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巴拿馬文件:一位親身經歷者的故事和真相

關於巴拿馬文件:一位親身經歷者的故事和真相
Photo Credit: Süddeutsche Zeitung (SZ)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是《天下雜誌》的前記者,也是台版巴拿馬文件的主要作者,從頭到尾參與ICIJ的專案。這是我最後一篇做為記者的作品,目前我已離開媒體業,轉職到一家新創公司從事數據分析的工作

文:杜易寰

這幾天,應該是魯宅我人生最受歡迎的時候,電話幾乎是接不完XD,無時無刻都在響。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天下雜誌》的前記者,也是台版巴拿馬文件的主要作者,從頭到尾參與ICIJ的專案。這是我最後一篇做為記者的作品,目前我已離開媒體業,轉職到一家新創公司從事數據分析的工作,所以本篇文章完全、絕對,不代表《天下雜誌》的立場,只是基於國內媒體對於巴拿馬文件過多捕風捉影,鄉民又有些過度解讀,所以我認為有必要出來澄清一下。

以下針對網路上最常質疑的六個問題做解答。

一、到底ICIJ有沒有提供台版巴拿馬文件名單?

很簡單一句話:沒有文件。

ICIJ並沒有提供台版巴拿馬文件名單,也沒有台版巴拿馬文件的稿子可以翻譯(如果有就好了QQ,天知道搜資料庫有多血汗)。

ICIJ提供的,是完整的資料庫權限。而台版巴拿馬文件,是由天下雜誌的陳煒林、陳一姍和我三人共同在ICIJ資料庫中搜尋,仔細檢閱和台灣有關的檔案,最後僥倖匯成一篇文章,並不是由ICIJ提供,調查報告也已經刊出在天下雜誌網站,傳送門在此:巴拿馬文件獨家調查 /2725家離岸公司背後

二、台版巴拿馬文件到底有多少人?天下有沒有隱匿不報?

這應該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台版巴拿馬文件中,到底有多少台灣人,有沒有大咖?

現在網路傳的滿天謠言,像是天下不意外、天下隱匿、天下國民黨開的(殷允芃發行人表示哭哭),X你媽天X雜誌之類,弄得我都有點擔心會不會出門被砍,但我只是個普通善良的阿宅而已啊。

我必須誠實地告訴各位,經歷了八個多月的調查,我們的收穫非常有限,只有找到2725間離岸公司,相關人士中,能夠確定為台灣人身分的,只有90人。

那麼,為什麼會有媒體聲稱台灣有46名客戶,受益人有146人,股東3,661人?

這裡必須向大家說明,ICIJ的資料庫中,客戶(client)代表的是和莫薩克·馮賽卡(MF)接洽的單位,指的是代辦公司,或是小型仲介,這裡的「客戶」指的並不是一般的人類客戶。台灣有46名客戶,代表的是有46家註冊地址在台灣的仲介公司向MF接觸。

而只要離岸公司是由註冊地點在台灣的機構代辦,就會當作是台灣離岸公司,總數是2725家。而只要個人的申報地址在台灣,就會被當作是台灣人,146名受益人和3661人股東就是這樣來的。這當然是很不精確的算法,因為一個歪果仁當然也可以在台灣當台灣公司的股東,同時也有亂報的情況。而就算是看起來像是中文名字,我們也常常無法確定這是不是台灣人。

所以最後,我們採取了最保守的方法,就是只有資料庫中有中華民國護照的人士,才計算入內,這也就是「至少90人」的由來。

三、阿那個蔡英文哥哥、江宜樺、魏家兄弟,和那一萬六千人咧?

其實之前已經澄清過,這次再和各位說明,這些人並沒有出現在巴拿馬文件的資料庫中。

他們其實是出現在2013年,ICIJ前一次專案,名為「Offshore Leaks」的洩密專案,該次洩密的資料來源是新加坡保得力信譽通(Portcullis Trust Net)與英屬維京群島聯合信託(Commonwealth Trust),和這次巴拿馬文件的資料來源完全不同。天下雜誌當時也有和ICIJ合作,抓出台灣許多富豪擁有離岸公司,包括旺旺蔡家、中信辜家、頂新魏家等十二家富豪,傳送門在此:台灣12大富豪 運用海外租稅天堂

題外話說一段,上一輪的專案沒有引起討論,主要是因為保得力信譽通主要的市場在亞洲(他們總部在新加坡),歐洲那邊的發現不多,沒有造成什麼國際迴響。相反的,MF的主力市場在歐洲,所以這次引起國際轟動,但相對的亞洲消息就少多了。如果鄉民要用歐洲發現很多東西,指責《天下雜誌》沒發現什麼料,其實是不公道的。

中國的發現較多,一部分是因為他們的需求比較大,一部分也是有點冷飯熱炒,像是習近平姊夫、李鵬女兒等等,其實在2013年的專案就已經查到過了。傳送門在此:中国离岸金融解密

四、那還是有兩千多家公司啊,你只查出這麼一點東西?騙人!

還是要誠實告訴各位,沒有騙人,真的就只能查出這一點東西。

和各位從頭講起。這次外洩的資料,多達2.6TB,全是非結構化資料。也就是說,我們可能會在資料庫中,發現MF中的某A寄信給某B,問她中午想去哪吃飯的把妹信。而且這種無意義的資料非常非常多。

但資料共有一百多萬份,靠人力根本無法一一過濾,ICIJ於是利用圖像辨識和語義分析斷詞,用電腦自動分類所有的資料,但就算有電腦相助,資料庫完全建構好也花了超過半年。詳細的追查過程,寫在《天下雜誌》的採訪後記中,傳送門在此:調查後記/巴拿馬文件是如何調查出來的

而那兩千多家公司、三千多相關人士的分類,就是這樣透過電腦完成的。

然而,這些資料並不完整。MF是一家幫忙開離岸公司的律師事務所,通常並不會經手金流等服務,沒事也不會一直寄信去煩客戶。我們能在資料庫中查到的,除了少許的護照檔案,往往就是一串羅馬拼音的股東名冊、離岸公司名稱,和註冊地址。

在這幾千人中,有許多是無名小卒或是人頭戶,根本不知道是誰。再加上中文拼音的難解讀性(可以估狗一下自己的英文拼音,看看有沒有辦法直接連上你),我們往往無法得知當事者的真實身分,只好利用上市上櫃董監事名單、我們自編的台灣政商名人錄等做比對。

假如比對到相同的名字,我們還要想辦法確認這些人的身分,但我們可用的工具非常少,主要的方式是利用公司註冊地址比對,看是否能確認身分。

但是,這些設離岸公司的人也很聰明,避稅天堂對於開立離岸公司的法規又極端寬鬆(大家可以查查相關報導,只要幾百美金,在避稅天堂連計程車司機都能幫你開離岸公司!),所以地址常常是亂寫的。舉例來說,台灣中山路XX號這種地址也可以過關,沒寫縣市,段號,這你敢信?也有些地址查了之後根本是民宅,屋主根本不知道有人亂填到她的地址。

我們的能力不夠,遇到死胡同時常常無法突破。五月時ICIJ會上傳本次資料庫中,所有離岸公司的股東名冊等資料,或許鄉民到時候可以試著突破看看。

五、天下為什麼不釋出資料給大家,是不是為了獨家?

講到這,我必須先深呼吸三口,來平息一下我的悲憤。

好了,首先,《天下雜誌》擁有的是進入資料庫的「權限」,並沒有所有資料。此外,ICIJ禁止所有合作夥伴外洩資料,也不允許交給政府部門(想想要是俄羅斯或中國要求媒體交出資料庫?),所以不是天下不給,是天下根本沒有資料,也沒有權限給。ICIJ的規定也寫得很清楚,傳送門在此: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ICIJ and the Panama Papers

節省大家時間,我把原話貼在這裡:

Will ICIJ share documents from the Panama Papers with governments?
The long-standing policy of ICIJ, and our parent organization,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is not to turn over such material.
The ICIJ is not an arm of law enforcement and is not an agent of the government. We are an independent reporting organization, served by and serving our members, the 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community and the public.

至於有位部長說天下是為了獨家才不給,我要再深呼吸三口。

當初我接到電話時,說的是我不能決定,需要請副總編輯陳一姍回覆。陳一姍也很快回覆說,根據ICIJ規定,不能提供資料給政府,至於為什麼會被解讀成是為了獨家……我哪知道啊!!!

另外,ICIJ不開放資料庫的原因,和天下不公布3661人的原因相同。由於開辦境外公司並無違法,如果沒有足夠可疑的犯罪事實,或是關係到大眾利益,我們不主動公布這些名單。

最後,大家先別忙著生氣,ICIJ已經承諾,會在五月上旬把部分資料,包括二十一萬家離岸公司,還有所有的股東、利益人士、董監事名單上傳到ICIJ的公開資料庫,到時候大家一樣可以前去挖寶。

六、為什麼都沒有美國、日本、韓國、新加坡還有很多國家的新聞,是不是有什麼美帝陰謀?

首先,就像上面所說的,查這些資料極端困難,找到什麼是運氣好,找不到是正常。就我所知,這次專案中,也有相當多國家的調查團最後是空手而回的,這裡面絕對沒有任何陰謀,所有參加調查的記者都本著良知,追求公平正義,並沒有受到什麼邪惡組織的操縱。

我想要特別提一下俄羅斯調查團,他們的人數不多,年紀也相當輕,嫉惡如仇。各位要知道,俄羅斯當局打壓、甚至殺害記者並不是新聞,他們做完ICIJ的案子後,可能哪天就真的橫死街頭。

用美帝陰謀操縱論來詆毀這群人的人格,真的是一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情。

打完收工,我等等要去看電影,希望在路上不會被砍QQ。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