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照在避稅天堂:比全世界一半人口的財富還多的錢藏在哪?

陽光照在避稅天堂:比全世界一半人口的財富還多的錢藏在哪?
Photo Credit: mSeattl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避稅天堂可以消除;所需要的只是補上讓合法避稅得以實現的漏洞,並建立讓非法逃稅不再值得冒險的執法機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 Bradford DeLong, and Michael M. DeLong

避稅天堂被故意設計成神秘又不透明,它們存在的全部意義便是隱瞞藏匿其中的財富。加柏列‧祖克曼 (Gabriel Zucman)的新書《富稅時代》(The Hidden Wealth of Nations: The Scourge of Tax Havens)以前所未有的尺度曝光了避稅天堂在全球經濟中的角色。

祖克曼考察了國際帳戶中的差額數字,得出了我們所能得到的最精確可靠的避稅天堂屯金數字。祖克曼估算,全世界金融財富的8%—大約7.6兆美元—藏匿於瑞士、百慕達、開曼群島、新加坡和盧森堡等地。這是一筆比全球74億人中較貧窮的一半人口所擁有的總金額還要多的財富。

這個數字具有重要後果,因為這些錢應該出現在稅基中。如果歐洲和北美的富裕國家無法有效對富人課稅,它們就幾乎不可能維持社會民主,阻止眼下正在折磨其經濟的不平等情形的劇增。類似地,新興經濟體如果不知道財閥的財富藏在哪裡,就幾乎不可能建立累進稅收制度。

誠然,祖克曼依靠著一個未證實的假設,即重要數據要從常常被歸為「誤差和省略項」的項目中尋找。但有很好的理由認為他的數據大致正確。瑞士中央銀行報告,外國人在瑞士銀行的存款高達2.4萬億美元。瑞士也許是全世界最老牌的避稅天堂,但絕非屯金的最佳場所。

避稅天堂難以消除的一個原因是,政府對它們的看法未必一致。在腐敗橫行的國家—比如俄羅斯、中國和中東大部分國家—許多官員不把避稅天堂視作財政收入的問題,而是視其為工作的吸引人之處。

即使在美國,政策也經常有意設計成有利於—​​而非制止—通過避稅天堂避稅。美國前總統小布希政府的一位前高官說:「說到底,這事關自由。」由此導致的執法不力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公司所得稅有效徵稅率下降三分之一的重要原因。

對於避稅天堂問題,流行的說法是無可作為。國家主權太重要,不容屈服於國際稅法。而如今的財閥也被視為能夠控制當選政客和公務員。一個多世紀前,時任新澤西州州長的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說服州立法機關取締公司避稅天堂。此法一出,美國公司紛紛將法律總部遷往相鄰的德拉瓦州。

但那些說合作性國際政策不可行的人沒說的是,合作性國際政策看上去永遠不可行,直到突然有一天條件改變了,所有東西都走上了正軌。避稅天堂可以消除;所需要的只是補上讓合法避稅得以實現的漏洞,並建立讓非法逃稅不再值得冒險的執法機制。

第一步應該是增加透明度。俗話說,「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祖克曼支持建立統一的全球註冊制——建立一個公共可訪問的數據庫,詳細披露金融工具的所有權狀況。

第二步是將公司稅基從來自某國的報告利潤,轉變為在該國實現的銷售額和支付的工資。祖克曼指出,公司可以遷移法律總部,利用轉移定價等手段改變稅負,但將僱員從一國轉移到另一國困難得多,而客戶則根本無法轉移。

如果我們想要有效制止不平等性,那麼累進稅制是政策組合中必不可少的成分。但除非我們現在就消除避稅天堂,否則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沒有能力實施累進稅制。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陽光照在避稅港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