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而戰?不是反服貿、甚至不是反黑箱,而是選擇的自由

我們為何而戰?不是反服貿、甚至不是反黑箱,而是選擇的自由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作者:列文(在天龍國營生)

這不是長篇大論的時候,這兒我只講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幾天前立院裡令人目瞪口呆的30秒,暴露出一些事態粗野無文的本質。悶燒已久的鬱憤,終於在立法院內外匯成江河。群眾憤慨的熱火,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對手可想而知的分化、耳語、媒體操作,卻似乎讓人嗅出一絲無法燒出舍利子就被水淹土埋、煙消雲散的可能。

我們當然可以輕輕鬆鬆地對於這幾天立法院內外燃燒心力體力的年輕人,作出種種關於戰術與戰略失誤的批判,然後世故,然後犬儒。或者,我們可以想想:為何而戰。

為何而戰?這不只關係到眼前立法院內外的這場戰役,還包括在野黨要如何從近來讓人看破手腳的荒腔走板中重建,更牽涉到未來幾年即將由大小戰役串起,而我們事實上處於極端劣勢的戰爭。在這些我們關心的事態發展中,拿捏清楚「為何而戰」不僅為了內聚,也為了外拓。

請參考這段TED附中譯字幕的演講影片 ,全長18分鐘。時間不夠的,請至少按著耐心看前幾分鐘。

如果能接受這段演講的邏輯,那麼讓我們重新聚焦回到當下立院內外的抗爭。再問一次,為何而戰?答案不只是服貿的退回,也不是經濟上誰得利誰受損的枝節計算。答案該是保有我們對於價值觀與生活方式的選擇自由。這才應該是目前運動的主軸,這才是可以說服更多人的理由。

至於服貿,只是個技術性的問題。它是行政與立法權的扞格,凸顯了政治運作的粗劣,當然也是運動的導火線,但服貿不該是運動發展到這個關鍵時點上的終極理由。如果運動要留下有意義的結果,應該突顯擴大的是退回服貿的主張背後,大家願保有選擇價值觀的自由、保有說真話自由的共識。

這樣定調後對整個社會進行溝通就容易多了。直接拿這幾天包括五月天、張懸、杜汶澤的遭遇,就可簡潔明瞭地詮釋目前這個運動——只消一兩句不中聽的話便能惹惱「上國」,經濟上就遭封殺;個人或廠商除非選擇性閉嘴,不然即便有再多冠冕堂皇的經濟協議「保障」,隨時都可能遭封殺出局。至於對手要惺惺作態對談、要演理性大戲,只需從這個角度就足夠和他們跳恰恰了。

保有選擇價值觀的自由,保有說真話的自由。就這麼簡單。這不僅是經濟問題,也不僅是政治問題,而是政治舞台上道貌岸然的猥瑣之人把大家引向自宮作奴才的嚴重問題。立院內外的同學們,運動的成敗在這裡;讓眾多支持者恨鐵不成鋼的在野黨先進們,接下來幾年在頹勢中撐起局面的槓桿也在這兒。

最後,不管這回立院內外的火燒不燒得成舍利子,都建議這陣子辛苦的年輕朋友們,未來回歸日常生活後,儘可能多方去認識這個我們想避也避不了的中國。養成習慣常讀他們幾份報紙,愛台環島完後也渡海去走走,瞭解他們看事情的假設與角度,慢慢去體會兩岸極大的雷同與極大的不同。

或許,還到香港呼吸一下東方之珠現在的空氣。然後你應該會慶幸,至少現在還有些選擇的自由,也會驕傲你曾為了維護這份自由而戰鬥過——不管最後的結局如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