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性澤:失去自由的第5210天,我多麼希望數字就此停止

鄭性澤:失去自由的第5210天,我多麼希望數字就此停止
Photo Credit: Lin Hsiny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性澤的辯護律師羅秉成指出:「檢辯提出的新事證,都足以重啟再審,並且改變判決,如果檢方認為也該改判,檢察官應該釋放鄭性澤。」

蘋果報導鄭性澤殺警案遭判死刑定讞已10年,關押至今14年,台中高分檢今年3月以發現新事證為由,主動為鄭性澤聲請再審。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12日下午傳訊鄭性澤出庭訊問,他首度踏出死囚,出庭說出第一句話:「我沒有持槍、開槍,自白是被刑求,再審理由由辯護人答。」檢察官也認為,檢辯提出的新事證恐改變判決結果,請法院重啟再審。庭訊歷經約2小時結束,鄭性澤訊後還押。

14年的冤獄?死刑定讞10年後 法院首傳鄭性澤出庭

聯合報導,此案經廢死聯盟、民間司改會與冤獄平反協會不斷奔走,檢察總長顏大和也在上任不久即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但被駁回。台中高分檢重新檢視卷證,發現案發時未做科學鑑定,而依台大法醫所最新鑑定,認定蘇姓警察身上的槍傷是中槍身亡的羅武雄射殺,而殺警的制式手槍也未採到鄭的指紋等,以新事實新證據,主動為定讞死囚聲請再審。

承審法官首先詢問檢方聲請再審理由,檢方共提出原解剖報告未記載的2個創口、彈道方向、彈殼位置、國外文獻、鄭性澤自白內容與事實有極大差異等新事證,認定足以動搖原判決,甚至改變判決結果,請求法院重啟再審。

中央社報導,檢方表示,蘇姓警員在原解剖報告未記載的2個創口,是屬「新事實」;而台灣大學醫學院法醫學科暨法醫學研究所鑑定報告是「新證據」。辯護律師表示,依專家對鄭性澤做的供述鑑定,顯示鄭性澤當時自白無真實性,足以動搖原判決認定「2階段殺人說」。

蘋果報導,鄭性澤的辯護律師羅秉成也指出:「檢辯提出的新事證,都足以重啟再審,並且改變判決,如果檢方認為也該改判,檢察官應該釋放鄭性澤,若檢方有其他考量,那麼請法官在進入再審時釋放鄭性澤。」

不過當初為鄭性澤聲請再審的台中高分檢主任檢察官吳萃芳表示,這不是她可以做的,應該由法務部裡面的執行死刑審查委員會開會審查,再由部裡長官決定,而且就她的瞭解,部裡並無釋放鄭性澤的打算,因為她只是發現新事實、新證據供法官重新審理,不知道最後審查的結果,若是法官認為冤獄的可能性很高,應由法官裁定釋放鄭性澤。

法官詢問鄭性澤看法,鄭性澤表示,「請求檢察官能依據《刑事訴訟法》第430條,在再審前能放我」。《刑事訴訟法》第430條規定,聲請再審,無停止刑罰執行效力,但管轄法院之檢察官於再審裁定前,得命停止。法官也傳喚蘇姓警員家屬出庭,但家屬未現身。庭訊約在下午4時結束,鄭性澤也在庭訊後還押。

三立報導,稍早民間友人替鄭性澤申請的臉書發出聲明,表示自己是死刑定讞10餘年來,第一次出庭為自己辯白。鄭性澤臉書談到,「在我失去自由的第5210天,我多麼希望數字就此停止。」鄭性澤也對律師團及支持民眾表示感謝,希望大家能陪他走過平反的最後一哩路。

各位朋友,今天是我死刑定讞10餘年來,第一次出庭為自己辯白。台中高等法院下午二點半將進行再審前開庭,在我失去自由的第5210天,我多麼希望數字就此停止。律師團及救援團隊,將於庭後召開記者會,我將在臉書進行網路直播,雖然我未必有機會參與這場記者會,但很希望能以各種方式與你們站在一起,有你們陪我走過平反的最後一哩路。我不知道今天下午的庭期幾點結束,請大家密切注意的臉書動態。期待,讓數字停止,就在今天。

鄭性澤貼上了 2016年4月11日

鄭性澤於民國91年1月5日跟羅武雄等多名友人到台中豐原的酒店唱歌,羅武雄因包廂跟小姐等問題,在包廂內開槍,員警抵達後發生槍戰,最後羅武雄跟一名蘇姓員警雙雙中彈死亡,受傷的鄭性澤被認定是殺警凶嫌,並於95年被判處死刑定讞。

冤獄平反協會表示,台中高分檢此舉創下司法史上檢察體系為死刑確定判決聲請再審的首例,鄭性澤案義務律師團也隨即聲請再審,台中高分院同意併案審理,也創下檢辯雙方共同為死囚利益聲請再審的首例。

自由報導,不僅是台中高分檢認為鄭性澤可能被冤枉,連監察院都認為此案偵辦有「重大瑕疵」。監察院在2014年3月12日,通過監察委員李復甸調查報告,認為檢方偵辦鄭性澤涉嫌殺警案,涉有疑似疲勞訊問,現場彈道、射擊位置等事證不明,有違自白、證據與經驗法則,包括檢察官第一次偵訊時,鄭性澤血壓(舒張壓)低到60毫米汞柱,現場位置、射界,甚至連槍械位置,都沒有依鑑識標準作業程序去鑑定,本案有重大瑕疵,法務部應轉請最高法院檢察署等研提非常上訴及再審。

李復甸強調,肯定殉職小隊長蘇憲丕的英勇任事,惋惜其因公殉職,但被告鄭性澤,不應在違反法律規範的判決下,受死刑的宣告。

蘋果報導,鄭性澤的母親進入法庭前說,受苦10幾年,看兒子無法回來很委曲,她感嘆「這個兒子本來工作好好的,也可以替我們工作,但一直想不透,為何這孩子會發生這些事」,鄭母相信兒子是冤枉的,街坊鄰居也認為兒子很乖,不會做這種事。「就歹運,還有我們就是憨慢、如果今天有能力一點不會變成這樣,鄉下人就是卡憨慢…。」鄭母希望法官可以讓鄭性澤回家,幫家裡做事。

三立報導,長期為鄭性澤奔走的司改會及人權團體等,庭訊結束後也召開記者會,魚麗共同廚房執行長蘇紋雯也發表鄭性澤寫給檢察總長的一封信,內容提到,得知檢察總長提出非常上訴後,心情很「期待」,也謝謝台中高分院檢察官為他申請再審。

致檢察總長的一封信

感謝檢察總長您先前為我提起非常上訴,當時我是非常開心與期待,只是去年8月被最高法院駁回了,但是我衷心的感激您,因為您是有心的,謝謝您!

感謝台中高分院檢察署檢察官於3月18日為我聲請再審,這舉動點亮了我的生命火光,可以看見重生的曙光,謝謝。

我如卡爾特斯說「我就是經歷了一段,別人蓄意給我安排的命運,這其實並不屬於我的命運,但是我卻得經歷。」

如今檢察官既已認定我沒有殺警,應判我無罪,依據《刑事訴訟法》430條規定「管轄法院之檢察官於再審之裁定前,得命停止。」法條明確授權檢察官之權力,我在此卑微地請求檢察官,於再審裁定前,命令停止執行, 立即把我釋放吧!實感德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