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大學「假學習真勞動」砍助理勞健保 高教工會籲勞動部介入查緝

控大學「假學習真勞動」砍助理勞健保 高教工會籲勞動部介入查緝
Photo Credit: nguyentuanhu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郭彥伯提到,在交大的「學習型助理」契約中,同時規定學生若到第三方實習,獲得第三方薪資,第三方應為學生辦理勞健保。他質疑,「同樣是獎助金,為何校外單位就要納保,學校自己受惠就不用?」

教育部規定所有大學教學助理必須納入勞健保後,部份大學為節省保費開支,以「學習型」與「勞雇型」之分類區分納保與否,甚至要求學生簽約,放棄自己的「勞工」身份。對此,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13日會同多所大學的勞權促進工會,提出「真勞動、假學習、假合意、假分流」四大亂象,要求勞動部介入查緝。

中央社報導,13日舉行的記者會由高教工會、台大工會、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師大分部、陽明勞權小組、交大勞權小組等團體共同召開,提出部分頂尖大學的學生兼任助理四大亂象,呼籲勞動部正視。

央廣報導,目前大學兼任助理分為「學習型」與「勞雇型」兩種,若屬「勞雇型」,各大學必須為助理納保。不過,包括台大、政大、台師大、陽明、交大等學生勞權團體皆指出,所屬學校的「學習型助理」工作內容與過去的助理工作幾乎一樣,大多仍屬於勞務性質,但學校卻要求學生必須簽署學習型助理契約書,以達成學生和學校都「同意」放棄相關勞動保障的目的。

自由報導,高教工會師大分部召集人陳炳權指出,台師大明文規定兼任助理分流為學習型和勞雇型,但其中有大量行政干預,例如學校將學習型助理門檻降低為每月40小時內,勞雇型則為每月80小時,等於每週工時20小時、每天4小時以上,對大學生來說是很大的負擔,刻意要引導學生選擇學習型助理。

苦勞網報導,交大勞權小組成員郭彥伯也表示,交大校方為避免爭議,不會干涉師生選擇「學習型」或「勞雇型」,但是在學習型契約中,直接明定校方不具勞健保義務。

然而,郭彥伯提到:「勞健保是強制險,只要提供符合《勞基法》定義的勞務,都不該被以切結書取消。」在交大的「學習型研究助理契約」中,同時規定若學生到第三方實習,獲得第三方薪資,第三方應為學生辦理勞健保,郭彥伯強調,這凸顯校方對於校內「學習型」助理的誤導,「同樣是獎助金,為何獲得勞務提供的是校外單位就要納保,學校自己受惠就不用?」

蘋果報導,高教工會指出,從上述經驗中,顯現大學校方為規避納保所應支出的人事成本,藉著教育部所開設的「教學型助理」,自行將這些原本就是勞務性質的工作硬是擴大詮釋為純粹的學習,各校已違法濫用「學習型」,呼籲勞動部應積極介入、嚴加審查,大專校院應立即全面廢止「學習型助理」制度。

教育部高教司長李彥儀則表示,勞雇型助理有一定保障,不能低於最低工資;而學習型助理則是學校提供老師需求而設,如研究生跟著老師做研究計畫,一部分可以作畢業論文,就屬於學習型,學校對於學習型和勞雇型助理可以有不同需求或要求,教育部尊重學校決定。

相關報導及評論: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