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新移居者、公務員,聽聽生活在東海岸人們的聲音

原住民、新移居者、公務員,聽聽生活在東海岸人們的聲音
Photo Credit:洪叡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魚越來越少,我們這一代下海都必須在海裡待更久。以前漁獲量很豐富時,大概半小時到一個小時就可以上岸,但是現在要游很久還是碰不到魚。

文:東海岸住民口述,莊慕華整理(地球公民基金會教育推廣兼任專員)

東海岸原住民

今天的海很溫柔,水流緩慢,他沿著礁岩走上岸,把身邊的魚簍暫時放下,弟弟們已經在岸邊生火,他喜歡這個片刻,有海、有朋友、有新鮮的魚,今天打到cuying(粗皮鯛)是老人家們喜歡的滋味,等會要帶回去。他是一個阿美族,住在東海岸。

為什麼生活在這裡?

我從出生到當兵前都在部落裡,當完兵有工作一陣子,但還是想回到部落,所以就回來了。

生活的還習慣嗎?

我去過大城市,知道那裡五光十色的樣子,但我就是想回部落。在城市裡的時候覺得自己對Amis的東西瞭解太少,回來後就跟著哥哥們學習,學著下海,重新認識海的樣子,射魚是每個阿美族男人都要會的事,要給家人吃,跟朋友分享。其實我記得小時候跟家人下海的感覺,全家都到海邊一整天,邊玩耍邊游泳邊撿貝殼海膽。回來以後我覺得很習慣,這裏是我的部落,我的家。

你對這裡的想法是什麼?

剛回來的時候可能有點陌生,而且還不會射魚。但其他朋友放假時候就都去下海,久了我也跟著下海。每次的時間沒有固定啦,要看海讓不讓你下去。天氣好,水不混濁,流不要太快,才可以下去啊。

而且我們下去不會說要打什麼,要看海給你什麼,如果什麼魚都沒有打到也可以撿海草,最少也可以撿到漂流木吧?整個東海岸都是我們的冰箱,通常跟朋友一起去,上岸後就生火一起烤來吃,跟哥哥弟弟的默契就是這樣,常常去打魚,常常一起吃,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好。

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難是?

魚越來越少,我們這一代下海都必須在海裡待更久。以前漁獲量很豐富時,大概半小時到一個小時就可以上岸,但是現在要游很久還是碰不到魚。

上個月有兩個哥哥打魚被抓,真的很奇怪,那些法律根本不懂阿美族,我們在很多時候都要吃魚,客人要來、或是老人家要吃,還有pakelang(巴格浪漁撈祭)的時候,我們去打魚不是去玩,但每次打魚還是被海巡當成小偷,很奇怪。

對於東海岸這麼多的開發案,你有什麼想法?

這個我沒有什麼要說的。

Photo Credit: 安比小姐 @ Flickr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安比小姐 @ Flickr CC By ND 2.0

東海岸新移居者

南瓜藤爬在玉米小徑間,茄子架下是一叢叢黃豆田,各種深綠淺綠顏色蔓延在眼前,這裡是她每天工作,也是每天休息的地方。生活不是切割成上下班,而是需要與不需要,想喝茶時就拿牆角收集好的柴薪,稍微使力劈開還能聞見木頭的香氣,不一會火點著了,炊煙微微升起。她是一個新移居者,住在東海岸。

為什麼生活在這裡?

有好友住這裡,幾次來找他後覺得這裡就是我理想中可以跟自然共生共息的地方。

生活的還習慣嗎?

沒有所謂習不習慣,都是嘗試學習和磨合。我們搬到鄉下不是想把這裡生活的像都市一樣。有些用水泥把自己關起來的人對鄉下想像是輕鬆浪漫的,但我們一直都在學習。

你對這裡的想法是什麼?

這裡很棒呀,因為是跟大自然一起生活,走到海邊不用五百公尺,可以去運動,去放鬆。不過如果說到跟人相處,鄰居彼此照應和認識是有,但更多關於村子裡的事就不太敢管了。之前已經聽說地方勢力不太友善,如果去抗議就會被恐嚇,所以幾乎不參與。

我之前在別的地方生活也有這樣經驗,例如去抗議一些浪費政府公帑,破壞大自然又沒必要的工程,但當時的經驗也不太好,大概小地方都是這樣吧。所以現在只好說也不是不關心,但不想再面對處理那樣的對立。

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難是?

觀光客太多了!而且不只是人多的問題,以前路上的車都慢慢開,老人家小孩走路都不用特別擔心。現在只要寬一點的路,車子「咻!」就衝過去,相當危險。

而且因為觀光客變多,整個鎮的物價都在上漲,麵店的價格都快跟臺北差不多。如果有新開的店也是服務觀光客,我們可以選擇的基礎生活功能越來越少,普通的炒飯都變成賣一兩百元套餐,東海岸的觀光造成當地人生活花費飆高。

對於東海岸這麼多的開發案,你有什麼想法?

如果所謂的開發是為了公共利益,也就是說有那個必要性、公益性,我覺得我是可以接受,雖然也是不希望啦,但至少心裡願意試著接受。但零星的開發,沒有規劃的開發,或是往山裡往海邊的開發,這些應該要禁止的。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

東海岸公務員

他走出辦公室時,天已經全黑了。自然空氣裡的溼度和辦公室乾燥空調十分不同,他彷彿聞到海的鹹味。每天處理不完的程序、開不完的會,他有時真心懷疑自己是不是不適合當公務員?走在街上舉目所及是闔家外出聚餐、情侶逛街⋯⋯眾人的生活與這塊土地在白日辦公室中是一串串數字,在夜裡卻是一幕幕溫馨。他是一個公務員,住在東海岸。

為什麼生活在這裡?

我想要好好過生活,又希望能夠學以致用,所以努力考來這裡,想要協助規劃公共事務。

生活的還習慣嗎?

剛來的時候發現每天都要處理一大堆程序,非常冗長煩悶,但工作越久,才發現是這些程序保護了我。在地方擔任公職不只要面對工作內容的專業挑戰,最難處理的其實還是鄉野政治。公務員應該要秉持專業做資源的合理分配,但大家知道你有資源就會想要左右你的想法。土地就是利益,各種地方勢力都想從中介入,有時候光是不妥協就得想盡辦法,程序反而成為一種緩衝。

你對這裡的想法是?

我們這裡人口外流的很嚴重,所以當務之急是必須創造能夠讓人口回流的產業;觀光業(例如重要賽事或活動)帶動服務業,就會把流失到外縣市的人口找回來,這是較快又不會太高成本的方式。

不過觀光產業很浮動,人帶回來後就要發展一些跟在地鏈結的產業,例如中階的休閒農業,經營行銷一些在地知名農產;但若是談到長期發展,除了休閒產業外,這裡也適合社福、教育等產業。台灣面臨老年化,我們的好山好水也是一種潛在資產。

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難是?

最大的困難就是溝通。民眾不曉得你在做什麼,為什麼這麼做?很多時候是資訊不對稱,他們想得很直觀,但公務員有很多考量。即使有時最終目標是一致的,但為了能夠達成各類規劃,時間就必須拉長才有辦法做到。

基層公務員每天處理小東西就耗費很多精力,沒有辦法把各種資訊和規劃公佈給大家,這個責任應該是中高階主管要對民眾溝通,要培養信任感。所以其實不只是處理事務,還得要處理關係。這真的很難。

對於東海岸這麼多的開發案,你有什麼想法?

現在東海岸許多大型開發案都是以前通過的,是地主在私有地上進行開發。當中央都已經核准核發,委員們都通過,以一個地方公務員來說,再用合法刁難實在有失公允,所以大多時候束手無策。

當然也有除非民眾的輿論夠大,中央單位諸如觀光局願意撤案,那地方政府才有時機可以配合。未來在東海岸不會沒有開發,因為基本如港口、道路的公共設施一定要維持,會隨著產業與人口的狀態調整。

本文獲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