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財經作家:別看到挑戰就想正面迎戰,繞一圈有時候反而會更快

知名財經作家:別看到挑戰就想正面迎戰,繞一圈有時候反而會更快
Photo Credit:GotCredit@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卓越的戰略學家與歷史學家李德.哈特(B. H. Liddell)在研究過橫跨古今、共包含兩百八十多次戰役的三十場衝突之後,發現在兩百八十多次的戰役裡,只有六次的決定性勝利是來自直接攻擊敵方的主要軍隊。

文:萊恩.霍利得

不探索那未經預料之事的人,其實什麼都看不見,因為已知的路是條死路。—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里特斯

美國的傳說裡,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的形象一直是位勇敢而膽大的將軍,高高在上地俯視著一切,趕走佔領美國的專制英軍。

當然,真實情況沒有這麼傳奇性。華盛頓將軍不是個游擊隊員,但其實也相去不遠了,他詭計多端、迂迴閃躲,經常拒絕正面迎戰。他的軍隊規模很小,訓練不足,補給品也不夠,其實很脆弱。他打的多半是保衛戰,也會刻意避開大型的英軍編隊。他大多數的策略是小蝦米對大鯨魚。打了就跑,且戰且走。

華盛頓是告訴他的部下,絕不要攻擊明顯之處。他解釋道,不要去攻擊敵方早已預料到的地方,而是攻擊「敵人預料沒有危險之處,敵人愈是容易措手不及,最終成功的希望是最大的。」

他知道贏得哪些小規模戰鬥能看起來像是重大勝利,他在這方面的識別能力非常強。他最輝煌的一次「勝利」甚至不是直接與英軍面對面作戰。當時,華盛頓幾乎走投無路,他在聖誕節的黎明穿過達拉威,攻擊一群正在睡覺的德國傭兵,而且那群傭兵還可能已經喝得爛醉。

他其實更擅長撤退,而不是前進,他能夠巧妙地保住原本可能在敗仗中喪生的軍隊。華盛頓鮮少被困住,他總是能設法脫身。他只希望能讓敵軍疲於奔命,因此,雖然這種閃躲策略不是打場輝煌的戰役,卻成為一種強大的武器。

身為美國大陸軍團將軍與國家的第一任總統,華盛頓的事蹟被稍加修飾並漂白並不令人意外,而且,他也不是唯一一個功蹟被如此潤飾的將軍。我們對歷史有個極大的迷思,尤其在經過電影、故事與我們本身的無知渲染之後,人們經常認為戰爭是兩支強大的軍隊在沙場上硬碰硬,以此分出勝負。這是個很戲劇性的概念,勇氣可嘉,但是,這也是個非常嚴重的錯誤。

卓越的戰略學家與歷史學家李德.哈特(B. H. Liddell)在研究過橫跨古今、共包含兩百八十多次戰役的三十場衝突之後,發現在兩百八十多次的戰役裡,只有六次的決定性勝利是來自直接攻擊敵方的主要軍隊。

只有六次。那是百分之二的機率。

如果勝利不是來自直接對陣的激烈交戰,那麼我們要從何處求勝?從其他地方。從側翼,從意外之處,從心理,從引誘敵人離開他們的防線,從非傳統的任何事,除了像哈特在他的經典著作《戰略》(Strategy)裡所說:

「偉大的將領甚至會採取最危險的間接路線,如果必要的話,會帶著僅有的一點點軍力翻山越嶺、行經沙漠沼澤,甚至是切斷自己的通訊。事實上,他們寧願面對不利的情勢,也不願接受直接路線所招致的、讓自己陷入困境的風險。」

用別人意想不到的方法出擊當你感到無計可施,不斷地絞盡腦汁、想方設法,當人們告訴你,你看起來好像快要抓狂、暴怒時,往後退一步,然後繞過問題,找出能讓你以小博大的地方,從所謂的「最不被預期的路線」下手。

當你面臨挑戰時,第一個直覺是什麼?是撒下比對手更多的錢來打敗他嗎?與人們爭論,企圖改變他人長久以來的想法?你是不是使勁想要從正門闖入呢?但是後門、側門和窗戶可能都門戶洞開呢!

無論你在做什麼,如果你的計劃包括了對抗物理學或邏輯,都將讓事情更加困難(沒有說不可能)。你可以想想格蘭特將軍,他了解到必須繞過維克斯堡,而不是長驅直入,才能拿下它。想想名人堂等級的教練菲爾.傑克森(Phil Jackson)與他著名的三角進攻戰術,其中的設計就是要利用球的路線甩開防守壓力,而不是直接攻擊它。

如果我們從起跑點開始,嚴陣以待的球員將擁有充裕的時間建立起防衛系統,那麼我們幾乎不可能打敗他們強大的陣容。因此,較聰明的方式是根本連試都別去試,要將我們有限的資源集中在別的地方。

大師施展某些技巧時,之所以看似不費吹灰之力,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精通這個過程,他們做的其實並沒有比其他那些一知半解的人更多,因為他們選擇的著手處,是那些經過精算、能讓力量發揮最大效率的地方,而不是採用無意義的消耗策略讓自己苦苦掙扎。

有個人曾和傳奇的日本柔道創始人、五尺高的嘉納治五郎對打,如同他之後所說的:「和嘉納治五郎對打,就像和一件沒穿在人身上的夾克打架一樣!」

那很可能是你。

勢力不如人、苦苦追趕、資金不足等,這些都不必然是劣勢。它們可以成為一份禮物,一份讓我們較不會因為硬碰硬攻擊而自殺的資產。這些形勢迫使我們發揮創意、尋找權宜之計、昇華自我,設法不挑戰敵人最強處,尋找其他贏得勝利的辦法。它們是告訴我們要間接切入的暗示。

事實上,在規模、力量或權力上佔優勢,經常會滋生出真正致命的弱點。成功的慣性使得發展出真正優良的技術變得更困難。擁有規模優勢的人或公司從來不需要真正去學習那個過程,因為他們可以一直使用蠻力順利前進,這對他們來說很管用。直到有一天它不管用了,直到有一天他們遇見了你,你迅速地對他們採取靈巧、間接而迂迴的策略,你拒絕他們所熟悉的硬碰硬。我們置身在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遊戲裡,因此,靠著勢力不可能擊敗對方。

當然,被人推的時候,自然的直覺反應就是推回去,但是武術告訴我們,我們不該理會那樣的衝動。我們不能推回去,我們必須將力量拉進來,直到對手失去平衡。然後,我們才做下一個動作。

側翼策略的藝術是一個富創造性的開闊空間,而且絕對不限於用在戰爭、事業或銷售上。

偉大的哲學家齊克果(Søren Kierkegaard)極少直接用權威來說服別人。他不說教,而是用他所謂的「間接溝通」方式。齊克果會用筆名來寫作,讓每一個虛假的人格代表不同的觀點,如此針對同一主題從各個角度進行多次的撰述,藉此戲劇性的方式熱烈地傳達他的觀點。齊克果鮮少告訴讀者要「做這個」或「做那個」,而是將看待或了解這世界的新方式展現給讀者。

想說服別人,你不會挑戰他們最根深蒂固的想法,你會找到彼此的共同點,然後從那裡著手。或者,你會找到最有利的施力點來讓他們傾聽你的話。或者,你可以創造另一個擁有眾多支持者的選項,讓反對的一方自動放棄他們的觀點,轉而加入你的陣營。

管用的方式不一定是最令人驚艷、難忘的方式。有時候,它甚至像是在抄捷徑,或打了一場不公平的仗。有人要你一步步地與人們較量,彷彿管用的方式是一種欺騙,讓我將你從這種罪惡感與自虐心態拯救出來吧!它不是!你表現得就像一名戰略家。你並非不斷發號施令,然後希望這些命令會管用。你不會浪費精力在由自我和傲慢,而非戰術優勢所驅使的戰役上。

相信嗎?這其實是艱難的路。那就是它之所以管用的原因。

記住,有時候繞遠路就是回家最快的路。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障礙就是道路

1030投資金律

作者介紹:

萊恩.霍利得是媒體策略專家和知名財經作家,多年來他擔任American Apparel的行銷總監,他所策劃的行銷活動不僅被推特(Twitter)、YouTube和Google選為研討案例,也被刊登在廣告人必讀的《AdAge》、《紐約時報》和《高速企業》。

霍利得居住於美國德州奧斯汀。目前是 《紐約觀察家》(New York Observer)的特約編輯,也可以在他的個人網站RyanHoliday.net和電子雜誌 《Thought Catalog》上看到他的文章。

書籍介紹:

萊恩.霍利得(Ryan Holiday)研究數千年來的希臘、羅馬聖哲與近代表現卓越的領導人,從羅馬哲學家皇帝奧里略、亞歷山大大帝到愛迪生、柴契爾夫人、賈伯斯到歐巴馬等,整理出一套面對逆轉障礙的作業系統,32個認知力、行動力和意志力的練習,讓你一步步鍛鍊自己的內在突破力量。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林佳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