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For my brother,雷利史考特的死亡功課

【電影冷知識】For my brother,雷利史考特的死亡功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部電影成了用來記述史考特家兄弟情誼的書寫紀錄。有了這樣一筆一劃刻印下來的紀錄,雷利才能放心老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成長於英國藍領家庭的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有兩個兄弟,這兩個兄弟的死亡都先後出現在他的電影裡。這些電影變成他自己面對至親死亡的功課。

這是一個情感異常緊密的家庭,三兄弟的老三東尼史考特(Tony Scott)曾在受訪時說「家庭就是我的一切」。

1980年雷利史考特正在為《沙丘魔堡》(Dune)進行前置作業時,他擔任貨輪船長的大哥法蘭克(Frank Scott)突然因為癌症病逝。至親的死亡讓情感纖細的雷利陷入驚慌,他認為自己再也無法投入可能要數年時間的科幻史詩大工程,立刻退出了《沙丘魔堡》的劇組。(而後《沙丘魔堡》就成了大衛林區(David Lynch)自己的劫難。)

接著,雷利史考特回頭看上了曾被他推掉的一個劇本,名為〈危險的日子〉(Dangerous Days)。這個劇本便成了他對哥哥死亡的功課。

後來名為《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的這部電影,整個故事就是跟死亡的追逐:在生命危險的邊緣追求存在的意義,追求永恆的存在,永恆地逃離死亡。雷利史考特在電影中呈現各種絕美的死亡場景:複製人Zhora有如蝴蝶一般既閃耀又脆弱的死亡,或者複製人Pris有如故障的機械裝置一般狂暴的死亡。最後則是複製人Roy死前的經典獨白。

“Quite an experience to live in fear, isn’t it?" 複製人Roy救起男主角時丟下這句話。這是雷利史考特自己的恐慌:如果我和哥哥一樣只有有限的生命時怎麼辦?

雷利史考特在《銀翼殺手》的字幕中將電影獻給他的哥哥法蘭克。

2012年雷利史考特正在拍攝《玩命法則》(The Counselor),另外一個家庭意外讓他再度陷入驚慌,並暫時中止拍攝工作。

8月19日中午十二點半,《捍衛戰士》(Top Gun)、《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State)導演東尼史考特在留下遺書後,從洛杉磯Vincent Thomas大橋一躍而下。

小雷利6歲的東尼與他的感情更為親密,兩人從對美術的喜好、就學過程、電影事業、赴美發展等經歷上幾乎在完全重疊的路徑一前一後、緊緊跟隨。東尼甚至在16歲時就成了哥哥短片中的演員,23歲時還受到哥哥以一年內幫他買一部法拉利跑車的條件,連拐帶騙成為製片公司合夥人。

雷利後來受訪時形容,接獲東尼死訊之後那段日子為「一生中最糟糕的日子」。

勉力拍完停工的《玩命法則》之後,雷利於是又在下一部電影《出埃及記:天地王者》(Exodus: Gods and Kings)中完成他的死亡功課。

東尼的幽靈既在那個聖經故事兄友弟恭的情誼裏,也在兄弟反目的悲憤裏,更在那分隔紅海兩岸的無盡嘆息裏。

然後西奈山上刻十誡石板的意義也成了面對死亡的武器。上帝說人的領導是一時的,石板才是永恆的。好比生命是易腐壞的,但被書寫下來的作品是永恆的。這部電影成了用來記述史考特家兄弟情誼的書寫紀錄。有了這樣一筆一劃刻印下來的紀錄,雷利才能放心老去!

電影最後一個畫面,垂垂老矣的摩西坐在載運著石板(裝在後來被印地安納瓊斯挖出來的櫃子裏)的馬車上,繼續他族人風塵僕僕的旅程。他一個回頭,在馬車隊中瞧見了那個熟悉的男童/上帝的身影,彷彿看見年輕時不可一世的自己、自己的兄弟和那些隨時會腐壞的、不可靠的記憶。

電影畫面淡出之後,再度打上字幕:For my brother, Tony Scott

延伸閱讀

蝴蝶般的死亡:

狂暴的死亡:

好美的哀悼死亡方式:

摩西和他的兄弟: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孫珞軒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葉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