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祖厝不該被「安樂死」——法院都判生了,那高市府呢?

百年祖厝不該被「安樂死」——法院都判生了,那高市府呢?
Photo Credit: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間很努力地拼了7年,保的是家產祖業與文化公共財,最高行政法院的市府敗訴判決等同確認了上述價值;也宣告市府若續行一個「不適法」的拆屋行為,等同違法強拆民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娉育(高雄市柴山會總幹事)

假如你家是一棟有百年歷史、保存完整、有高度文化價值的老屋,當涉及巷道開闢計畫時,到底是給拆、還是不給拆?憲法保障的財產權當涉及公共設施,其拆與不拆的前提應先考量以下要件:一、該計畫確實具有公益性、必要性與合理性;二、拆的公益價值確實凌駕文化價值。

2009年,高雄市鼓山區內惟百年的「李氏祖厝」即面臨這樣的難題。李氏祖厝建造於西元1916年,為一落裝飾講究的雙護龍古樸合院,是李氏族人共同祭祀的地點。尤其特殊的是:祖厝至今每年仍持續一項面臨消逝的祭祀行為,即「太陽公」祭祀。百年祖厝加上消逝的「太陽公」祭祀,有形與無形文化資產價值,不言而喻。

Photo Credit: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Photo Credit: 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內惟李氏祖厝為少見設有太陽公會於民宅共同祭祀的地點,儀式及相關文物保存完整,是高雄十分珍貴的民俗文化。Photo Credit: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內惟李氏祖厝為少見設有太陽公會於民宅共同祭祀的地點,儀式及相關文物保存完整,是高雄十分珍貴的民俗文化。Photo Credit: 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2009年工務局一紙牴觸拓寬馬路計劃的拆除公文,掀起一波波的搶救行動;但因祖厝土地與建造物持分的所有權人眾多,讓搶救行動更形複雜與困難。2012年,部份希望保存的李家後人依《文資法》申請指定為歷史建築,並聲明若高市府將祖厝列入文化資產保護,他們願意把擁有部分捐出,規劃成地方文化及藝文展示空間,讓學子們走出課本,走入活生生的歷史場域,藉由古厝的故事去認識內惟舊聚落。依《文資法》第15條規定,只要「建造物」所有人同意,就可向主管機關申請指定,但文化局卻要求需「所有土地與建造物」的產權人同意,並直接以未獲全數家族同意為由將提案駁回。

2013年保存派遂開始提行政訴訟,歷經3年後,於2016年3月4日,最高行政法院確認市府敗訴,要求另做適法處分,全案定讞。該判定市府敗訴的理由相當中肯、且耐人尋味:「《文資法》不須多數同意才能指定為古蹟,否則將使《文資法》無適用餘地,且違背歷史建物為人民文化資產的公益色彩。」此判決點出目前文資法執行上與其立法精神的扞格現象,即公部門經常運用其他法令、或不利文資保存的解釋,而讓文資法無法落實其真正的立法精神。

Photo Credit: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Photo Credit: 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市府要拆人民私有財產,首先得有清楚的「公益性」。該道路開闢計劃將從李氏祖厝中央穿過,開闢理由為該區域巷道狹窄,若發生火警有難以救災之虞;但環顧該區域四周皆有6米以上道路,救災理由顯然不存在。回溯該道路開闢最初規劃,竟源自久遠以前那個「桌上畫畫」、不管聚落紋理的都市規劃年代,也難怪高市府在這場行政訴訟中會一路敗訴。

誠如判決中「將使《文資法》無適用餘地」的陳述,近年來在實務上,台灣文化資產難以保存的官方理由經常是:所有權人不願保存,所以,就趁著月黑風高的夜晚速速拆了!但是這個案例卻剛好相反,絕大部分祖厝持分人要保存,但官方負責文資保存的單位卻不幫忙,等於幫了工務單位續行一個不合理、不公義的拆除計畫!

象徵漢人傳統宅第建築的裝飾,李氏祖厝有豐富的如意卷草紋圖騰,更隱藏有對場施作【1】的跡象。Photo Credit: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象徵漢人傳統宅第建築的裝飾:李氏祖厝有豐富的如意卷草紋圖騰,更隱藏有對場施作【1】的跡象。Photo Credit: 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而最終文化資產保留與否的關鍵,經常已經不是該保存標的物的文化價值,而是實力懸殊的正反兩方所帶動的政治角力。官方則經常是靜觀其變、或適時給予幫忙的角色,而非主動保護的一方。「……且違背歷史建物為人民文化資產的公益色彩。」最高行政法院這判決理由說得懇切,也很命中要害。政治利益、商業利益經常完全凌駕在文化資產價值、及其公益性之上,這是當前《文資法》的執行困境。

有些事,我們得有勇氣回頭去承認:那當年我們習以為常的「對」,原來是不完備的制度所造成的錯誤。面對一個年代久遠、桌上畫畫的都市計劃,政府公部門最需要去檢討、面對、承認這樣的錯誤,因為認錯才能讓自己解套,也才能讓年復一年浪費民脂民膏、並導致文資浩劫的惡性循環,徹底消失。

民間很努力地拼了7年,保的是家產祖業與文化公共財,最高行政法院的市府敗訴判決等同確認了上述價值;也宣告市府若續行一個「不適法」的拆屋行為,等同違法強拆民宅。順著這個判決,該是高市府下台階的時刻了。靜待高雄市政府一個「符合歷史建物為人民文化資產的公益色彩」的適法處分。

Photo Credit: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Photo Credit: 高雄內惟李氏百年祖厝搶救聯盟

【1】對場作是台灣傳統建築在建造過程中,左右兩邊由不同的建築師傅分別獨自建造,合力完成這一座建築。特色就是建築左右兩邊相對應之元件,尺寸相似,但形狀、樣式、手法卻各異。由於兩位師傅的建築風格常有差異,於是,增加了傳統建築的可看性,特別是競爭性的對場作建築,左右兩邊的對立呈現,更是精彩,例如台灣新北市三重區的二重埔先嗇宮。(來源: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