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要如何看电影?記第一次「口述電影」體驗

盲人要如何看电影?記第一次「口述電影」體驗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盲人輔導會自2009年開始主辦口述影像電影欣賞會,讓視障朋友也能通過口述的方式「聽」電影。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國際電影節合作,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努力和理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鄧婉晴

打從上個月看到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冊子,被其中兩頁毫不顯眼的「口述影像電影欣賞會」吸引之後,就一直念念不忘。還好還是有堅持跑一趟,去體驗專門給視障朋友放映的其中一部電影。

電影自默片時代以來,一直都是以視覺影像為主的技術與娛樂。有聲電影在20世紀初開始流行時,還曾掀起巨浪與爭議。因此電影以「觀看」為主,毫無懸念也理所當然。但如今,進電影院看電影雖然幾乎已成城市人不可或缺的消費娛樂之一,我們卻很容易就忘了、也看不見社會上還有很多人沒有相同的消費權利。

香港盲人輔導會自2009年開始主辦口述影像電影欣賞會,讓視障朋友也能通過口述的方式「聽」電影。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國際電影節合作,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努力和理念。我很慶幸他們這麼做,要不然自己也沒辦法得到這樣的訊息。這真是一個奇特的經歷。

口述電影共有4部,都在一個星期內。這次看的是一直沒機會看的《華麗上班族》。口述影像團隊在電影開始前,就做了簡單的電影介紹和提示。由於這是一部中港合拍片,雖是廣東話對白,但當中14首歌曲皆以普通話演繹。團隊表示,會選這部電影的原因,除了因為票房高、評語好以外,也是為了向高難度挑戰!在映後座談的環節,也有視障朋友分享說他們很少有機會能接觸歌舞片,因此很感謝這場的選戲。

一部119分鐘的電影,是如何「再配音」的呢?首先需要口述影像撰稿員、審稿員、以及負責口​​述的影像員三人密切合作,將電影再次重寫。兩小時的電影,製作、練習、彩排的時間幾乎長達100小時(未知是粗略估計或真實計算)。據開場前的介紹以及後來網路查詢得知,這一場的口述影像工作者鄭秀嫻、李敏及司勳,本身也是創作人及電台DJ。電影一開場,我就立即明白,由創作人來寫口述稿是有必要的,因為基本上敘述的並非故事本身,而是一切以視覺呈現的語言效果。

由於坐在第二排,螢幕的壓迫感無所逃逸,一開始想著,也罷,乾脆就閉上眼睛,把自己投入到視障者的位置去嘗試感受他們的感應,然而眼睛卻一直捨不得閉上。現場演繹的口述,以大量卻精簡的形容詞來描述場景、衣裝、神態、甚至交代下​​一個畫面的場景,比視覺效果更快;與此同時,又因為不能與對白同時進行,而必須在對白的空隙,也就是電影主要以視覺來呈現的時段快速講解。換句話說,口述需要跟對白搶時間,在不打亂節奏的敘事空間裡,加入自己編譯的第三條敘事(電影敘事為一、對白敘事為二)。因此,對能看、能聽的人來說,這是一場雙倍與多重的感官刺激,滿得沒有喘息的空間。

值得一提的是,口述員的聲音也非常輕快好聽,讓人感到舒服(這大概是旁述人員的基本需求吧),同時也須因電影的情節而高低起伏,說是彩排了無數次,確實能理解。

口述影像:另一種敘事的可能

電影一開場時,聽到口述員的聲音不間斷出現,又聽到後座的朋友默默跟隔壁的朋友喊著「救命啊!我看到啊!」不禁莞爾。我們的確是對電影院裡應該會出現的畫面和聲音鋪陳太過熟悉,以至於當主角出現,還聽到有人在加註「張總出現,穿著紅色大衣、左手挽公文包、六寸高跟鞋、自信從容」(此為例句編造)時,會覺得很突兀與無謂。但口述影像的用意,正正是想將這種感官的體驗,也與視障者同步分享。我甚至覺得,如果口述寫說得夠精彩,視障者透過聽見的故事而想像出來的世界和畫面,甚至會超越我們被視覺框設住的認知。

敘事,是敞開世界的一個重要途徑,這是近來頻頻接觸的面向和體會。過於習慣某一種特定的敘事方式,或用自己已知、非常熟悉的知識系統去看事情,往往會框制自己認識和體驗到其他的可能性。這個五光十色的消費都市,看似已「發展」得淋漓盡致;但那些建構出來的便利、光輝、美麗,是否只屬於某一些人,並且從一開始就將另一部份的人排除在外?視障朋友有沒有可能自己來看一場電影?

下電梯的時候,看見一個視障者筆直站在電梯口,等著人下來帶他一起走。我們的商場空間除了以極少的休息椅來鼓勵購物之外,能否提供更多設施讓這些只能用觸摸來行動的人,也有立足的空間?

盲人輔導會的負責人、經理Emily發言時說,她希望香港的電影院能在技術上更進步,有一天能讓視障人士只要在櫃檯要一個聽筒,就能在一般的電影場次也得到口述影像服務,而不用像現在那樣,需要全場開麥一起聆聽。

開場前到樓下洗手間,聽見阿姨跟進來的商場職員聊天,說今天有好些身殘人士來看電影呢。職員說,應該是社區活動吧。阿姨回答,這樣也好,多點出來走動,心情也好一些。

主辦單位在每場反映之後也設有座談,讓觀眾發言交流,非常重視受眾(服務對象)的感受和能夠改進的空間。不禁為這樣的努力、這樣的諒解而深感鼓舞。社會的進步,應該是所有人類一起進步,而不只是一部分的人在自詡進步。

本文獲街報StreetVoic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街報Street Voic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