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美,需要問外國人嗎?」TED帶你看台灣人有什麼做不到的

「台灣的美,需要問外國人嗎?」TED帶你看台灣人有什麼做不到的
我們一直追求那些成就時,便少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Photo credit: TEDxTaipe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望向四周能看到的東西,有多少是台灣做的,又有什麼是台灣做不出來的?」

TEDxTaipei 2015年會17、18日登場,今年以Big Bang宇宙大爆炸、融合的概念出發,邀請來自科技、醫療、文化、教育等領域的專家,分享各自的故事。其中,在科技領域,若談到過去半年來,台灣話題最熱的新創公司,非屬Gogoro莫屬。

Gogoro創辦人:我們四周有多少東西是台灣做的,又有什麼台灣做不出來的?

1996年,陸學森在Nike當image designer。接著他進去微軟,做了Xbox第一代產品,隨後才擔任Creative Director。1999年到2000年,網路開始改變生活、改變各個領域,他相信,科技可以改變你吸收內容的方式,後來他到了Htc,做了第一個Andriod手機(鑽石機),「那時候我覺得,我對於未來網路的想像成真了。但我還是持續問自己『Is this it?』我做了所有我可以做的了嗎?這就是我的人生了嗎?」

那陣子,他開始注意到PM2.5問題,Nasa每年都會釋出全球的數據圖。2013年,全球已有28個特大城市,15年後會增加到41城市,60%的人會住在城市,但在2012年,有70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相關問題,其中590萬是亞洲人。亞洲的空氣狀況特別糟…「但我想要改變世界!」

他把視角放到台灣,台灣是機車之國,交通壅塞、停車亂象也一堆。亞洲地區的空氣污染甚劇,我們每天每秒都在因為這個死去,大家應該要有更好地運用能源的方式。所以Gogoro做了新的產品,要用新的電池、新的能源網路,改變運輸方式,改變能源的使用方式。

「常常有人問我為什麼選擇台灣?Gogoro所有的供應鏈都在台灣,很多台灣人告訴我,他們愛台灣。但是你看,這裡的每個東西,燈、投影機…等,你望向四周能看到的東西,有多少是台灣做的,又有什麼是台灣做不出來的?」

Gogoro創辦人陸學森:過去20年來,我學會的10件事(數位時代)

花藝家凌宗湧:台灣的美,需要去問外國人嗎?

曾經以杭州在地素材打造「富春山居」知名花藝作品的凌宗湧表示,他對於自然素材的運用,靈感其實就源於台灣的山林之中。在山中築屋居住的凌宗湧,從挖土石開始,將自己與自然裡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緊緊相連。在臺灣的山居歲月中,他體認到:「台灣的美,要自己能夠發現。」「台灣的美,是應該在國際上拿下一個又一個獎項嗎?還是就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早已呈現出最適合我們的美?其實那些美早就在我們的身邊。」

「我們根本不用一直去問其他國家的人,台灣美不美?」他強調,「台灣的美,需要問別人嗎?」凌宗湧笑著問道,「大自然的美,其實不需要別人說,只要你有一雙看得見美麗事物的眼睛,如果你有,你自然能創造美的環境。」

不是問別人他美在哪,而是去想每件事物背後存在的邏輯,每個東西存在都有它的意義。「先認識從自己身處的這個地方開始,你就有機會站上國際的舞台。」

重新發現屬於台灣的聲音 – TEDxTaipei 2015 Big Bang年會報導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國際名廚江振誠:我從來不看與我自己相關的人事物

一個男孩認真的畫下了他所看見的東西,拿著剛畫好的圖給其他人看,問他們說這圖案上畫的是什麼?身旁的人答案很一致的說:「那是頂帽子。」男孩有點失望,因為他畫的是一隻吞了大象的蛇。 江振誠拿這個故事作為開頭,他說:「我們總在長大之後失去了想像力」。

江振誠認為,一道美味餐點的根本,是從好的食材開始。於是在江振誠的廚房裡每一樣食材都是特別的,同樣是番茄,他就有酸、甜、脆、軟等不同的口感,如果你習慣的用同一種方法看待它、料理他,他們就只剩下一種可能。

他強調回歸食材本身的特質,掌握他們的質地與特性,運用彼此的獨特進行料理,才能讓他們有所發揮,找出彼此之間的美好平衡。廚藝真正的價值不在於食材的價值,而要做出料理的深度。

當被問到創意如何而來?江振誠直截了檔的回答「我從來不看與自己相關的人事物。」如果總是習慣接受自己相關的知識,就不會有新的刺激,因此他強迫自己去接觸跨界的資訊,而那也為他帶來源源不絕的創意。

江振誠如何用初心與想像力,把飲食昇華成一場感官冒險?(聯合)

「管爺」管中閔:政府那種家父長式「為了你們好」的菁英決策已經不適用了

人稱管爺的前經建會、改制後的國發會主委管中閔首先詢問觀眾,「許多人談蔣經國,回憶那個時代的美好,但我們最該問問為什麼今天沒有尹仲容、李國鼎、孫運璿?我們懷念的不是人,而是過去那種菁英式的決策。」

管中閔觀察,過去人民因為資訊傳播速度與品質有限,社會非常仰賴菁英的決策,政府政策有賴高層菁英的策略思考來推動,因此政策的推動通常由行政機關的高層告訴我們要怎麼做來決定,進一步推往立法機關,並透過公聽會、工會、公會代表、立法院委員會的參與來宣導與溝通。

但網際網路所帶來的資訊開放與效率,打破了這種政策決策形成過程,過去那種家父長式/上對下的「為了你們好」已經無法說服如今意見多元的廣大人民。管中閔以自己任內推動,最後宣告失敗的《自由經濟示範區》政策為例,說明政府目前政策決策形成過程的巨大困境。

管中閔說當立法院衝進許多學生,最後演變成太陽花學運的同時,他其實非常深刻在反省,「行政部門裡面有這麼多人、這麼努力地想要讓國家讓社會更好,為什麼我們做的事情會被指責到那麼不堪?」

後來《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推動過程,他實踐了自己的假設,花了許多時間上媒體宣傳、同時參加公聽會、立法院委員會、產業公會說明會等,最後推論也許不只是「溝通或是宣導說明不夠」而已,更重要的是政策形成時「群眾參與」之不足。他認為未來的政策都應該資訊公開,就如同共享經濟,沒有密室協商,走向開放政府。

[管中閔]數位時代的政策:「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政策自己修」(數位時代)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Photo credit: TEDxTaipei

閃靈Freddy:現在擁有的一切,都來自於每一個小選擇的累積

Freddy認為,我們生活的每種選擇都是一個挑戰,他以過去身為樂團主唱用「游泳」維持體能為例子,「如果我們要求自己每天六點起床,七點就在泳池中,那麼你真的會準時起來嗎?「當你選擇多睡五分鐘,結果就有可能不同,你七點也絕不可能在游泳池裡,這就是『選擇』。」

「關於生活的目標,一切都來自於小選擇的累積。」從籌組政黨到參選,看似在短時間內就下的決定,但幫助社會的理想在六七年前便於Freddy心中萌芽。

Freddy強調「選擇」的力量,當我們在追求一些目標時,會出現許多干擾,要與不要的選擇總是動搖著我們。Freddy以自己經驗為例,只要你方向清晰,那該走哪些道路自然會很清楚。

「我並沒有辦法保證你只要下定決心去做就會成真,但當你每天比前一天更進步那樣心裡是相當踏實的,相信我,當七點你在泳池裡時,你心裡是很暢快的,六點作的痛苦決定,就是為了七點的暢快」

Freddy以經營樂團為例,「你只要每寫一首歌、每多練一次團、每拒絕一次錯誤的誘惑,那都是一件快樂的事,因為你知道你朝著夢想越來越近,也許沒辦法決定結果,但你能決定實現夢想的過程。」

閃靈Freddy:每次都堅持「更好」的選擇,你就能走在想走的道路上(聯合)

張逸軍老師:堪稱是台灣第一位進太陽劇團的舞者

「當我跟著太陽巡迴時,發現衣服上的拉鍊是來自台灣的YKK、演出的道具上也是Made in Taiwan,可我幾次回台卻發現,我們似乎沒有一個集結台灣各領域精英又能巡演世界且專屬臺灣的代表作。因此,雖然2011年在太陽的年度評鑑中得到藝術總監的讚美,但體內那個不安定的基因仍促使我毅然決然的放棄合約,回到台灣。」

一直不斷的在找尋初衷與初心的張逸軍說到,「我們一直追求那些成就時,便少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三十位以上的講者,各自帶來無可取代的好點子,從他們的故事中,我們建構台灣的印象。兩天的爆炸開始又結束,每一位參與的你們,想必都從中獲得許多。舞台上的故事也會持續著,你又從中看到什麼好點子,激發出什麼想法與行動呢?跟我們分享吧!

Posted by TEDxTaipei on 2015年10月20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