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鬼王對決白米炸彈客、台灣遠洋漁業超失控、大學副教授麥寮跪哭「我無家可歸了!」

懶人時報看什麼?鬼王對決白米炸彈客、台灣遠洋漁業超失控、大學副教授麥寮跪哭「我無家可歸了!」
Photo Credit: Coben liao CC BY-ND 2.0
大學副教授跪哭「我無家可歸了!」 陳建仁受理陳情

(逼哀。轉自Yu Hsuan Lee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準副總統陳建仁今天傍晚參訪雲林縣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多個環保團體慷慨陳辭指控台塑六輕污染、危害居民健康,家住台西鄉的明道大學副教授黃源河更下跪哭喊「我已經無家可歸,我的家鄉就是毒窟!」

(中略)環保團體訴求指控台塑六輕空氣污染,尤其許厝分校學童距離六輕只有一公里,可能暴露於一級致癌物氯乙烯單體VCM有毒環境中,強烈要求六輕停止擴廠。(懶人時報

彰化百年穀倉 剛提報歷史建築就被拆

(無限翻白眼。轉自鐘聖雄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在1925年啟用的彰化農會倉庫,是日治時期最具代表性的倉庫之一,全台只剩下11座,太子樓式的穀倉,更是全台唯一,已經提報為歷史建築,但這個月初才通過列冊追蹤,沒想到昨天就被無預警拆除,文史團體阻擋已經來不及。

怪手轟隆隆的 拆除建築牆面, 這一幕看在文史團體的眼中,相當不捨,因為敲掉的,是具有百年歷史的太子樓式穀倉。

重回現場,拆除的瓦礫堆四散,主體建築已經被拆去一大半,但還是可以看得出,半圓弧屋頂的獨特造型。這座位在彰化市農會裡的倉庫,1925年啟用,已經超過百年歷史,全台僅存11座,而日式太子樓式的穀倉建築,全台只剩這一座,文史工作者今年二月才提報歷史建築,四月通過列冊追蹤,但17號就被拆。

相關評論:彰化百年農業倉庫被拆 誰該負責?

引述內文:

我認為台灣今日損毀文化資產最大的殺手就是「列冊追蹤」,一旦文化資產被列冊追蹤後,同時也暗示所有權人下一步即將成為歷史建築或是古蹟。列冊追蹤的文化資產不是法定文化資產,所以也不受法令保障。即使所有權人拆除或「自燃」沒有刑責,頂多也就罰款三萬元。相對於高額利益的土地開發,地目變更、都市更新等來說,這三萬元的數字對被「列冊追蹤」文化資產來說簡直是無比的羞辱。(懶人時報

打破沉默,印尼首次公開討論剿共大屠殺歷史

(面對歷史。轉自Kuohsun Shih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1965至1966年,印尼發生了針對有共產黨嫌疑以及同情共產黨的人士的大清洗。這些受到政府支持的清洗運動位居20世紀最嚴重的大規模暴行之列,蘇坎達只是諸多受害者中的一員。據估計,遇難者多達50萬或更多,其中很多人與共產主義毫無瓜葛;另有數十萬人被囚禁在拘禁中心長達數年之久。

蘇坎達今年76歲,像他這樣的倖存者一直要求印尼政府如實表述那段黑暗的歲月,但卻未能如願。不過,一場為期兩天、以大清洗中的血腥殺戮為主題的研討會將於周一在雅加達舉行,一些倖存者希望它能成為印尼官方直面歷史的第一步。

這將是印尼政府首次允許就相關暴行進行公開討論。此前數十年間,它一直堅稱為了防止印尼被赤化而製造流血事件是正當的,同時猛烈打壓各界對這種官方說法的質疑。(懶人時報

台南能盛興工廠:最苦的小確幸

(關心農業及在地議題,不見得是鬼扯文青。轉自劉致昕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在能盛興工廠,一群年輕人集資租下超過80年的鐵工廠,只為端「最苦的社會議題」給你嚐。

「來逛菜市仔喔!」週末台南最擠的神農街、正興街上,幾個年輕人背著吉他、非洲鼓沿街吶喊,每個月的第三週,「能盛興菜市仔」是市郊小農的城中據點,有機棉內衣、手作果乾、無毒蔬果,在廢棄的鐵工廠裡一字排開,門口架起一大鍋燒酒雞,一根一根木頭慢慢燒,髮型師在一旁路邊義剪,所得三分之一作為能盛興的「環保基金」。

(中略)從店的經營者看能盛興,雖然每個月租金與營運收入已經打平,但他們遠遠稱不上成功的創業家,若從社會運動的角度看,能盛興則是把議題藏入都市生活的社群經營者,把有距離的議題透過生活方式實現,接著吸引更多的人加入社群。

用菜市仔推動食安議題、支持在地小農,是第一個成功例子。與市郊小農的合作,不但把好農作帶進都市裡,也讓小農的經驗、技能彼此交流,能盛興還在工廠裡設了柑仔店,長期販售小農的作物,「健康的東西是每個人都應該吃得到的,」高郁宜說,一起吃晚餐,則讓忙碌的上班族、不方便煮的年輕人,也能夠吃到好的食物,用集體消費支持小農。

這裡還有一個案例:

文青沒鬼扯! 邱星崴推「真文創」復興南庄山林產業懶人時報

鬼王對決白米炸彈客:台灣農業辯論

(前陣子文青別鬼扯與楊儒門的爭議,大推此文,重點段落很多,摘要不易,建議細讀全文。轉自Albert Tze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文青別鬼扯與楊儒門的江湖恩怨,或許可被視為是台灣農業在自由貿易浪潮下的論述前哨戰:劉志偉代表自由派、強調農企業經營模式與迎接「農產貿易戰爭」的理路;而楊儒門就代表目前台灣多數的家庭式農場(多為兼業稻農),以及背後的農業保護主義概念。這兩造的戰爭,也就代表了未來蔡英文新政府的農業政策的分歧,是加入TPP之前必然會面對的小農存亡之戰。

(中略)簡單來說,國際貿易戰爭中的農業,可粗略分成「糧食作物」及「經濟作物」兩種。在貿易談判中,各國都希望盡可能保護自己的糧食作物(或者文化作物、地域作物、社會性作物等等相似概念,如日本在TPP談判中堅守的「五大聖域」),同時也希望擴張經濟作物的出口,所以這兩種作物在談判中會產生矛盾,農業並非鐵板一塊。

(中略)為什麼農業發展的討論,總是以「加入TPP是銳不可擋的趨勢」為前提?難道保護生計及收益比較弱勢的社群,不也是政府的責任嗎?目前台灣都是用津貼式的福利政策來支撐農村結構,例如老農年金、休耕補助等等;這樣消極的政策不能真正改變城鄉日益失衡的狀況。更何況自由貿易政策,就是要犧牲各成員國小農戶的生產基礎,讓位給跨國的農企業;如此「以加入自由貿易組織為農業發展前提」,真的是照顧農民的政策嗎?

(中略)台灣農業是否能走出零細農與企業農二分的路徑,以「社群主義」或「團結經濟」概念,以小農合作,擴大水平連結的方式,來強化生產端的能量?我們有沒有辦法像是勞工自主企業一樣,從家庭農業出發,組織個別農民成為大型單位,強化集體議價的力量,進而發展出能跟跨國資本與體制對抗的合作系統?說到底,我們不要只有浪漫悲情的小農故事,亦不要只有重視單一效率因素的企業農,我們應有更多農業的新想像。(懶人時報

血汗漁工換海鮮 環團調查:台灣遠洋漁業超失控

(轉自Ally We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綠色和平全球鮪魚專案負責人 Oliver Knowles在報告前言中指出,有越來越多文件紀錄,證明過去台灣漁業有許多違法行為。然而台灣的主管機關接獲這些嚴重問題通報時,卻往往視為單一個案。

「但是,當我們將一連串非法案件放在一起研究時,得到了完全不同的結論,包括未報告、未規範(IUU) 的捕撈行為、海上喋血、虐待勞工、非法等嚴重的違法事件頻傳,已不是指責個別業者未盡管理責任就能解決。」他直指台灣各級主管機關皆有失職之處;而台灣漁船以賭上人命和污染環境來供應鮪魚和各種海鮮的惡名,將嚴重危及台灣漁業。

綠色和平於2014及2015年間,在台灣與斐濟訪問超過100位漁工,發現2/3外籍漁工遭到虐待或剝削等不合理對待。「台灣製造-失控的遠洋漁業」報告中,提及不良仲介假藉招募工作名義,卻行人口販運和強迫工作之實,使得台灣國家聲譽搖搖欲墜。(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