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下的異鄉人:專訪泰國移工拳王阿朋

擂台下的異鄉人:專訪泰國移工拳王阿朋
泰國移工拳王阿朋(左)和教練James Martin。Photo Credit:阿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叫Klaharn Sathaporn,台灣人都叫我阿朋。我來自泰國東北部的汶里藍府,在我來台灣以前,那裡相當落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口述:Klaharn Sathaporn|訪問、中文撰稿:黃千千

我叫Klaharn Sathaporn,台灣人都叫我阿朋。我來自泰國東北部的汶里藍府,在我來台灣以前,那裡相當落後。

我有一個姊姊和兩個同父異母的妹妹,我的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我對她沒有什麼記憶。我們平時和奶奶住在一起,奶奶家有自己的田,可以種米去賣錢,但是泰國東北的天氣沒有很好,農作物一年只能採收一次,所以沒有種田的時候,我就去參加Boxing比賽。

我從12歲開始練習Boxing,起初是跟著大人們學,後來參加了不少比賽。可是沒有比賽的時候就沒有事情做,那時候日子過得很窮困,幾乎看不到未來。於是20歲的時候我就離開家鄉,到曼谷一間華人開的吉他零件工廠工作。雖然在曼谷賺得錢較多,可是生活費也很高,還是存不到錢。

做了兩年左右,我朋友說有許多泰國人到台灣工作賺了很多錢回來,而且當時在台灣工作不需要支付食宿費用。我心想如果不常出去玩就根本不會花錢,既然在曼谷也賺不到錢,那乾脆跟朋友一起到台灣工作。

第一次來台灣時,我到台中的賓瑋興業公司工作,也是做樂器零件的公司。那時我認識了一個泰國女朋友,三年期滿後我們就一起回泰國打算結婚,可是後來她和別人走了,我想既然她有了新的生活,那也不強求,所以回泰國兩年後我又問老闆可不可以再回來工作,現在是我第二次來台灣。

喜愛運動的阿朋獲得不少獎項。Photo Credit:阿朋

在我剛來台灣時,台幣兌泰銖大概是1比2,不需要太努力工作,一點點台幣回到泰國都會很有錢。可是現在台幣跟泰銖差不多,感覺錢賺得比以前少。

不過我的老闆對我們很好,幫我們開了一個戶頭,每個月只給我們6000元零用錢,其餘都存進銀行裡。老闆告訴我們:「來台灣工作一定要有錢回泰國」,他幫我們儲蓄,我們就不會一不小心把辛苦賺的錢花光,也因為老闆很好,我在這間公司工作得很開心。

我的姊姊現在還住在家鄉,她已經結婚了,仍舊從事農務。兩個妹妹則在曼谷的工廠工作,她們現在都生活得很好,也能夠照顧好自己,現在家裡已經不像以前那麼辛苦了,也不需要我操心。

我沒有什麼嗜好,不上夜店也不喝酒,閒暇時就去跑步或踢足球。我常常到台中火車站附近的「Taichung Muay Thai and Boxing(台中泰拳)」練習Boxing,和台灣人切磋拳技,也會參加台灣大大小小的比賽。我在「台中泰拳」的教練是來自紐西蘭的英文老師James Martin,他對我很好,不只說泰國人來練習不用錢,也信任地將鑰匙交給我,讓我能夠自由使用這裡的設備。

阿朋也是足球好手,曾代表泰國隊參加「2015第一屆台灣移工國際足球賽」。Photo Credit:阿朋

我認為在台灣練習Boxing比較好,因為在泰國幾乎每個人都懂Boxing,厲害的人很多,可是台灣懂Boxing的人比較少,比較容易一戰成名。雖然如此,我還是很珍惜每一次機會,我認為永遠都需要努力。

來台灣後我結交了很多朋友,現在泰國對我而言反而沒有什麼情感,如果要我回去,我也不知道能夠做什麼。我想我的整個生活圈都在台灣了,我很希望能夠留在台灣久一點,也許等這次期滿後還是想再回來吧。

本文獲四方報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