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臭嘴FAQ:我能做些什麼、學生為何這麼憤怒

懶人時報看什麼?臭嘴FAQ:我能做些什麼、學生為何這麼憤怒

【臭嘴FAQ:我能做些什麼】

問:喂喂那個誰,聽說,抗議學生已經變質了,還分成鴿派、鷹派?

答:別再跟著別人去剪獅子鬃毛了,你以為大學生是牛奶?還是醬油?說變質就變質,對我而言,快要過保存期限的,是講話有臭酸味的馬先生與江先生。

還有,不要隨便說人是鴿派、鷹派,這幾天,比較像老鷹的,反而是身上有鴿子的那些大哥。

問:可是,學生這樣搞,未來會如何演變,很讓人擔心內?

答:如果,群眾運動一開始就知道目的地,那就不叫群眾運動,那叫做「遊覽車進香」。學生已經提出清楚訴求,未來如何演化,責任在我們這些大人身上。

我很確定一點,最終結果雖不明朗,但這一路上,我們可能會經歷一些很棒的事,例如,網路公民團體「g0v零時政府」或募資網站「FlyingV」的自發貢獻,還有催生633萬元網路籌資的三千多位公民(新聞 )。

我相信,這些由下而上的參與過程,會讓我們的民主更加堅固。

問:黃某某,你身為一名只會在臉書寫廢文的老厭物,能不能講一下,我們這些中年人可以做什麼?

答:既然你知道的,我的專長是躲在鍵盤後面寫廢文,我的建議通常沒有太大參考價值,如果你真的想聽,以下是我的答案。

一,沒有任何事,比起自己到抗議現場,更能理解這場運動。「習慣穩定,害怕變動」是中老年人的共同症頭,然而,恐懼經常源自於陌生,我的建議是,有空就到立法院外,你可以選擇當一名觀察者、參與者,或保護者。

你可以當學生的盾,但不要試圖指導他們,孩子可能犯錯,大人也是,這是一群有自主意識的大學生,你可以信任他們,或是選擇離開,無論如何,現場可以讓你看見一些電視上看不到的畫面。

二,如果,你相信這些孩子的訴求,請用各種方法,影響你身邊的人,尤其那些不常上網接收資訊,大多依賴電視的朋友。你可以告訴他們,這場運動並非要顛覆政府,而是試圖拿回人民的權利,試圖告訴檯面上的政客,「他們手上的權力,來自我們的授權,而非他們的私利或私心」。

你能影響多少人,就去影響多少人,你可以轉寄值得推薦的文章或報導給他們看,甚至列印下來。但是,請盡量不要翻臉吵架,請盡量尊重彼此的選擇。

三,你可以追蹤這場運動的相關訊息,包括「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的臉書,或是「g0v零時政府」的訊息首頁,你可以適時參與、傳播他們的訊息,你可以適切提供資源,或參加募資活動(但手腳要快,這次633萬元,三個小時就額滿了)。

四,還有一個最後手段,就是提醒執政黨的政治人物,今年有場大型選舉。(時至今日,執政黨還在抹黑學生,將他們比喻為「蓋達組織」。)

請打電話給你選區的執政黨民代,或是地方黨部,很客氣地告訴他們,你家有幾票反對草率通過服貿,並傳達一個明確訊息:

「如果,國民黨全黨打算抱著馬英九,一起跳崖自殺,你完全沒意見;但若他們想抱著台灣民眾一起跳,你會用盡全力阻止」。

(警語:自殺解決不了問題,卻留給家人無比悲痛。請珍惜生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請撥打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

什麼?你認為,打電話沒有用,不,有用,只要打的人夠多。而且,這是成本最低的抗議方式,不必上街曬太陽,不必在立院議場關禁閉,不必打破玻璃,不必被警棍敲頭,不必被移送法辦,而且隔著電話線,是最最「安全性行為」的抗議方式。我沒開玩笑,如果你沒時間上街,請打電話。

或者,打完電話,你仍然可以背著簡便包包,水,雨衣,防曬措施,一起上街去。貼完這篇,我也要出門了,街頭見。

張鐵志:學生為何這麼憤怒

(街頭年輕人的焦慮。轉自張鐵志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台灣還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特殊原因:是對中國的焦慮。沒有錯,不見得每個人都了解服貿協定,但是當2008年馬政府上台積極強力推動與中國的整合後,確實讓許多人焦慮與擔心這個整合對台灣造成的可能傷害:從對自由民主的侵蝕,到對產業的衝擊,乃至對於日常生活的巨大,也因此香港經驗成為許多人的重要教訓。
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我們這個世代對台灣最重大的課題之一,我們需要的是透過更多的討論、更充分的資訊,慢慢凝聚國民的共識,讓兩岸建立起一個合理和健康的關係;我深信這些學生不是「逢中必反」,而是反對政府粗暴地決定我們的未來。(懶人時報

服貿/美國國務院:「全面支持台灣民主!」

(轉自錢建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時代雜誌的北京特派記者,更以「台北之役」來形容323驅離風暴,並說這讓人不禁回想到更黑暗的年代,簡直是228事件的重演。
至於英國衛報對於佔領行政院引爆的警民衝突,則是以「罕見」來形容;美國CNN則是特別引述學生團體代表林飛帆所說的話,「台灣學生即使再累,也要為民主奮戰!」來大篇幅報導。
而對於台灣的服貿議題,美國國務院首度公開回應,國務院副發言人哈夫說:「我們全面支持台灣的民主,允許就各項議題,進行健全的政治對話,有關兩岸服貿協定議題,得由台灣自行決定。」
同時美國聯邦參議員布朗也表示:「我想這給了馬總統一個訊息:『當你想在議會強行通過一項貿易協定,無論是華盛頓或是台北,公民都會反抗。』」(懶人時報

「警察拍背說加油」 魏揚落男兒淚

(好勵志。轉自黃巧虎 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對於外界說他被抓哭了2次。魏揚強調哭不是因為擔心面對司法審判,他第一次哭是因為知道老師在樓下等著見他,他的同學也來了,第二次哭是開完羈押庭後,他被上銬移送,「護送我的警察拍背說『加油』,果然台灣還是有值得我們努力的地方,台灣還有人情在。」(懶人時報

胡慕情:擁有可以反抗的父親

(民主的深思。轉自Muhchyng Hu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什麼是民主?大家真的在意民主的形式被讓渡?抑或民主形式即是民主本身?
這兩個問題顯然在過去各種社會爭議中相互矛盾,台灣在此刻被視為民主的全稱,我對這件事感到迷惘,並認為它需要被思考,因為這樣的矛盾正是許多議題被邊緣化,又或最邊緣化的議題永遠難以翻身的癥結。是,我說的是樂生,說的是性工作除罪化,也可說死刑,是那些過去不斷發生的,不涉及國族的一切。對我來說,選民和公民應有優先次序。佔領議會若有意義,應是認清代理不是讓渡,無論在任何議題上。
換言之,若群眾未能探索暴政的界限不是統獨、不是政黨,即便台獨,期待民主制度所能實踐的正義也可能蕩然無存。因而我期待內外場能有互動,畢竟,佔領者聲稱這是一場民主運動。而民主的內涵應該容許顛覆,容許不同意識形態溝通,且往往是冗長的溝通。(懶人時報

陳師孟老師講了一個笑話來比喻服貿

(笑中帶淚的寓言故事。轉自Hermes Hua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陳師孟老師講了一個笑話來比喻服貿:
一位農夫養了一隻豬和一隻母雞, 有一天農夫出門, 很多天都還沒有回來, 豬很緊張, 就問雞說: 「我們是不是要自己煮菜來吃, 免得會餓死」, 雞說:『好, 我們就來煮 火腿炒蛋』」
我的解讀是,這笑話中的雞是台灣的資本家。豬就是佔大多數的我們。(懶人時報

從楊逵到魏揚

(魏揚無保飭回,檢方尚未決定是否抗告。轉自陳嘉宏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佔領行政院行動的總指揮、清華大學社會所學生魏揚,被台北地檢署以聚眾施暴等六項罪嫌聲請羈押。魏揚一家四代人,一棒接一棒坐牢吃苦,簡直就是台灣民主運動史的具體縮影。魏揚被指控為「暴民」,令人嘆息。
魏揚的外曾祖父楊逵、外曾祖母葉陶,在日本時代從事農民運動,關心社會底層勞苦大眾,曾多次入獄。1934年楊逵曾以小說〈送報伕〉獲得文學獎項,是第一位成功進軍日本文壇的台灣左翼作家。戰後國民黨接收,因統治失敗掀起二二八事件全島反抗行動。楊逵與葉陶在二二八事件中雙雙被捕、判了死刑,槍決前一天幸因一道「非軍人改由司法審判」的命令,撿回一命。(懶人時報

看看江宜樺2006年怎麼說?

(混蛋,當了官,就拿心肝去餵狗的混蛋。轉自胡淑雯的臉書,以下引述她的註解)
江宜樺,你自己掌嘴吧。(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