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臺灣漁業不只違規捕鯊魚翅,還有虐待漁工案例

綠色和平:臺灣漁業不只違規捕鯊魚翅,還有虐待漁工案例
2012年於東港缷下的鯊魚鰭。圖片提供:綠色和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剛開始不知道怎麼捕魚,所以我常被船上的主管打耳光,那一年我被毆打五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環保團體綠色和平今公布「臺灣製造-失控的遠洋漁業」調查報告,指出臺灣漁業過去涉及人口販運與虐待漁工,種種事件顯示政府管理不當,而不知情的消費者也可能購買或食用「不乾淨」海鮮。

歐盟去年十月對臺灣祭出黃牌,而在新的遠洋漁業三法在立法院待審期間,綠色和平以漁業署2012年通過的鯊魚鰭不離身的規範為例,縱使法規先進且立意良善,但稽查配套不足,形成法律漏洞,造成違反鰭不離身事件仍層出不窮,因此需考量後續執法與配套行動計畫,全方位打擊非法漁業,讓臺灣儘速從黃牌名單上除名。

而綠色和平於2015年8月至2015年10月到港口實地調查,常看到一簍簍的魚翅,從漁船直接拖往漁港邊的工廠,倒貨、分貨,此外,在三個月內就發現16起漁船疑似違法卸鯊魚魚鰭的案件,與漁業署和海巡署在一年之內發現18起案件有明顯差距。

在報告中,綠色和平也公開與數名漁工訪談內容,訴說他們在船上遭到不合理、甚至侵犯人權、勞工權益的對待,並提及不良仲介假藉招募工作名義,卻行人口販運和強迫工作之實。以巨洋案為例,臺灣人經營的巨洋國際漁業非法販運一千多位柬埔寨人,這些漁工遭受欺騙、挨餓、虐待、死亡威脅等悲慘遭遇,巨洋因而被柬埔寨政府起訴。

另外,2014年網路影片揭露臺灣漁船「春億217」路過海上喋血事件,國際媒體與調查單位持續報導和調查,許多新證據持續浮現。以上案例均有臺灣公司或漁船涉案,但臺灣檢調與相關單位至今調查未果。

2012年於東港缷下的鯊魚鰭。圖片提供:綠色和平

臺灣籍「順得慶888號」正在太平洋公海上,準備登船查緝。圖片提供:綠色和平

備註:漁工訪談摘要

  • 「合約到期以後,我再次來到臺灣,這次以國內漁工的身分受雇。我覺得外籍漁工以國內勞工的身分受雇比較好,因為有法規保障還有基本保險。但是,由於我們不懂臺灣勞工法規,所以臺灣仲介還是佔我們便宜。舉例來說,他們會超收仲介費和住宿費。」(印尼籍,34 歲)
  • 「我剛開始不知道怎麼捕魚,所以我常被船上的主管打耳光,那一年我被毆打五次。」(印尼籍,34 歲)
  • 「我曾遭受暴力對待,我想那是因為語言問題和彼此的誤解。船長以前會毆打我,拿東西砸我。這個船長攜帶一把空氣槍作為武器,他用塑膠子彈打我們的時候真的很痛。當我的同事和我犯錯時,船長會拿空氣槍打我們的臉和身體。當我們向仲介反映這樣的憂慮時,仲介卻站在船長那一遍。我們也向警察表達我們的憂心,但是卻沒有下文。這個情況持續了兩個月。」(印尼籍,37 歲)
  • 「很多大型延繩釣漁船上有武器,我有一位來自爪哇的朋友G*,2009 年在巴拿馬附近被臺灣延繩釣漁船的船長槍擊。當我們向警察舉報時,他們沒說沒有證據,所有證據都消失了。自從我開始在這個地方工作後,我曾聽過或目睹30 位漁工死亡。」(印尼籍,37 歲)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吳象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