg)支付給他20~30萬美元之間的費用買走了他的機場冒險故事。但坐擁這筆鉅額財富並沒有改善他的狀況,長期服務他的人權律師Christian Bourguet說:「即便他變成一個有錢人,Alfred(他另外一個自稱的名字)的心智還是處在極度偏執和混亂的狀態。」

長期以機場座椅為家,讓他精神疲勞並且出現一些心理疾病徵兆。

2006年,《航站情緣》上映兩年後,納賽里因為不明病因被送往巴黎的醫院就醫,結束18年滯留機場的歲月。如今,他被收容在巴黎的庇護機構。

18年來納賽里稱之為「家」的那張紅色座椅在他離開機場之後即遭拆除。雖然納賽里曾在受訪時說等他離開機場,要帶著那張椅子去加州拜訪買走他的故事的夢工廠(Dreamworks)。

納賽里的故事被各國的創作者拍成了多部劇情片以及紀錄片,甚至還有一部以此為基礎的歌劇。

延伸閱讀:

Mehran Karimi Nasseri受訪:Waiting For Spielberg(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