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開讓專業的來吧!校園內的教官可以這樣「被替代」

閃開讓專業的來吧!校園內的教官可以這樣「被替代」
Photo Credit:臺中市立后綜高級中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役軍人一旦進入校園任教,必須暫停其軍人身份、退去軍服,身份與待遇比照教師,並不得涉入日常校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賈伯楷(綠黨北北基支黨部執行委員)

在台灣數十年的民主化運動中,「教官退出校園」一直是相當重要的理念訴求,但至今距離實現仍相當遙遠。

目前全世界國家,只有台灣與朝鮮讓現役軍人常駐於校園,台灣每所高中職大專都有軍訓教官駐校,肇因於1949年軍警強行進入大學大規模逮捕、槍決學生的四六事件後,為加強對校園的政治控制而設。在台灣日漸擺脫一黨專政的威權統治後,許多舊時制度也應一併擺脫,但軍訓教官卻是遺留的殘跡之一。

近期,卻在今年(2016)228前夕,政大發生了教官違規越權,擅自撕除學生社團在校園張貼的紀念二二八受難者事蹟生平海報,後來教育部長於立法院表示教官此舉不恰當,政大校方也因此出面道歉。

教官並非免費,投入否值得?

由於軍訓教官經過「轉型」,除了國防通識課程教學,也負擔了學生輔導、校園安全、校外糾紛調解等工作。也讓外界仍有許多主張教官應繼續留在校園的聲音,認為教官無法取代。

然而教官並非免費,在高中職,少校教官月薪約5.7萬、中校教官月薪約6.4萬;在大學,上校教官月薪高達9.8萬、少將教官更是直逼11萬。要問的是,這樣的資源投入是否具備相應的專業?

在學生輔導、校園安全及校外糾紛調解工作上,實際上都有比教官更專業的人士,教官在軍中所習得的專長,能夠運用在上述任務的,大概也只有「領導統御」等項目,然而這套在軍中能夠派上用場的能力,未必適用於校園。

說直白,就是寄望教官的軍人身份,與社會對軍裝的觀感,來便宜行事處理各種問題。但便宜行事對教育不但沒有幫助,甚至有負面影響。

非關國防教育的,還是閃開讓專業的來吧

校園霸凌發生時,由於學生的心智仍在持續發展、持續學習的階段,應是借助專業心理、社工出身的輔導老師,在霸凌事件中給予霸凌者與被霸凌者更為細緻的輔導,讓雙方學習從中復原與和解。

若僅是依靠教官的軍官身份在視線內「保護」被霸凌者,並無法真正解決霸凌問題,依然會在視線死角發生,也無法讓學生學習未來出社會後,如何應對人際職場的衝突,僅能冀求未來的人生也能遇到更具權威的人來保護自己。

況且,當校園霸凌事件過於嚴重時,依法也只能由警方與司法介入。若發生校外糾紛,例如車禍或租屋,應是由法務等專業者,教導學生尋求適當的管道,透過主管的公權力及法律保障自身權利。

反之,若是透過教官出面,一方面學生離校後也只能靠自己,二方面則等於教導學生,要解決外面遇到的糾紛,不是尋求適當的公權力與法律保護自己,而是事後找個更有力的人替自己撐腰。

在校園安全方面,相較於現役軍人,無法領到終身俸的年輕退伍軍人,在接受相關訓練後可能更適合這樣的工作。

由此可見,上述非關國防教育的工作,其實都存在有專業背景、比教官更適合教導學生的人選來替代,而且薪資可能都比教官來得低。教官不可能只藉由在教育部惡補幾堂課,就具備相關專業知能。

Photo Credit:Yu-Ching Chu@Flickr CC BY 2.0
國防通識教育應專業多元,教官應退去軍服

國防通識教育,一般認為是軍訓教官較具備專業知能的部分,然而實際教學現場便會發現,由於軍訓教官其他業務過於繁重,其教學表現通常並不理想。只要班上同學夾雜著一兩位軍武宅、軍事迷,往往不是覺得教官授課表現過於應付、膚淺,就是可以輕易發現授課內容有所錯誤。

這不全是教官的責任,教育現場並不重視國防通識教育,外界對教官的期待,卻是非教官本職學能的各種校園事務,令人匪夷所思。國防通識教育有其重要性,但專業程度應該提升,並廣納更多元的人才、做出變革。

現役軍人可根據職涯規劃或興趣,前往校園教授國防通識教育,於高中職任教者,應比照中學教師完成教育學程的訓練,聘用程序也應比照一般教師;於大專任教者,則應有指揮參謀學院(相當於碩士)或戰爭學院(相當於博士)畢業資格,或相應的碩博士學歷,聘用程序也應比照一般大學教師,碩士學歷者以講師聘用、博士學歷者可以助理教授開始聘用,並將過往研究成果納入聘用依據。

最重要的是,現役軍人一旦進入校園任教,必須暫停其軍人身份、退去軍服,身份與待遇比照教師,並不得涉入日常校務(或涉入校務的權利應與其他教師相同,例如推舉代表出席校務會議等)。

在國防通識教育的改革,除了讓暫停軍人身份、退去軍服的現役軍人任教外,也應開放其他戰略、外交、國際關係等相關領域碩博士任教,來增加國防通識教育的多元性。

今日,讓仍具現役軍人身份涉入日常校務的教官退出校園,是學校教育正常化必須堅持的目標。透過這個過程,一併釐清過去由教官擔負的工作,以更適合的方式來替代。過去長期被忽視的國防通識教育,也應藉此機會進行提升。

可惜的是,教育部面對呼聲,並不打算展開廣泛的政策改革討論與研擬,僅對現狀進行辯解,或是擋不住外界壓力,打一下才動一下。教育部應明白,應是出面釐清社會外界的不同意見,一一找出癥結,共同尋求解決之道。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鄒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