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拒馬前,我們的身分都一樣

站在拒馬前,我們的身分都一樣
Photo Credit: 邱騰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邱騰億

Photo Credit: 邱騰億

作者:untag(剛剛拔掉學生標籤,正要貼上社會新鮮人)

我們一直在被貼標籤,知識份子尤甚。

小時候,父母總叫我們要用功讀書,因為讀書以後就可以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曾幾何時,這裡所謂的「有用」,意指比較有機會賺大錢、買大房子、過富裕生活的意思。我們很聰明,很會考試很會讀書,所以一路順遂,從好的高中到好的大學,比社會許多人享用更好的資源。在「唯有讀書高」的階級意識裡,我們是所謂成功、很多人想成為的那種人。

然而,這個標籤畢竟是社會給我們的。

以至於,當我們勇於挺身而出,走上街頭時,什麼都變得不可以了。「這樣做就是不禮貌」的傳統思想,這時發揮得淋漓盡致。政府與媒體刻意塑造「這些人踐踏國會尊嚴,喝酒拉委員抽屜就是暴民」的形象,渾然忘記是誰,以不符合程序的方式,草率地通過法案,藐視國會;是誰,總是平常不努力審查,往往在立法院會的倒數幾天,挑燈夜戰地匆促決定悠關民生的種種法案?

踐踏國會尊嚴的,究竟是誰?

然而,當我們願意走出校園,捍衛我們好不容易得來的民主時,「不可以翹課,有時間抗爭,怎麼不想多讀點書、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比較實在?」這種對學生的偏見滿天飛。接著放大檢視學生的行為,特別是喝酒這個假議題,刻意模糊焦點與事情本質。當學生們長期抗戰,要面對受命於政府的警察之餘,亦要小心翼翼,不能成為媒體口中的暴民。

每個人表達成功的方式不盡相同,他們只是選擇他們自己的方式。何況,對他們來說,能夠突破層層關卡,到達立法院那歷史性的一刻,是多麼振奮人心。那麼為什麼,喝啤酒的行為,就是一種偏差?這就像是,許多在現場的學生們,對於無法說服父母離家走上街頭,總是被告誡「不可以」,雙方無法溝通的無力感掙扎一樣。這樣的禮教吃人,還要影響我們到什麼時候?

有沒有人,在法國大革命後,追究巴士底監獄的欄杆,是誰拆的?要花多少錢賠償?要花多久時間復原?

再者,面對諸多排山倒海的批評,我懇請大家寬容。我深深相信,他們沒有任何政黨背景,沒有經過多次沙盤推演的專業訓練,而是和你我一樣,被委員會草率定案,踐踏台灣民主的那一刻給激怒了。

沒有人天生就是有天賦的抗爭者,也沒有人天生願意成為抗爭者。

他們真誠地做中學,他們還在學習。

Photo Credit: 邱騰億

這些日子,包含我在內,對許多人而言,幾乎是家裡和立法院兩點一線,是一場身心疲倦的堅持。如果沒有熱心民眾的捐贈物資、現場夥伴的適度分配,所有一切都將難上加難。同時,我常常看見多台小型的發財車,煮著一碗碗的湯品供民眾自取,有人煮薑茶,有人送油飯。物流公司的貨車不停地將匿名人士捐贈的物資往會場送,我覺得很感動,也重新思索那些油飯花捲貢丸湯的意義。

我們對那些捐贈物所認定不是價格,而是價值,在那一刻不是免費,而是無價。那裡面,不是商人們精打細算的成本利潤機制,是所有人的愛心,使我們更能勇敢堅挺下去奮不顧身的理由。

那些人,很多不是我們社會標籤裡的知識份子。

他們是真正的市井小民,是服貿過關後,受到衝擊可能最大的服務業族群。對於政府所謂「開放後才能提升競爭力」的論點,可能一知半解,他們是產業裡的弱勢,不如連鎖知名企業能有充足的資金應對。當大浪來臨時,往往是第一批倒在沙灘的族群。

然而,同樣是知識份子,有一群人選擇的不是跟這些小民站在一起,他們是既得利益者。他們以己身優越的學識背景,以及在商場上所謂的成功經驗,傲慢地告訴你,甚至恐嚇你,「一定要過關,不然沒有未來」、「你必須得相信我,因為我看的未來比你還要遠。」

但往往,他們都只是短視眼前的利益。他們似乎忘記,前人當年捍衛民主的成果,是他們得以自由做生意的社會資本。他們本來就不珍惜的。這幾十年的短視,加上長期的cost-down代工思維,早在不知不覺中,消耗了我們的社會資源。於是山形不再完整,河流不再清澈,身體也不再健康。

然而,我不敢置信的是,他們告訴員工與社會新鮮人,未來若簽訂服貿協議,到中國工作,就可以獲得較高的薪水。不先省視企業利潤分配是否善待員工,還希望以此做為解套。為領取低薪的年輕人,甚至不便表達自己內心真正立場的上班族,畫一個前途茫茫的中國夢。

我從來不是反對服貿協議,服貿協議的利弊與細節,是值得細究的,值得更多的對話空間。只是,面對民主遭到踐踏,我們都要挺身而出。

遺憾地,你看到市井小民出來了,士農工都出來了,唯獨缺了一個字。然後我突然醒了,終於明白什麼叫做「商人無祖國」。我們長期受到階級名稱的霸凌,總是禮讓我們原本以為可以幫助社會更多人的商人們。然而,這一切都在街頭消弭了。

站在拒馬前,我們的身分都一樣。我們沒有學生、白領、藍領之分,我們都只是為了台灣民主理想而奮鬥的人。我們不會因為你的身份,就讓你可以先拿到熱騰騰的油飯、比較大杯的飲料。我們積極地將前方送來的食物往後傳,那一刻不再貪婪,不再想著如何吃到飽吃個夠本,最重要的,是我們心裡、我們對未來的嚮往,擁有其他人。

這也讓我更為尊敬挺身而出的知識份子們。包含出面的教授、律師、醫師們,他們不見得會因為服貿協議簽訂,工作利益就受損。他們有很多的選擇,但這一刻,他選擇和多數人,無能為力、不知何去何從的人,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