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立法院不是被佔領,而是被光復——讓我們來逐條審議服貿

那天,立法院不是被佔領,而是被光復——讓我們來逐條審議服貿

Photo Credit: Wikson Sun

「那天,立法院不是被佔領,而是被光復。立法院不是在那幾天『蒙塵』,立法院數十年來被糟踏與耽誤。那日學生們完成的,是在這棟建築物中,每天都該發生的事情。」——三十年之後,歷史會這樣描述太陽花學運嗎?

踏出成功的一步之後,最關鍵的問題是「然後呢」。

立法院,台灣最高立法決策機構,以極度怠惰和草率的方式,對待影響重大的「兩岸服貿協議」,引起青年學生們義憤,佔領立法院表達訴求,已經超過三天。這場學運活動,至今平和、自制,無論從動機到執行,現在,這件事已經值得台灣的年輕人感到自豪和驕傲。

然後呢?

許多人正在算計著染指,希望收割利用這個運動。有的冷眼旁觀,預計著這個活動將走味變調,甚至巴不得這個活動倒台,站在旁邊說「看吧」。一個我認識的人,就面露不屑地說:「如果真的把在場這些青年,找來開服貿的審議公聽會,希望有攝影機拍他們睡成什麼樣子。」

318太陽花學運,展現了高度的平和與自制。但決定這個運動的歷史價值,可能決定在「深度」/Photo Credit: Wikson Sun

其實不能怪他冷漠。因為群眾運動,雖然常常出於善意,但卻常常晚節不保:被政治勢力收編買斷,在激情過後鳥獸四散,深化社會中的對立怨恨,在「某人下台」 後不再關切事態走向,甚至提出粗糙的訴求反而為日後社會種下禍根——1990年代教改要求「廣設大學」的殷鑑不遠,我們正在承受代價。

是的,在活動最成功的一刻,就埋伏著它的危機。當主流媒體已經在猜測將要怎麼「收攤」的時候,我們更要思考這個活動可以帶來什麼不朽價值。和平、節制的公民運動,已經發生過幾次;這一次我們應該挑戰——深度。

日前我寫了一篇文章,提議佔領立院行動,成為一個審議的示範(我們這些「主人」應該示範給立法院看一個像樣的審議)。也許是所見略同,今晨報載,這件事眼看可能成真。令人興奮不已。

但是良好的戰略,也需要良好的執行。在萬眾矚目下,由非政府、非專業者主導,直接對重大、複雜、困難的議案,進行詳細審議;在台灣未見,在世界也可能是首例。這次,我們沒有「西方先進國家」可以援引,熟知「審議式民主」的人也會發現,雖然精神目標暗合,但是執行方法卻不能照抄使用。

這件事,我們要邊做邊學,有許多困難要克服,而且這一次就要成功。因為,我們迫不及待要告訴立法委員們:「今天,我們不是佔領立法院,乃是光復。立法院絕不是在這幾天『蒙塵』,立法院是數十年來被你們糟踏與耽誤。今日我們想完成的,是在這棟建築物中,每天都該發生的事情。」

當日,馬丁路德.金恩「我有一個夢」演說,為全世界傳頌;台灣的民主學運,能不能創造典範?

當日,馬丁路德.金恩「我有一個夢」演說,為全世界傳頌;
台灣的民主學運,能不能創造典範?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這件事困難又複雜,而我們只有一次機會,不容許搞砸。在現在這個情勢下,在各方的期待和疑慮下,能對現實環境有助益的「示範性」審議,有六個執行關鍵:

1. 將目標放在釐清與綜整服貿的爭議與各方立場,而不在議決贊成與反對

堅守「示範性審議」的本位,逐條逐項為架構,地毯式列出論點與疑點,納入各方立場與可能蒐集到的一切可靠資料。

2. 廣邀學界、產業界、勞工代表、國際談判專家

守在立院的時間可能會很久,所以大可廣邀任何具代表性的人選,包括學者專家、產業領袖,在各產業各角落各階層服務的公民,只要有看法有見解,願為自己所言負責,願貢獻想法為社會出力,都可以加入。若能邀熟悉國際商業、貿易談判的人參與,則更加。

3. 清晰、明暢、公正的主持

這個事務,需要極為聰明的主持人,他的工作包括控制發言者時間、隨時提問、整理論點、發現矛盾、指出障眼法,並在發言明顯偏題和出軌時溫和且堅定地制止。主持人是很辛苦的工作,需要多人輪替,而且需要由適合的的人擔任。

4. 仔細、清楚、公正的書記

這件事也需要極為聰明的書記——絕不是做一般的會議記錄,而是要將會議中所蒐集到的各方意見,資料證據,快速統整成一個「超文本」,甚至納入網路上優質分析文章。

5. 開放透過郵件、簡訊,進行遠距的訊息供應

讓不在場的人,也可以透過電子方式參與,貢獻智慧和力量。

6. 直播審議過程

利用網路媒體直播,也開放任何電視台直播,這會是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民課。

法國大革命,最後走向鬥爭和清算,血腥恐怖與混亂長達十年。兩百多年過去,今日,我們的運動當然要借鑑歷史,不蹈覆轍/Photo Credit: Jean-Pierre Houël

確實,現場的實況,可能隨時發生改變,或有各種現實限制,不一定能做到完美。我們都知道完美是不可能的。但我們都在期盼,這場運動努力所走的方向,是一個令發起者和支持者都無悔的成果。

現在,我從各方聽到,這場運動的方向,已經出現紛亂,令人十分擔心。這場運動應該努力維繫它單純的主軸,不以特定政黨或政治人物為打擊對象,專注在討論服貿審議的合理程度,以及服貿協議的實質內容。畢竟,我們既然控訴當權者忽視「程序正義」,我們就要展現出更高標準的程序正義——不但讓當權者對比之下灰頭土臉,而且讓「光復立法院」顯得理直氣壯。

許許多多參與者,都在期許這次運動,不只是一次「反對運動」,期待它不只是發洩不滿,不只是有膽造反,不只是讓上一輩發現「年輕人好衝」,更要讓他們發現「年輕人好行」,能做出一番讓他們十足驚訝佩服的事。我們能不能把通常是消極、破壞性的抗爭,打造成一場名留青史的、創造性的運動?打造典範的機會在手中,請好好把握。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學與業小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