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好學青年談哲學

與好學青年談哲學
Image Credit: Cargo / ImageZoo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對N另眼相看,完全是由於一次偶然的閒談。原來我們是同一間健身室的會員,那天我比平時晚了一些才到健身室,碰到了 N 也在那裏。他遠遠見到我便立刻熱情地招手,我基於禮貌便過去跟他聊兩句,誰知一聊便是半小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很多大學都容許成績優異的高中生修讀某些課程(大多是通識或導論程度的),我任教的大學也有這個做法。Logic and Critical Thinking是較受這些高中生歡迎的一科,過去幾年,我每個學期都教這科,間中便有一兩個高中生選讀。雖然這些高中生的成績都不錯,卻沒有令我印象深刻的——除了這個學期的N。

N在學期初到我的辦公室要求我在申請表格簽名時,順便自我介紹一番,說對邏輯和哲學都很有興趣。我當時不知道他是隨便說說還是認真的,因此聽過便算,沒有特別放在心上。後來N在各個測驗的成績大都很好,有一次還拿滿分,但我並沒有因此特別留意他,因為那些測驗不難拿得高分,只要用心和勤力便成。

我對N另眼相看完全是由於一次偶然的閒談。原來我們是同一間健身室的會員,那天我比平時晚了一些才到健身室,碰到了N也在那裏。他遠遠見到我便立刻熱情地招手,我基於禮貌便過去跟他聊兩句,誰知一聊便是半小時!

我們最初只是談Logic and Critical Thinking的問題,但幾分鐘後N便開始講他最近在看些甚麼哲學書,他第一本提到的竟是Derek Parfit的《Reasons and Persons》!我的立時反應是:「這本書很值得看,但不易懂啊!」N點頭同意,說他有不少地方都不大明白,但仍然讀得津津有味,很欣賞Parfit的論證方法。說話時態度平實,完全沒有一些哲學系學生的那種自命不凡的傲氣。

我們接著談了一些柏拉圖的《理想國》和亞里士多德的《尼各馬可倫理學》,然後是霍布斯的《利維坦》——N竟然讀過整本《利維坦》!N告訴我他最有興趣的是政治哲學,難怪他能啃完《利維坦》。我當年在研究院被逼讀了《利維坦》的一部份,只覺內容枯燥沉悶,英文又古老難懂,我素不喜政治哲學,恐怕不會再碰這本書了。

N也知道有分析哲學和歐陸哲學之別,更提到他讀了一點Foucault。我問他覺得怎樣,他一邊笑一邊說:「看不懂啊!」他嘗試讀的是《The Order of Things》,我沒看過,但我告訴他,Foucault在歐陸哲學家中已算較容易懂的了,如果他讀的是《Discipline and Punish》(這本我讀過),也許感覺會不一樣。最後我稱讚他說:「你意識到自己看不懂,又肯向人承認,這是難得的美德啊!我很欣賞。」

N明年進大學,已被Swarthmore College錄取,這是美國數一數二的文理學院,以此子之好學,前途無可限量也!(不用擔心,N不是想當哲學家;他打算主修社會科學,副修哲學,畢業後入法律學院,應該不會像那些哲學博士要面對「搵食艱難」的問題。)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魚之樂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