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基金史上最長護盤退場 是否廢除或改設「國家主權基金」?

國安基金史上最長護盤退場 是否廢除或改設「國家主權基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施俊吉說,國安基金是當年台海危機時為了預防太大政治變動以及股市發生不正常波動設置的,就這觀點,國安基金不該進場買股賣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蘋果報導,去年因中國經濟成長放緩,人民幣匯價驟貶等不確定因素,國安基金自8月25日進場維持金融市場穩定,截至今日達232日,創下國安基金史上護盤最長紀錄。中間歷經兩次例會均決議持續護盤,直到昨日因台股量價已相對平穩,美國今年升息步伐確定由4次降為2次,原油價格也回到每桶40美元之上,行政院國家金融安定基金管理委員會12日拍定,國安基金「暫時停止執行安定金融市場任務」,即13日起可開始退場。

國安基金截至3月底帳上持有台股的成本約187億元87萬元,市值約201億8487萬元,護盤期間大盤上漲逾15%,僅次於費城半導體指數,今年以來台股上漲2.32%,表現勇冠國際主要股市。國安基金執行秘書吳當傑表示,明日起將視情況適時調節手中持股,一定會注意股市穩定,在相對穩定的情況下完成退場,但無法對外報告國安基金何時全數退場。至於外界出現「以主權基金替換國安基金」呼聲,吳當傑說,今日並沒有討論到此議題,茲事體大,不便發表任何意見。

國發基金2.0版?蔡英文的「類主權基金」為何雜音不斷

自由報導,財政部金融革新小組委員、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認為,國安基金被動消極,現行運作模式保守,國安基金的存廢可以檢討,他建議應改變國安基金型態,仿傚新加坡淡馬錫基金,整合國發基金和四大政府基金成立國家主權基金,建立強而有力更完整的進場及市場運作機制,扮演更積極進場及戰略投資角色,但一切仍待新政府決議。

聯合報導,財政部長張盛和說,過去他也曾多次對外提出設置主權基金,但都被打回票,無法成行,現在有國安基金新委員提出,是否可行,仍需由新政府進一步去研究討論。台大經濟系教授邱俊榮說,國安基金與主權基金是不同概念,主權基金設置乃是透過國家資源尋找好的標的,成立目的以獲利為考量,但國安基金並非以獲利為出發點,因此國安基金是否會干預市場機制,可獨立思考其存廢問題,但國安基金短期廢除完全退場機會不大。

中央社報導,截至3月底,國安基金已實現獲利達1億4968萬元,扣除保管、融資利息、提存投資損失特別準備金共4246萬元後,已實現獲利達9628萬元,帳上未實現獲利則有18.84億元。吳當傑表示,依國安基金條例授權要點,授權期間可適度調節持股,一方面可增加市場交易動能,另一方面若市場表現好,適度調節可讓國安基金支應各項費用,「畢竟是納稅義務人的錢」。但他強調,調節金額不多,完全依規定來增加國安基金收益。

媒體詢問,國安基金目前持股加上未實現資本利得逾200億元,何時會全部出清?吳當傑回應,依照國安基金條例規定,國安基金停止授權後取得的股票,會「適時予以處理」。

聯合報導,國安基金委員表示,雖然國際經濟情勢仍相當惡劣,加上中國金融風暴危機升高,但台股目前表現仍持穩,國安基金長期干預市場機制並不佳,目前應可先退場。國安基金自2000年近以來共進行6次護盤,根據近3次停止護盤後的經驗,台股難有好表現,不過法人認為,護盤終止短線可能會影響投資信心,但以目前整體來說,後續以觀察國際資金、股市動向為主。

保德信中小型股基金經理人葉獻文分析,回顧歷史經驗,國安基金退場後,台股未來3個月平均跌幅約在1~3%,但目前看來,國安基金在退場前就已獲利了結,對指數衝擊不大,但國安基金退場訊息一出來,3月營收創新高的個股,股價多半無法獲得進一步推升,顯見對台股投資人信心層面仍有一定衝擊。

中時報導,行政院副院長杜紫軍表示,由於國際經濟情勢詭譎多變,請基金幕僚單位持續關注國際各項經濟情勢變動及影響情形,「必要時得隨時召開會議」,討論是否再授權執行安定市場任務。依據國安基金規定,操作標的處理情形必須提報委員會議。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表示,關於國安基金動用資金情形,必須在4月17日前公布資產負債還有收支情形。

風傳媒報導,國安基金委員包含7位官員與6位外部專家學者,新一屆國安基金委員將於4月22日上任,下一次例行會議為7月15日。新任的6位外部委員依立法院政黨比例由民進黨推派3席,國民黨、親民黨、時代力量各1席,包括民進黨推派台大經濟系教授邱俊榮、台經院副研究員盧俊偉、台大公共政策與法律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吳啟禎;國民黨推派朱雲鵬;親民黨推出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時代力量代表為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

中央社報導,準行政院政務委員施俊吉12日早上接受廣播節目專訪,他表示「不會建議」廢掉國安基金,如果民眾認為政治因素不應該不當影響股市,國安基金當然就繼續存在;若民眾認為買股票,股民自己承擔風險,國安基金就沒有存在必要,這是制度演化和進步問題。

施俊吉說,國安基金是當年台海危機時為了預防太大政治變動以及股市發生不正常波動設置的,就這觀點,國安基金不該進場買股賣股;他對這機制有正面肯定,但國安基金運作應該是「來無影去無蹤」,何時進場或離開都不應該讓大家知道;若國安基金委員會嘴巴管不住,恐造成股市波動。股市應盡快正常化,不要靠一個國家的政府基金幫它止跌,股市要盡速正常化到和先進國家一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