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什麽,每一部我都要看」睽別20年!加沙再次放映電影

「不管是什麽,每一部我都要看」睽別20年!加沙再次放映電影
Photo Credit:Mohammed Salem/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一座加沙的電影院要追溯到巴勒斯坦1987年首次起義的時候。當時伊斯蘭組織十分敵視電影,所以不少電影院均受到破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歐子進

住在加沙(Gaza)的24歲設計師Homam al-Ghussein,今趟是他人生中首次進入電影院。全因加沙的電影院已消失了近20年,同時加沙對出入境的限制十分嚴格,即使他們想離開加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看到一齣電影,更是難上加難。

Ghussein表示,活在加沙是不快樂的,自從2007年哈馬斯(Hamas)奪取了加沙的控制權之後,以色列軍隊就封鎖了加沙邊境,對加沙實行禁運,除了少量人道主義物資之外,進出口幾乎停滯,出入境更需要通行證。

事源於2007年哈馬斯在巴勒斯坦內戰中獲勝,在奪取了加沙的控制權後,他透過廣播及電視頻道宣揚他的思想,在他的統治下,不少事物都被視為不恰當,當中包括大部份西方文化。而且近10年加沙共爆發了3場戰爭,戰火令到境內無數的基本設施都遭受破壞,當中娛樂和消閒的設施更是欠缺。

Photo Credit:Mohammed Salem/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Mohammed Salem/Reuters/達志影像

然而世界總在不斷轉變,電影現已重新呈現於加沙人民眼前,人們長期以來對電影的渴求終於得到解放。Ghussein對此表示難以置信,「不論是甚麼題材,我都不能錯過任何一套電影」。

票價2.5美元

加沙的電影計劃是由當地一家媒體Ain Media贊助而成立,由於加沙沒有電影院,放映地點是租借紅十字會的紅新月會大樓的禮堂舉行。是次活動主辦人之一Husam Salam表示,電影票的需求十分大,每一齣電影都有近120至200個觀眾,大部份均為家庭或朋友,「我們沒有電影院,更沒有地方可以實踐任何的文化活動,政府對此亦沒有投放多大的資源和努力,故我們只能靠自己。」

在這個不少民眾均為失業或依賴糧食援助為生的地方,每張戲票要價2.5美元(約港幣19元)。主辦方指這已是「可負擔的」。

這項計劃在今年1月舉行,首播的電影為《Oversized Coat》(《大衣》),它被視為首齣及唯一一齣電影反映巴勒斯坦人痛苦的生活,內容講述1987年至2011年他們所面對的現實,當中包括反對以色列佔領的兩個起義。Ain Media計劃,後來逐漸放映許多廣為人知的電影,包括榮獲奧斯卡最佳動畫的《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電影須由哈馬斯審批

然而,一些具爭議或敏感的題材仍難以在加沙的熒幕上出現,因為每套電影均需通過哈馬斯政權的認可才能上映。Salam表示,他們在選擇電影的時候會避免抵觸其文化和宗教,每一套電影均會製作一則簡介予當局,得到他們認可後才上映。

縱使如此,「這些人都遭受了戰火或禁制的折磨,現在他們可以坐在椅子上,看到巴勒斯坦的情況。」《Oversized Coat》的導演Nawras Abu Saleh強調這個項目至關重要,「這可能打破加沙10年以上禁制的渠道。」

然而,Salam的如意算盤能否打得響?上一座加沙的電影院要追溯到巴勒斯坦1987年首次起義的時候。當時伊斯蘭組織十分敵視電影,所以不少電影院均受到破壞。雖然居民稱後來進行了修復和重建,但數年後巴靳斯坦政權和哈馬斯促成的內戰再次令加沙的電影院再次成為灰燼。

當地一個30歲的難民營職員Rama Humeid表示,現在已經沒有太多的文化或娛樂的項目,但近期卻看到一些文化項目如加沙電影和音樂活動,無疑是令加沙添上久違的歡樂。但她亦慨嘆,要改變的東西還有太多,「生活在加沙可是一點也不容易。」

是次活動已被媒體廣為傳播,其Facebook專頁已有近一萬個讚好。

Photo Credit:Mohammed Salem/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Mohammed Salem/Reuters/達志影像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