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麗珍:我只想做一件事情——跳舞,但母親卻認為跳舞不能算是一份工作

林麗珍:我只想做一件事情——跳舞,但母親卻認為跳舞不能算是一份工作
林麗珍與愛貓「妹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持續走下去的原因,可以說是一股愚蠢的決心,我完全沒有思考得太多,決心是成就任何事情最重要的基底,當你今天沒了決心,那無論面對什麼事情,你都將覺得寸步難行。」

舞作中林麗珍將一綑綑粗重的麻繩擺滿舞台,舞台上一個坐在麻繩堆上的女孩,除了流口水以外什麼動作都沒有,其他舞者不停歇地自舞台左側穿梭到右側,當時的觀眾與舞者皆以「前衛、沈重」形容這一齣突破時代的舞作;「一有夢,人就會勇敢起來,那時候的我心中沒有恐懼,就要一頭向前衝;人們年輕時就該盡量作夢,沒有夢的話,人很容易不知所措、迷失方向。」林麗珍說。

07.《觀‧有情》

畢業之後,林麗珍進入長安國中擔任教職,這一份穩定的教職工作讓母親放下女兒「以舞維生」的擔憂,「獲得這份工作時,我的母親好開心,還說要請客,因為她覺得自己的女兒終於正常了!」林麗珍笑著說起過去;但她在這段應該平穩的領域,不但承接許多不可能的任務、編製了1,200人共同表演的大作《乘風破浪》,甚至創下校際舞蹈比賽的連勝紀錄⋯⋯;隨破浪、渡過種種挑戰之後,就要迎接一帆風順的林麗珍,內心深深覺得自己並不適合這個領域,「我不喜歡競爭,當今天有名次出現,沒有得名的人就會因此受傷,這其實很沒有道理,尤其是藝術範疇,這是很個人的表現,怎麼能夠去評分、比較。」對林麗珍來說,帶領學校連續獲得五屆比賽優勝的豐碩成果,從來不是她對舞蹈發展的期望;幾經考量,林麗珍毅然決然選擇離開。

入海,內觀沉心哲理

離開教職之後,林麗珍揚起帆、駛入更廣、更深的心靈之海,經歷過自我探索與跨領域合作的過程,終於在1995年成立屬於自己的舞團——無垢舞蹈劇場,並以作品《醮》奠定她不可撼動的沉心哲理與東方美學;之後無垢持續推出《花神祭》、《觀》等作品,成果不僅叫好叫座,其濃烈的傳統文化元素與故事、一致的「沉、緩、空」舞蹈語彙,同樣成為無垢舞蹈劇場享譽國際的人文符號。

林麗珍更將「定、靜、鬆、沉、緩、勁」之心法灌注台灣舞蹈根基,培植台灣新生代舞者,與舞者共同創作一部部經典舞作;開始編舞至今,每一齣舞作都是林麗珍榨乾自己身、心、靈的結晶,為了能忠實呈現自心而生的澎湃情感,除了編舞,連同服裝、音樂、道具、舞台設計等她全部親力親為,以高標準達到創作新巔峰。

觀-外拍-金成財攝 (4H5G5950)

《觀‧有情》

「若用倏忽即逝來形容『靈感』,並不是那麼精確,創作其實是一個演化的過程,就像煮開水一樣,除了有水、壺、爐、炭等多種元素,還需要一個最關鍵的條件-時間,當所有要素都依序到位之後,水才會開;在發展創作的過程中,你只能準備好自己,因為成果是你催不得的,時間到了,事情就對了。」

林麗珍說,編舞家從初期單純地組合肢體動作開始,一路透過不斷地嘗試而成長,時機一到,自然能精準地轉化抽象情感為肢體語彙、發展更成熟的作品,倘若人生際遇與發展就像融於生命之河的種種養分,那麼創造傑作的歷程就好比是一片沃土平原的沉積過程;「這一段路程並不好走,任憑誰都是不斷地跌倒再爬起來,如果跌慘了需要拄著拐杖,那就拄著拐杖站起來,當你放棄嘗試不再站起時,那也就不用再站起來了;很多人認為我已經成功了,其實我現在也還在跌倒。」

未曾屈服挑戰的林麗珍,在專訪最後說出支持她持續前行的關鍵元素,「持續走下去的原因,可以說是一股接近愚蠢的決心,決心是人們成長、成就的基底,是面對打擊、挫折的後盾;當你決心未定,任何事情都會是你的絆腳石,即使眼前的路再平再順,你都將覺得寸步難行。」這源於「心定」的價值觀,不僅是林麗珍創作不輟的基石,同時更是她與無垢舞蹈劇場共同闡述之東方哲思。

林麗珍與愛貓「妹妹」

林麗珍與愛貓「妹妹」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