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後也要重回談判桌,因為「暴力」只是逼大家冷靜的手段

戰爭後也要重回談判桌,因為「暴力」只是逼大家冷靜的手段
Photo Credit:marc falardeau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暴力的最大規模是「戰爭」,打贏後,最後還是要用講的,不是嗎?打,只是因為在當下不得不打,為了讓你願意跟我好好用談的。

文:蕭奕辰

(原文發表於2016年3月31日)

我念大學時有人跟我聊到,反不反對老師體罰學生?我說「絕對反對」。他問我為什麼?我回他:「因為體罰就等於是教師在證明,自己沒資格當教師。」

教師之所以是教師、之所以是專業,就是因為教師養成教育的重點通通放在一個主旨上,不管是任何科目,通通環繞著一個共同議題:「你如何在不用打人的狀況下讓學生聽你講話」。這個「聽」,不是單純物理的左耳進右耳出,而是接受、認可。

如果體罰有效,那任何人都可以當老師。麻煩告訴我一下,誰「不會」打人?頂多是下手輕重跟武器不同而已,到底誰不會打人?那是億萬年來一直存在於基因裡面的生存基本款能力。所以,當老師一棍下去的時候,他身為老師的專業,就在那一瞬間通通自己拋棄掉了。

有些老師會反駁:「我體罰他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在學校抽菸了」。對,他只是沒有在學校抽菸,而是在巷口、公園、遊樂場、廟裡抽菸,在任何所有「你看不到的地方」抽菸。抽菸會被你打,我只要不被你看到,就不會被打。我不會因為被你打到屁股腫的像豬頭,就再也不抽菸,我只會因為今天被你打,而氣到多抽幾根菸。

Photo Credit:Marius Mellebye / 276ccm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Marius Mellebye / 276ccm @Flickr CC BY SA 2.0

學生打架,你會處罰學生,理由是因為「打人是錯的」。結果你用打人來處罰學生打人?學生從「被打」這項處罰裡面,他不會學到「打人是不可以的」這件事情,完全相反,他只會學到「為了某種理由,打人『確實』是可以的」。

老師打人的理由是為了「教訓」學生,學生打架的理由也一樣啊!不然你們以為半夜拿著球棒在街上打人的理由是什麼?原因百百款:搶女朋友、欠錢不還、亂嗆聲……目的就是「要給他教訓」。

說穿了,體罰就只是因為「懶」老師懶得去花時間跟心力去思考,除了體罰外,還能有什麼其他任何方法,是真的能讓我的學生「認同」我要教他的東西?對,我瞭,我當然瞭。那些是教師們各個精疲力盡的理由,但不是教師可以打學生的理由。

冤有頭,債有主,請教師去各縣市政府教育局和行政院教育部抗議,讓你累垮的不是學生,是那些在辦公桌後面的官。要討債,請找債務人。否則,就只是懶惰和遷怒的藉口罷了。

打贏妖怪了!然後呢?

刑罰也是讓國家示範「殺人可以解決問題」。我並沒有說暴力必須完全消失,那不可能,暴力不可能被消滅,因為消滅本身就是暴力。暴力是在非常時刻的一種緊急必要手段,否則就不會設計出阻卻違法事由的正當防衛這個法條。

我不知道為什麼,當人們談論到廢死,就有人會激動地說:「那以後警察通通不要帶槍,都朝歹徒丟枕頭好了!」

警察當然要帶槍,因為歹徒有槍;警察當然也可以開槍,因為歹徒試圖要朝你開槍。很多歹徒的裝備齊全、火力強大,我們不升級是要怎麼拚?我們是警隊,不是義和團,如果官員認為鴿子只要有信念,就可以刀槍不入神功護體,那我只能轉頭過來說:「學妹,你要不要改考行政執行官?」

當暴力即將要發生,或正在發生時,以暴制暴是有其必要性的,因為是制止當下不法情事的必要手段。請注意,這只是「手段」,只是在解決事情的途中,因必要狀況而不得不使用的方式之一。

「暴力能解決問題」是一種信仰,而且香火鼎盛。幾乎所有神話故事都是以降妖除魔收場,把「以暴制暴」當主要的劇情。很多人都把重點放在「打贏妖怪了!」,但這只是前半段。

大家可不可以稍微注意一下後半段?制完了之後,那些神明幹了什麼?你要信神可以,但是神明們在打敗妖怪之後又做了什麼?全殺嗎?

就算是暴力的最大規模:戰爭,也只是目的延伸出去的手段。打贏了,接下來就是「重回談判桌」,最後還是要用講的,不是嗎?打你只是因為在「那個當下」不得不打,因為你率先開打了,當然要打回去啊!為了制服你、讓你不要繼續打我,為了讓你願意冷靜,跟我好好用講的。

用談的永遠比用打的好,手段只是拿來實現目的的過程,當手段不能確實達到目的,那這個手段就必須檢討修正。死刑只是眾多刑罰和保安處分當中的其中一個手段, 而刑罰和保安處分,也只是實現法律秩序的一種手段。

該用核彈打蟑螂嗎?

所有法律系新生跟補習班菜鳥都聽過「比例原則」,考題每次都在考比例原則,一般人在新聞上也常看到警察或司法人員說「這不符合比例原則」。所以,法界前輩們,請先忍耐一下我超爛的業餘解說,究竟什麼是比例原則?

比例原則是憲法層級的東西,它「下凡」之後才會變成訴訟法之類的條文。他的目的就是限制公權力,防止權力被濫用。

公權力是非常恐怖的東西,必須受到嚴格的限制,否則就會被濫用。再說一次,沒有大公無私這種東西,包青天是連續劇(而且從頭到尾完全違反刑事訴訟法),是人就會有私心。

它擁有三個層次:有效性、必要性、衡平性(不同老師教的不同用詞請各自代入)。

  1. 有效性:這個手段能不能達到你所想要達到的目的。
  2. 必要性:在所有同樣可以達到目的的手段裡,有沒有其它傷害更小的方式。
  3. 衡平性:你造成的損害有沒有大過於你所想要保護的利益。

講白話就是:值不值得?做任何事情都必須付出代價,而這件事情值不值得這樣做?做了到底會成事,還是根本就在壞事?老師每天都在講,一直講一直講:不要用大砲打小鳥。但目前在台政府當局三不五時就在用核彈打蟑螂。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