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覺得西班牙的鬥牛「很殘忍」,那你有想過餐桌上的那塊肉嗎?

如果你覺得西班牙的鬥牛「很殘忍」,那你有想過餐桌上的那塊肉嗎?
Photo Credit:Manuel González Olaechea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少一隻被殺害的牛隻,不會少活一個人,但對那隻牛的生命就截然不同。但不可否認,每天大啖著肉的我們,也都是這些殘忍的參與者。

「對不起,我都知道,但我沒辦法不吃肉,對不起。」她說。

如果人擇也是物競天擇的一環,或許我們就是具備決定其他物種的生命,就如天災也決定我們的命運一樣。禿鷹一樣吃著屍塊,螳螂一樣在後捕蟬,生態鏈的運行,何來殘忍?

但正式因為人類受了教育,具有思緒,能有同理心,能懂得尊重和珍惜,即使我們不是那些被我們食用的動物,誰也無法幫牠們的痛苦分級,但我們可以在理解的過程中,減少折磨,降低傷害,做個享受生活但不是只為自己的人。是吧?

何不像這樣鬥個羊就好呢?XDDDDDD

何不像這樣鬥個羊就好呢?XDDDDDD

之前臉書創辦人Mark Elliot Zuckerberg某一年的目標就是只吃自己殺的動物,而有部分的回教徒除了不吃豬肉外,只吃知道屠宰過程合理且沒有折磨動物的肉。(覺得可以創業,我一定會去吃!)

而另一部轉拍紀錄片的電影《和豬豬一起上課的日子》,從「我們可以決定其他生命的長度嗎?」出發探討,讓學生從小學一年級養豬,讓孩子跟小豬們玩在一起,直到畢業前的最後一餐,就是把他們的玩伴作為料理。孩子邊痛聲大哭邊吃。

如果我們可以記得他們怎麼來,就會更明白每一次都該怎麼珍惜。

「我想吃方便素一個月看看。」我說。

這個決定一點都沒有什麼,我本來就愛菜勝過肉,但我真的拒絕不了牛奶和蛋,那些便宜保久乳和調味乳的殘忍,不會比屠宰還要好過些。

但竟然知道了,就想做點什麼,然後尊重每個食材的靈魂,更珍惜,不浪費。

回到鬥牛本身,不是身為西班牙人,並無法去幫他們決定這文化的存廢,朋友的教授是鬥牛的支持者,鬥牛博物館的解說員也依然為鬥牛文化感到驕傲,那痛苦和狂歡、藝術和道德、文化與人道之間的矛盾,也可以說這些衝突感造就鬥牛無可取代的特色。

讓社會的演變決定他的去留,是許多人現在抱持的態度,這是重要文化傳承,但在社會價值觀的轉變、休閒娛樂選擇增多,閒話家常話題也漸漸從鬥牛轉為足球。

社會時代的變遷會讓他找到一個出入,如果說這是自古的傳統文化不能被改變,那現在是否領導總統每天都可以翻牌選妃?但這不是個腫瘤,無法說割除就割除,也許鬥牛不該由政府終結,當人們對他不再有熱情時,他自然就會終結。

而我們能從背後找到的價值就是,想像每一餐的牠,就是現在就在鬥牛場上的痛苦犧牲,更珍惜每一口我們所吃的食物吧!

沒看過鬥牛的來看一場吧: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原文發佈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鄒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