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亞事件:在「九二共識」框架下主張程序正義?我們需要新的「兩岸論述」

肯亞事件:在「九二共識」框架下主張程序正義?我們需要新的「兩岸論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肯亞事件的政府回應在在顯示出了目前兩岸的特殊定位,確實在論述上自有矛盾,實務上也出現了困難,未來更有可能開啟我國國民被任意拘留逮捕的可能。

4月8日至4月11日總共有22名台灣民眾在肯亞因涉及詐騙案件遭到逮捕,並遣送中國拘留候審。此為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肯亞事件。從政府的回應看起,馬總統表示:「有違程序正義向中方抗議。」法務部則表示符合國際法原則,目前則在爭取關於我國民眾被拘留的更具體情況;陸委會則表示中方此舉侵害了我國的司法管轄權。

15名台灣人拒絕遣送中國 外交部:傳肯亞警方用催淚瓦斯強制執行

為何同為政府機關主張的理由卻都不大相近,態度強度也差異甚大呢?其實背後反映的正是「九二共識」與目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曖昧不清的問題。

程序正義?什麼程序?

一、九二共識和非國際關係脈絡下討論

首先從馬總統的回應討論起,馬總統說因為「遣送未事先通知我方」因此有為程序正義。程序正義這四個字人人都會說,但要釐清是什麼程序才有辦法討論正不正義。

將兩岸放在馬總統所謂的非國際關係和「九二共識」的脈絡下討論,「即互相承認治權,互不承認主權,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目前到底兩岸間有沒有任何成文的協議或以往的合作默契,可以主張中方因先通知我國呢?

筆者非法律科系,但盡力尋訪各法條或成文協議的結果是:沒有。主體部分涉及的是兩岸問題,顯然一般法律並不適用;和刑事司法互助有關的也只剩《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以下簡稱兩岸司法互助協議)。在這個地位不明的協議中(對於地位的討論已有豐富文獻,詳見戴世瑛的〈論兩岸協議的法律定位〉一文),與須事先通知與同意的條文是第三章的第十一條和第四章的第十三條。條文的意思是如果雙方要從對方境內遣送嫌疑犯或罪犯,需要事先以書面申請和須經對方同意。

顯然此次事件中方請求的是肯亞,而非我國,當然並無事先需不需要申請和同意的問題。既然條約協議找無程序不正義,那司法互助的默契呢?早於2011年類似的爭議早已在菲律賓發生過,14名本國國民也在未經告知申請的狀況下被遣送回中國送審。顯然也沒什麼要抓人要先通知的默契。顯然若在此一架構下,主張程序正義?別傻了,無憑無據。

二、國與國關係下討論

若將兩岸放在國與國關係底下討論,這時才會討論到國民主權的問題。如果以「九二共識」的框架,既然對岸不承認我國主權,當然並無此一問題。接下來要討論的便是,即便是國與國關係,對將他國國民遣送至本國算不算侵害國民主權呢?

的確就像法務部聲明一樣,本案屬境外犯罪,犯罪事實與結果都不在本國之內,我方的確並無司法管轄權回國也難以追緝。但國民身為現代國家四要素之一,常理來說強硬都會是先告知再執行,以免引起爭端。所以放在國際脈絡下,主張程序正義是可行的。

本案的另外一個爭議點是,這些國民已被肯亞判決無罪,既然無罪為何可以遣送呢?按普遍被接受的國際法原則,的確有這麼一條「一事不再理原則」即一刑事犯罪有多重管轄權時,若已有一國審判確定,原則上其他擁有司法管轄權的國家也會基於尊重不再審判同一案由。

那為何中國還是執意遣送回國審判呢?其實可以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條看出端倪:「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罪,依照本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雖然經過外國審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國已經受過刑罰處罰的,可以免除或者減輕處罰。」中國在刑法中早已載明雙重審判在中國是合法的,中國從未承認一事不再理原則。因此中國的遣送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在中國的法體系中完全地合乎程序正義。

我們可以主張中國和國際法原則相違背,但要注意的是國際法的效力本來就是類似習慣法,若沒自願接受管轄誰都不能說他錯。就像台灣民眾最愛說的:「什麼兩公約,不要干涉我國內政!」因此有罪無罪可能也不會真正是本案的主張程序正義的有利徵點。

小結本段,放在國際的脈絡下討論,的確不事先通知我國是一藐視主權的程序不正義。馬總統要就是一時糊塗了自己曾說過兩岸非國際關系,或著所謂的違反程序正義就只是一政治性宣示。

後續影響,惡例已開歷久成慣例?

最後筆者想討論是這樣的案件越來越多可能帶來的影響。這部分的討論要先從中國的司法體質開始。中國司法長期令人詬病的問題主要是:是否真的超然中立?中國司法體系是否能突破黨組織的控制,擺脫政治力介入的問題呢?另外一個是關乎這個法體系對人權認知的問題,許多普世「最低」的人權標準中國都未能達到了,如:剝奪人身自由的法院保留、提審、公開審判等等。這樣的司法體質和肯亞事件結合可能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若肯亞事件背後的運作邏輯可以成立,即我國的嫌疑犯因為中國並不承認我國主權的關係,可以逕自遣送中國。中國若起訴我國民眾,資訊上兩岸司法互助協議也僅能依第三章第八條「儘量依請求方要求」取得證據,根本無從確認這樣的起訴是否有憑有據。一無辜的國民被送去中國審判亦有可能。審判過程一樣公不公開也完全取決於中方。

若肯亞事件的運作方式合理,幾乎等於我國國民只要出國,被中方抓走也是合理的。最後廣大民眾比較不意外的人權部分,即使非政治起訴,正常司法原則許多也無法在中國被落實。即使真有犯行,這樣的審判能判出令人信服的結果?令人堪憂。

總結本文,肯亞事件的政府回應在在顯示出了目前兩岸的特殊定位,確實在論述上自有矛盾,實務上也出現了困難,未來更有可能開啟我國國民被任意拘留逮捕的可能。一個新的兩岸論述,亦或在原有九二共識的兩岸論述下,都需積極突破這些已迫在眉睫的危險。2011年的菲律賓事件並沒有促成改變,希望2016的肯亞事件過後,制度面的檢討能夠完成,類似的事件可以不要再發生。這無論對兩岸的人民或是政府才是真正的雙贏。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