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訪東亞最大環境運動組織KFEM,發現台韓NGO共同面臨的艱困處境

參訪東亞最大環境運動組織KFEM,發現台韓NGO共同面臨的艱困處境
KFEM首爾總部外觀,由民眾共同捐資興建而成,一樓為生態友善合作社與咖啡館,二、三樓為辦公室,全棟為太陽能發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993年開始,由多個各自不同的組織經過討論,彼此決定擴大影響力,因而拋棄自己原本組織的名字,開始以KFEM之名,一個以環境保護為共同倡議目標的聯盟對外發聲。

文字、攝影:吳如媚(地球公民基金會前研究員)

前言

這趟為期一個月左右的訪韓行程,為了能夠更快速適應,掌握當地的日常生活,我選擇住在精通英語的韓國人家裡,位於漢江旁,離首爾市中心約90分鐘的車程。

每天從家中步行10分鐘抵達地鐵站,搭上新開通的九號線,接著轉乘連結首都中心的五號線,出站後延著辦公大樓、政府機關、美妝店、餐廳與咖啡館林立熱鬧的街道,約15分鐘後左拐進入暫時拋開嘈雜聲音的斜坡道,腳下每一步踩在不算平坦的小丘而逐漸感到呼吸急促時,抬頭一望,一棟白色三樓半的樸實房屋靜靜矗立在眼前。

一樓有間合作社,走上木製樓梯後的二樓外,映入眼簾是一片寬闊草地,四周圍繞著生機盎然的大樹,這片綠色寫意的庭院旁,就是我每天上班的地點,韓國環境運動聯合(Korean Federation for Environmental Movements,簡稱KFEM)首爾總部辦公室(KFEM Head Quarter)。

主軸清晰,各自獨立兼具合作默契

進入辦公室是另一個風景。有些人圍著橢圓長桌開會,有人雙眼盯著電腦,雙手快速的落在鍵盤上,有些人拿著文件站在另一人的桌前,還有些人帶著耳機撥打一通一通電話,這個我所拜訪,東亞最大的環境運動組織,十足像個辛勤勞動的蟻窩,忙碌不停地運轉著。

從1993年開始,由多個各自不同的組織經過討論,彼此決定擴大影響力,因而拋棄自己原本組織的名字,開始以KFEM之名,一個以環境保護為共同倡議目標的聯盟對外發聲,至2015年為止,在南韓各地,包括濟州島,共有53個分支與6個特別組織。在遵守KFEM的章程與規定的前提之下,每個分支仍保有原組織的運作模式,包括招募會員與募款。

首爾總部目前共有25位工作人員,3位主席之下有代表會與執委會,並設有1位秘書長,分為行政與運動兩大部門,行政部門包含了一般事務、政策(此處指的是對內部以及相關NGOs,對外政策則需協同運動部門)、組織發展與公民參與,運動部門則分為反核、能源與氣候變遷、土地政策、生態環境保護、四大河川、環境健康(GMO)、國際事務等7組。

其中,公民參與組及政策組雖然屬於行政端,不過因為議題的掌握、宣傳與曝光,這兩個小組的成員時常搭配與運動部門的小組共同合作。我在訪問前的資料蒐集與書信往來,讓我很快和同事取得工作上的默契,多半時間都在首爾總部跟著運動部門的工作伙伴行動,參與記者會、聯合會議以及調查工作,此外,在訪問的最後一星期拜訪了濟州分支,參與氣候變遷巡迴記者會與在地跨組織反海軍基地之議題。

KFEM在南韓各地巡迴宣傳即將於巴黎舉辦的COP21會議,此為在濟州島舉辦之記者會,邀請年輕學子共同宣讀宣言。

KFEM在南韓各地巡迴宣傳即將於巴黎舉辦的COP21會議,此為在濟州島舉辦之記者會,邀請年輕學子共同宣讀宣言。

一個多月的經驗中,我參與到首爾總部的工作內容大致整理如下列:

  • 平日行政、會議與協調工作:每天
  • 記者會:平均2-3場/每星期
  • 講座活動:1-2場/每個月
  • 會員活動:1-2次/每個月
  • 公民參與:包括擺攤、市集、環境調查等,視情況而安排之
  • 募款感恩晚會:1次/每年
  • 慶祝會:於重要活動之後舉行的內部聚會

KFEM是一個主軸定義清晰,並且執行徹底的環境組織,根據KFEM關注的主要環境議題,包括反核、能源與氣候變遷、四大河川保護與生態環境等,議題的個案與現況由各地分支提供,總部負責主要論述的研擬、對策的討論,專家學者的經營,國會的遊說等。

總部負責大部分的協調工作,召開各種議題相關之專家會議,跨組織的聯合會議,舉辦大小型記者會,安排各地分支拜訪與支援;分支平日則負責在各地議題進度掌握、資料蒐集、細膩的公民教育與參與,將各地隨時現況回報給總部。

共同處境與他山之石

一個月的參與過程雖然短暫,但仍有幾件事情令我印象深刻,首先便是韓國與台灣的運動工作者面對的共同處境:工時長與低薪,每天從上午9點工作,到下午6點仍在辦公室是KFEM總部的常態,通常過了7點半之後才是大家下班的時間。

在我訪談的過程中,許多同事都透露薪資低是他們考量能否繼續在NGO工作的重要因素,若想住在離工作近的地方,要付出高昂的租金,想要降低房租負擔,就至少要住在距離首都圈1.5小時以上車程的地方。

KFEM已經是韓國大型的環境組織,許多小型的NGO,延遲薪資發放也是時有所聞的事情。有趣的是,為了能夠簡省開銷,有些同事們組成了共食小組,大家共同繳納一筆錢成為基金,輪流負責採買食材與烹飪,這個共食的時間,也成了同事們忙碌於工作之餘,可以相互交流談心的時光。

特別讓我印象深刻的另一件事情,來自於KFEM在環境運動上的高度專業性,不過份膨脹,並且善用每一份資源。除了較大的首爾分支有13位工作人員之外,其餘各地分支的工作人員多半為10位,甚至5位以下,因此,KFEM建立了清晰的議題設定,總部主導議題的論述脈絡,分支負責個案的蒐集與公眾教育。

KFEM鮮少跨界處理其他例如勞工或者社福的議題,一來得以與其他團體確認發言權的主從身分,二來也增加了不同團體之間的信任關係。另外,從1993年之後逐年所累積與不同團體間的相互支援,因為歷史悠遠而建立的龐大資料庫,再加上人脈綿延,由專家及學者組成的智庫群,才得以面對強硬的韓國政府還能夠遊說成功,在向政府靠攏的主流媒體中取得一絲曝光的機會,以及贏得韓國民眾的支持。

本文獲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