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學生對話拒退服貿,江宜樺在行政院發表聲明逐字稿

與學生對話拒退服貿,江宜樺在行政院發表聲明逐字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行政院

編註:行政院長江宜樺22日下午4點與學生代表林飛帆在街頭對話,由於無法把話說完,5點30分在行政院召開記者會,針對學生的訴求完整的陳述。江揆表示,絕不會以包裹立法方式通過服貿,也絕對沒有開放投資移民,並呼籲反服貿民眾撤出立法院。感謝讀者Aya Kishi花時間整理逐字稿,希望有助於大家更清楚政府的立場。

逐字稿整理:Aya Kishi

因為院裡面在處理服貿相關的爭議,所以還要勞煩各位跑一趟行政院。

剛剛發言人也提到,今天下午我在四點鐘左右前往立法院的外面,跟我們一些反對服貿的青年朋友進行對話,那我們當然主要的目的是要去探視一下我們這些關心國事的青年朋友,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當然非常希望能夠跟我們的青年朋友就他們所關心的問題來進行一些問答。

各位也知道,從立法院被抗議服貿的民眾來佔領之後,到現在已經有五天了,那麼國會癱瘓這五天以來,我們有許多攸關國際民生的重要法案,或甚至預算案的解凍都因此而停擺,不只是院會連委員會也受到影響,那這種情形如果持續下去的話,國家的施政就當然也會受到牽累,所以這個事情絕對不是只有國會內部的問題,也是我們大家都十分關心的。

那我因為非常焦慮,我們國家一定要往前走,所以我把這個想法,跟總統,在這兩天都有一些交換。那我們談到說,這麼多青年朋友站出來,在服貿議題上表達他們的看法,我們是不是應該也要想辦法,面對面地來跟我們的青年朋友溝通?這個想法也獲得總統的鼓勵,所以我才決定,今天下午利用時間前往立法院的外面,來跟我們的青年朋友見面。但是,就如同我剛剛向各位報告的,原則上我們是想說先到現場去看看再說,因為如果說現場的情況不允許說,我們有一個理性平和的對話的話,那麼我們至少表達了政府對大家的關心,但是如果有這個機會的話,我絕對願意盡我所能地讓大家去除一些對服貿的誤解和憂慮。

基本上我相信社會大眾,包括我本人,都十分肯定我們的青年學子在關心我們國家的未來,因為相對於完全不去討論,或是去關心國家的未來,我想那會是一個令人更為擔憂的情況,只要我們的年輕人,願意去關心國家的大事、關心我們的公共政策,不管這個意見是贊成,還是反對,我們就有機會讓我們的年輕人共同來打造一個更美好的台灣。

所以,對於我們的青年學子,在這段時間裡面這麼樣的關心服務貿易的相關議題,我們是覺得欣慰的,但是,對於星期二的晚上,抗議的民眾,尤其其中有很多的年輕朋友,他們衝進了國會的議場,宣稱佔領了這個議場,並且也出現了一些破壞公物等失序行為,我們看了十分的難過。我們對於這樣的行為真的沒辦法認同,因為在一個民主國家來講,國會殿堂可以說是一個最莊嚴神聖的地方,它是我們全國民眾用每一個人的選票所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共同代表這個國家的最高民意,在這邊行使對於於行政機關的監督權力所在。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行政院對於過去到立法院去做施政報告,或者是備詢,我們都戒慎恐懼,我們到立法院,只要是立法院的邀請絕對不敢不去;我們要離開立法院,一定也要獲得立法院的同意才可以離開。立法院,尤其是議場,不是一個我們想要來就來想要走就走的地方,所以基於對國會議場的尊重,我們認為任何人,都不應該以佔領國會議場,並且提出若干的條件來要求政府,或者是答應後,然後才會把這個議場交還出來,我相信沒有任何人,可以宣稱說自己就是代表全體的台灣人民,可以做這樣的事情。

所以對於這幾天來包括青年朋友在內的,在立法院所發生的一些情況,我們一方面可以感受到年輕朋友對於國家大事的關切,而讓我們覺得十分的欣慰;但是另外一方面,對於佔領國會議場這樣的行為,我們還是要表達遺憾以及不能認同。

我決定把我自己的這個想法表達出來,我們希望大家能夠用理性的和平的民主的方式來討論問題。所以我雖然知道今天下午去這個所謂的現場可能會有所謂的這個風險,但是我還是覺得,如果台灣的民主文化要進一步提升的話這個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而剛剛各位從我們所互動的這個場景也可以看得出來,就如同我剛剛所講的,對於國會所發生的這些事情一樣,我們一方面也看到了台灣的希望,但是另外一方面也看到了一些隱憂。我們看到了希望是,大家都知道立法院內外現在有超過一萬名以上的名眾在聚集,但他們基本上是用靜坐來聽演講,並且輪流上台表示意見的方式。這可以說是一種民主國家高度成熟的一種表達意見的方式。我自己本人徒步走向這個前面的指揮台去的時候,中間經過非常多的人群,但是並沒有出現任何脫序或是不理性的行為。

這可以看得出來,我們經過多年的民主文化的陶冶,我們可以說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民主國家。但是另外一方面,各位也看到,剛才我們帶領這個活動的指揮他在要讓我上台講話接麥克風之前,一再地要求,必須要先答應他們所提出的兩個前提,然後才要讓我進行對話。可是各位從我們的人生經驗之中也都知道,如果說提出前提,答應了以後才可以講話的話,那這樣就不叫做對話。我們所有的對話都是希望不預設任何前提,甚至於不要求對方一定要答應甚麼條件,那我們願意開誠佈公地就各種利弊得失來交換意見,這樣才是一個理想的對話。所以我們希望,在未來我們台灣的民主文化的精進跟提升方面,我們還有可以改善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