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發基金2.0版?蔡英文的「類主權基金」為何雜音不斷

國發基金2.0版?蔡英文的「類主權基金」為何雜音不斷
Photo Credit: 蔡英文 Tsai Ing-we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英的「類主權基金」提出後,民間的討論與建言不斷,過去台灣有不少以政策指導產業發展的失敗案例,這個支持產業發展的國家級基金,會再重蹈過去的覆轍嗎?

文:王銘祥|財訊雙週刊 第499期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即將在五二○就任,民進黨的財經政策也將上路,其中有關「類主權基金」的規畫,也引起許多討論。

根據蔡英文財經智囊、台經院副院長龔明鑫的說法,目前這個基金的投資方向,就是以蔡英文總統提出的「五大創新產業」,包括生技醫療、綠能科技、物聯網、智慧機械、國防產業,至於基金運作原則是「不動外匯存底」、「協助產業取得技術」、「補強國發基金功能」、「公民合營方向推動」。

我提出的 「五大產業創新研發計畫」 ,就是要透過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去帶動產業的兢爭力、改善企業的利潤,並同時提高勞工的薪資、增加新的工作機會。這種改變結構、同步驅動的全方位進步,才是新時代該有的產業思維。對一…

蔡英文 Tsai Ing-wen 貼上了 2016年1月8日

基金的規模目前還在討論,初步設想是以政府為最大股東,但持股不過半,引進的民間資金則要占半數以上的持股,而且包括本土與外資資金,才能確保操作彈性,並能主導投資評估,另外也不排除由國際專業團隊經營。但為了避免太過高調,基金名稱將不以「主權基金」稱呼,而暫定為「國家級產業投資基金」。

所謂的主權基金,從名稱上來看,確實有相當程度的政治宣示意涵,不過,若仔細觀察目前在國際間最活躍的主權基金類型,各有不同目的。例如中東與北歐等國家的油元基金,雖然號稱主權基金,但主要是因為賣油收入太多,以其作為投資理財規畫,因此包括沙烏地阿拉伯、阿布達比、卡達、挪威等國,都會布局投資全球各地重要股市的權值股票。

趨近日本模式
專業經理人 透明化運作

而與這些油元基金投資形態類似的,還有鄰近的新加坡政府基金。早在1974年,新加坡就已成立淡馬錫投資控股公司,1981年又成立新加坡政府投資基金(GIC),基金財源主要來自財政盈餘,經過多年的投資進展,基金規模已累計超過4000億美元,在國際金融市場具有舉足輕重地位。

類似新加坡這種主權基金的運作方式,在許多非民主國家中相當普遍;不過,如果想要放在台灣目前的政治環境之中,恐怕基金還沒有成立,就已經被媒體與立委的口水淹沒。但若仔細觀察小英目前的規畫,這個類主權基金的性質,的確也不像油元國家與新加坡的作法,實質內涵比較接近「國家級的產業投資公司」,是以配合政策支持政府推動的五大產業為主,作法上比較接近的應該是日本的INCJ(日本產業革新機構),也就是近來與鴻海一起爭取夏普重整案的日本官民基金。

INCJ成立於金融海嘯後的2009年,是日本政府與19家民間企業合資的產業振興基金,總計達3000億日圓的資金,已投資近30家企業,產業領域則遍及材料、設備、能源、機械、汽車及生命科學等日本最強的產業領域。例如由索尼、東芝及日立三家面板業者合併成的日本顯示器(JDI)公司,也是由INCJ出面整併而成。

如果小英政府的國家級產業投資公司,是以推動台灣內部的五大產業為主,而非以海外投資為主,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杜紫宸就質疑,以目前民進黨政府對這個基金的規畫,「說穿了,就是要擔負策略性產業的扶植任務,若是如此,那麼與現在的國發基金有什麼兩樣?政府就成立「國發基金Ⅱ」,直接修改國發基金章程即可,又何必疊床架屋呢?」

漢鼎亞太董事長徐大麟與中經合董事長劉宇環,這兩位以矽谷為基地的資深創投家也認為,台灣若設立類主權基金,對吸引國際資金與人才來台灣一定有幫助,不過在作法上,不宜只關心台灣自己的事務,而應積極走進國際舞台。

徐大麟說,台灣要大步走向國際,要想辦法參與國際上各種重要計畫,不要有封閉的鎖國心態,只注意台灣島內自己的事情,若「類主權基金」只投資國內產業,能產生的效果很有限,更何況政府也很難決定或主導產業的發展。過去台灣與矽谷的連結與合作很深,未來仍應積極參與並利用矽谷,來協助台灣的發展。

事實上,過去幾年,台灣政府推出的許多產業政策,例如兩兆雙星、WiMax等政策,事後證明都沒有成功,有些甚至還造成千億元以上的損失。正如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經常說的,「政治不要指導經濟,而是要服務經濟」,如此企業才能真正走出活路。

質疑聲浪不小
勿讓政治指導經濟

因此,不少業界人士建議,新政府應該從過去的失敗經驗中警惕,哪些產業可以發展,哪些技術會有商機,原本就不應由政府決定,政府也沒有本事主導產業發展,但可以用政策從旁協助,這是小英政府推動「類主權基金」應該注意的指導原則。此外,也有業界認為,過去民進黨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緊張,未來仍是小英政府最大的罩門。

華誠創投董事長楊邦彥說,從振興台灣產業的角度來看,類主權基金是有成立的必要與需求,不過,使用主權基金或國家隊這種字眼都要很小心,例如一個國家要有夠大的市場,才可能組國家隊,因此只有美國、中國等少數國家擁有這種大市場,也才有資格組成國家隊,台灣沒有夠規模的內需市場,若企業又被冠上國家隊之名,而且還要玩對抗的遊戲,這不僅對企業沒有幫助,恐怕卻先摧毀了產業的發展。

Photo Credit: 財訊

Photo Credit: 財訊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林佳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