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在眼前你選擇吃甚麼? 也許跟體重有關

美食在眼前你選擇吃甚麼? 也許跟體重有關
Sean Busher/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一項研究,體重正常的人與超重或肥胖的人對於食物的認知程度大致相同,但當受到美味的食物引誘時,超重的人會較體重正常的人較易跳過大腦給其的理性建議,傾向選擇不健康的食物。

文:彭紫晴

據英國公共衛生署2014年數據顯示,61.7%英國人有肥胖或超重的問題,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高於30的人數持續上升。世界衛生組織預計,2030年英國將有3/4的男人和2/3的女人面對超重問題。

為解決此問題,英國政府近年積極推行不同的政策,如將向含糖飲料製造商徵收糖稅,推出體重管理課程和策劃不同的公眾活動,教導國民如何選擇健康的食物,從而鼓勵他們有均衡的飲食,告別肥胖。

然而,醫學硏究委員會與英國劍橋大學的硏究人員近日發表硏究報告,指出體重正常的人與超重的人對於食物的認知程度大致相同,能分辦出健康和不健康的食物。但只要把引致肥胖或不健康的食物放在超重的人眼前,他們便會自動傾向選擇這些食物,忽略食物的營養價值。

看食物照片 兩組食物評級相若

硏究人員把63名硏究對象分為正常體重組別和超重組別,當中23人屬體重正常的人(BMI<25kg/m),其餘40人則屬超重的人(BMI>25kg/m),除體重外,兩個組別的身體狀況、性別、年齡、教育程度、收入和智力程度大致相同,而高運動量人士、素食者、有食物敏感和有特別飲食習慣的人士已排除在外。硏究旨在測試能人們對食物健康價值的認知是否與其飲食行為一致。

研究在一日裡進行。當天所有參與者需於8時前吃早餐,份量跟其平時一樣。硏究人員9時開始為他們進行食物認知和自我控制能力測試等,並要求他們獨立地按照健康和美味程度從電腦屏幕中顯示的50張零食照片中評級。

其後,研究人員把參與者將健康和美味程度為中等的食物圖片訂為參照食物,再與其他食物進行比較。例如,燕麥棒是參照食品,屏幕下張圖顯示的是一個蘋果,人員便會問受訪者是否願意以燕麥棒換蘋果,如此類推。在交換過程中,功能性磁力共振(fMRI)會量度受訪者的大腦神經活動和與自制能力程度。

結果顯示,兩個組別排序不同的食物時,考慮美味程度多於健康。而他們對食物的美味和健康的評級相若,對不同食物的腦部神經反應和自制能力程度也大致相同。但當硏究人員於1時帶參與者吃自助午餐時,情況卻有所不同。

看真實食物 超重組別自制能力較低

硏究人員在自助餐中向參與者展示他們早前評級的食物,其分為4個組別:三文治、甜品、飲料和零食,每個組別有較健康或較不健康的選擇,如可樂與輕怡可樂、雞肉三文治與蕃茄煙肉生菜三文治。

參與者需就不同組別的食物再次評級,同時也會量度他們的腦部神經反應。他們被告知,完成評級後,便可吃他們選擇的東西。過程中,研究人員發現展時真實食物時,超重組別選擇吃不健康食物的比例較正常體重組別高,而其自制能力程度較原本低,與早前只展示食物照片的結果不一致。

BMI愈高 越易受食物引誘

另一份報告指出,上述現象可能與腦部的腹內側前額葉皮層(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有關。硏究人員為超過200名健康的受訪者進行磁力共振時發現,BMI愈高的人,腹內側前額葉皮層的灰色區域愈少,而該區域與首個實驗中參與者對食物的腦部反應區域重疊。

硏究人員Dr. Paul Fletcher表示,這發現也許能解釋第一個硏究的結果——理性和假設的食物價值判斷未能完全有助超重的人在現實中作出相應的行為。當受到美味的食物引誘時,他們會較易跳過大腦發出有關食物的理性建議,令其捨棄原本較健康的選擇。「體重輕或重的人負責作出食物判斷和選擇的腦部區域位置沒有明顯分別,但結構上的差異或許解釋了為什麼超重的人作出與思想一致的行為的能力較低。」現時硏究人員仍未知腦部結構不同跟肥胖的因果關係。

另一硏究人員Dr. Nenad Medic則表示,研究結果反映若只從教育著手不足以改善超重或肥胖的問題,因為他們本身已知道如何分辨健康,協助移除引致肥胖的食物或飲料帶來的引誘可能更有效。

BMI的量度與限制

現時國際和世界衛生組織多採用BMI作為衡量成人身體質量的標準。BMI是一個量度身高與體重比例的工具,能粗略計算一個人是否屬於肥胖,它的計算方式是體重(公斤)除以身高(公尺)的平方。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若歐洲人的BMI等於或大於25屬於超重(Overweight),等於或大於30則屬肥胖(Obesity)。

然而,BMI也有不少的限制,如它沒有計算一個人體內的脂肪比例,在某些情況下,BMI數值很高,也不一定代表肥胖。例如運動員的肌肉比例較多,BMI數值會因而提高,但他們的脂肪比率可能與正常體重的人無異,因此BMI只能作為一個參考指標。

核稿編輯:tnlhk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