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寨卡病毒嗎? 科學家的一些最新發現 (更新︰美國CDC確認寨卡可致小頭症)

還記得寨卡病毒嗎? 科學家的一些最新發現 (更新︰美國CDC確認寨卡可致小頭症)
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Photo Credit: AE / Xinhua Press/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世衛宣佈寨卡疫症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後兩個月,學界有不少新發現,包括確認寨卡病毒引發神經異常、繪測出病毒結構、發現病毒可透過性接觸傳播,以及推算出病毒傳入巴西的時段。

去年巴西小頭症嬰兒個案不尋常地增加,巴西衛生部懷疑由寨卡病毒所致,引起全球關注。今年2月初,世界衛生組織宣佈寨卡疫症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當時媒體有不少報導指寨卡傳至不同國家,影響甚深。此外亦有多個陰謀論流傳,例如指一種基因改造蚊是疫症元兇(已遭駁斥),又或指小頭症的成因跟孟山都一種殺蚊劑有關(同樣不成立)。世衛在3月時甚至撰文列出各項跟寨卡病毒有關的謠言,並予以駁斥。

以下是近兩個月來,一些關於寨卡病毒的新聞及最新發現。(20160415更新︰以下四段為新增內容。)

美國疾控預防中心︰寨卡可致小頭症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於4月13日宣佈確認寨卡病毒引致小頭症,以及其他嚴重的胎兒腦部缺陷。CDC表示其科學家在仔細檢閱現有證據後得出此結論,報告同日刊於《新英格蘭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論文引用畸胎學——專門研究胎兒發育異常的學科——先驅Thomas Shepard的標準,來判定引致胎兒腦部發育異常的原因,並指出各項研究如何符合上述標準,來引證寨卡病毒與小頭症的因果關係。

然而報告同時承認,目前仍有很多關鍵問題懸而未決,包括寨卡病毒引致的發育異常範圍、孕婦在不同時間感染病毒後引起胎兒嚴重發育異常的(絕對及相對)風險,以及其他可能影響相關風險的因素等。CDC認為這些資訊有助制訂預防政策,降低寨卡病毒帶來的影響。

CDC總監Tom Frieden醫生認為,此項研究標誌着寨於疫症的轉捩點,他們將會進一步研究小頭症是否寨卡病毒引起發育異常的冰山一角。他亦指出︰「是次結果與不斷增加的證據吻合,支持了我們早期對孕婦及其伴侶預防感染寨卡病毒的建議。」

世衛︰寨卡引發神經異常

現時科學界對寨卡病毒的了解已經深入不少。2月底已有研究確認,寨卡病毒跟吉巴氏綜合症(Guillain-Barré syndrome,又譯作格林—巴利綜合症)這種神經系統異常有關。

最新醫學研究顯示︰寨卡病毒跟罕見神經系統疾病有關

昨日世衛發表的寨卡形勢報告中指出,基於越來越多的初步研究結果,現時科學界共識是,寨卡病毒乃造成多宗小頭症及吉巴氏綜合症的原因。而且有13個國家或地區——包括巴西、哥倫比亞、洪都拉斯等地——匯報有更多吉巴氏綜合症,以及在這些病例中有更多人確診感染了寨卡病毒。

有醫生擔心,這兩項病症僅是寨卡病毒引發的最明顯兩種神經疾病,尚有其他未知影響。波多黎各的產科醫生Alberto de la Vega表示︰「假如有一種病毒毒性足以產生小頭症,那麼幾乎可以肯定它會導致一連串我們甚至未曾開始了解的症狀。」

寨卡病毒現真身

在剛過去的3月底,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終於繪測出寨卡病毒的結構。他們使用低溫電子顯微技術來繪製病毒模樣,比起傳統方法更快及更高解析度。結果顯示寨卡病毒的結構跟其他黃病毒(Flavivirus)——例如登革病毒、西尼羅河病毒等——類似,雖然這消息沒有太大驚喜,但對於仍在研發疫苗的科學家頗為重要。

Image Credit: Purdue University / Kuhn and Rossmann research groups

Image Credit: Purdue University / Kuhn and Rossmann research groups

研究小組的成員之一Devika Sirohi認為,寨卡與其他病毒結構上的差異可能才是研究關鍵。他表示由於血腦屏障及胎盤屏障,大多數病毒都不會入侵神經系統或胎兒。但寨卡病毒跟胎兒腦部發育異常有關,顯示寨卡病毒能夠穿過屏障。

Sirohi希望他們的成果有助學界了解如何對抗寨卡︰「暫時仍未清楚寨卡如何能穿過這些細胞來感染,可能跟那些結構上跟其他病毒相異之處有關。寨卡這些特點也許是關鍵,值得進一步研究。」

病毒可經性接觸傳播

寨卡病毒主要靠埃及伊蚊傳播,因此控制疫情的主要方法是滅蚊、減少蚊蟲滋生。除此以外,早前有零星患者可能透過性交感染病毒。事實上這並非新發現,2008年已有類似病例,而在2013年研究人員在精液中分離出寨卡病毒,顯示病毒可經性接觸傳播。

在3月的會議中,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於會上表示︰「數個國家的報告及調查強烈顯示,病毒透過性接觸傳播的病例比原先預計還要普遍。」

並非在世界盃期間傳入巴西

早前科學家懷疑寨卡病毒是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期間,透過觀賞賽事的旅客傳入該國。有科學家則認為,當時流傳寨卡病毒的南太平洋島國均未有進入決賽周,提出可能是在同年8月的世界獨木舟競速冠軍賽期間傳入,該比賽有4個出現寨卡病毒的太平洋島國派出隊伍參賽。

到底寨卡病毒是如何進入巴西的?

但3月下旬發表的一份論文認為病毒傳入時間比原先估計還要早。研究小組人員從7名巴西病人身上取得寨卡病毒樣本,分析這些樣本的基因組並對比其他地方的病毒樣本,推算寨卡病毒傳入美洲的時間應在2013年5月至12月之內。

跟上述兩個假說——在世界盃/獨木舟賽期間傳入——相比,研究人員發現寨卡病毒更有可能是在2013年洲際國家盃期間(6月15至30日)傳入巴西。然而盃賽完結在法屬波利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出現首宗病例之前,因此研究小組認為大規模的人口流動,比起針對單一活動,能提供更有用及可驗證的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