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飯店遭陌生男劫持事件,如何透露了中國社會公共安全、性別與互信的危機?

女子在飯店遭陌生男劫持事件,如何透露了中國社會公共安全、性別與互信的危機?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孩被陌生人拖走的情節,在中國絕對不鮮見。然而這一次,一個未然的劫持事件,卻在48小時內刷出了近20億的閱讀量,不禁讓人好奇是什麼原因助燃了輿論的熱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4月5日開始,一條關於「女子在和頤酒店遭陌生男劫持」的微博與視頻在大陸網路上持續洗版,瞬間引爆大陸輿論場,成為近幾天最具知名度的輿論事件。通過病毒式傳播,截止6日晚上11點,該話題在新浪微博上的閱讀量達到16.6億,討論數有204.6萬次。

然而這個事件本身,與台灣近來發生的公安事件比起來,根本小巫見大巫。於4月5日晚,微博用戶「@彎彎_2016」公佈長微博,稱其與4月3日入住北京朝陽區望京798和頤酒店時,被陌生男子跟蹤後強行拖曳,後被抓住頭髮用力撕扯。幸虧後來一名女房客搭救,才沒有受到更大的傷害。同時還上傳了案發現場的監控錄像視頻。整個短片持續5、6分鐘,期間男子似乎有恃無恐,多次對受害女性進行拉扯,酒店內服務人員則是站在一旁,並未作出有力保護舉動。

女孩被陌生人拖走的情節,在中國絕對不鮮見。在我還在大陸的時候,翻閱報紙的社會版,也常常會在豆腐塊大小的文章中看到諸如「女大學生遭誘拐」之類的新聞。在過去,類似的新聞即使如《盲山》這樣被拍成電影,也從未造成多大的輿論迴響,它往往是人們生活的邊角料,用來告誡自己與孩子,不要輕易相信別人,要保護好自己。

然而這一次,一個未然的劫持事件,卻在48小時內刷出了近20億的閱讀量,而想到前不久「問題疫苗」公安事件僅有的2.1億閱讀量,不禁讓人好奇,是什麼原因推動、助燃了輿論的熱情。

女孩要保護好自己

每當類似的公安事件發生時,總會出現一類關於自我保護的陳詞濫調,就是「父母要看好孩子」、「女生要保護好自己」、「女孩子不要單獨出門」。在該微博話題引爆的當下,傳播最廣的文章是一篇普及女子如何防身的文章。知識問答型網站「果殼網」在6日凌晨於微信平台上發出文章〈光天化日下住酒店都能遇襲?突發狀況下女性該如何自我保護?〉,到6日下午2點即突破10萬閱讀量。官方媒體也隨之發出文章呼籲「女性出門應提高警覺、盡量不要單獨出門。」

顯然,討論自我保護並不會使話題發酵。就如同近日在新北市所發生的女性車友夜晚獨自夜騎遭遇性侵的事件,台灣新聞的報導,無外乎呼籲女性不要夜晚獨自騎車,或是訪問騎車達人如何在腳踏車上藏鐵棍。性侵比未然的劫持在嚴重性上大了許多,但討論熱度也不過是10分鐘左右的專題,觀眾吃飯時的閒聊。

保護好自己就夠了嗎?

讓這個話題開始發酵的,始於對「女生不要單獨出門」這一論調的口誅筆伐。知名自媒體「嚴肅八卦」撰文指出:「官方媒體僅從受害者需要加強自我保護的角度出發,這樣真的有意義嗎?傷害發生時,警方和公共部門不應該從受害者身上找原因,而是要找出作惡的源頭並根治。」

在網路熱議的同時,女性議題再次被提起。隨著各類「女性應該學會自我保護」的科普文章而來的是,現象暴露了對女性長久以來的一種成見。媒體如過往一般,當發生了女性公共安全事件時,僅一再強調「女性不該單獨出門」,其隱含的意義豈不是「所以女性單獨出門遭遇危險是自己活該」?實際上,在輿論中也並不乏這樣的聲音。當新北市發生女性獨自夜騎遭遇性侵,我們的媒體僅僅是告誡女性車友不要夜騎,其意思又豈非「若夜騎遭遇了什麼危險,那只能怪你自己不聽勸」?

從媒體對類似事件的切入角度看,一直以來將學習「自衛方法」、「提高警覺」作為女性議題的討論重點,與強調「怕性騷擾就不要穿得曝露」的邏輯沒什麼不同,是有點可笑的。「難道女生不會點武功就不配出門了麼?」而真正可怕的是,不論在台灣或是大陸,人們已然對這樣的觀念根深蒂固,其結果就是人們對於女性遭受暴力的漠視,也是許多女性遭受侵犯時,反而覺得是自己錯的原因。

其實這是一場信任危機

女性議題值得重視,但是安全問題也確實是客觀存在的,正如許多網友的自我辯白,女權主義並無法從當前客觀存在的危險中解救女性,「難道一隻魚掉在了路上,你不先給它潑一勺水緩急,反而去從遠方挖一條運河過來?」若仔細思考一下,在女性獨自外出的權利與客觀存在的危險這兩者之間,一直以來的解決方法其實是用金錢換安全。選擇住比較貴的飯店,恰恰代表了受害人是重視安全的,而這也正是為何事件會在中國社會引起巨大反響的內在原因。

和頤酒店是如家酒店集團旗下的中高端產品,一晚的住宿費用大概在新台幣3000元左右。大型上市公司加上定位偏高,價位也不便宜,然而事件就發生在這樣的飯店裡面,甚至就發生在房間的門口,甚至飯店服務人員就在旁邊。如果多花一點錢也無法換來安全,那請問什麼可以?

這個事件讓人們警覺,金錢並非那麼值得信任。對於維護公共安全,值得信任的理應是人。然而,這個事件發展至今,同時也處處顯現了在中國社會中所面臨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危機。

在短片中可以看到,男子在房間門口試圖強行拽走受害人,旁邊不時有其他客人經過,服務人員也在旁邊,但是卻無人阻止。這正是目前在中國社會中常常見到的「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問題。這個詞是一個社會心理學用語,指當發生緊急事件時,個體提供援助的機率與旁觀者人數成反比。而在中國社會更為嚴重的是,由於中國人的少惹麻煩心態,不插手其他人的家務事,以及太經常發生的「碰瓷」,大大降低了旁人提供援手的機率,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所以,在大陸經常發生的誘拐事件,往往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歹徒假裝自己是受害人的熟人,於是不論受害人如何呼救,圍觀者也往往無動於衷,任由歹徒將女子拐走。

正如大陸知名自媒體《北美留學生日報》指出的,「任何違背當事人主觀意願的暴力行為都是違法的,即便是情侶,在酒店服務員看到這種情景的時候也要加以阻止,阻止暴力事件,而不是任由其發生。」

當事件在網上曝光後,除了上述聲音外,同時出現了大量的懷疑事件是如家酒店集團炒作,或是受害人「彎彎_2016」炒作的聲音,許多人表示期待事件出現反轉。由於在近日,如家酒店集團宣佈了其併購計劃,而受害人「彎彎_2016」的寫作手法條理清晰冷靜,關鍵字使用非常高明,且有短片等充足證據,讓許多網友懷疑受害人身份為記者。而這樣的事件發展也同樣令人不安。

一直以來,不論中國官方或是民間機構,都非常擅長使用「反轉」劇情的方式來進行危機公關。這樣雖然提高了人們對於凡事不盡信的理性思考能力,但是卻讓人們對人對事都先以懷疑的心態面對。長期累積下來的懷疑,讓這個社會變得越來越不可信,終究受害的卻是人民。

輿論到底該討論什麼

面對越來越常出現的公共安全事件,輿論到底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從這個簡單卻引爆輿論的事件不難發現,輿論理應討論的,不單單只是受害人如何受害、如何反應,普通人應該如何自保、如何避免傷害;而也應該提醒大眾,不要失去起初的善心。在緊急事件中,輿論是在撕裂社會或者在團結社會,由此可見一斑。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