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五年級的女兒,用行動證明了她擁有的是勇氣,而不只是勇敢

我五年級的女兒,用行動證明了她擁有的是勇氣,而不只是勇敢
Photo Credit: xiu xiu @ 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海面上的大浪花是勇敢的話,那麼在水面下推動浪花發生的水流就是勇氣。

文:Vivi Hsiao

前些日子我和小女兒之間曾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日本的小學有「道德」這一個學科,那一天女兒在學校做這一科目的測驗,其中一題是詢問「下者何為『勇氣』的表現?」

答案選項分別是:

A、在電車或是巴士上讓座給老弱婦孺
B、看見某位同學被集體欺負,雖然害怕仍上前勸導
C、和學校的每一位同學都能好好地相處

小女兒將三個選項都打了大叉叉,後來老師糾正她B是正確答案,請她將答案改過來;但小女兒非常地不認同,一直堅持不肯更改答案,老師就對她說,這樣她的測驗會拿不到分數喔!小女兒點點頭跟老師說:「好的!我不要分數。」

當天晚上小女兒拿出了測驗單和我說起這件事,她說:「A是禮儀的表現,C是和平的手段。」我接著問她:「那B呢?雖然害怕還是上前勸架,那不是勇氣那是什麼?」她說:「那應該是仁義,我讀三國演義的時候,從趙雲那裏學到的,最多只能說是『勇敢』不能叫做『勇氣』。」

我心裡吃了一驚,繼續問她:「那你覺得『勇氣』是什麼?」女兒回答我:「我也不知道,我不會說,但是就是不一樣,勇敢是動作,但是勇氣應該不是,反正這不是勇氣。」聽完我也很認同的對她說:「你繼續保持你的答案不用改,你的答案非常重要,但有一天你發現『勇氣』是什麼的時候,記得要分享給媽媽聽。」就這樣時間又經過了兩三個月……。

四月份,日本學校的新學期開始,小女兒也正式成了五年級高學年的學生,換了新的教室、新的老師,不變的仍是從三年級開始的十六位同學。

昨天放學時間,小女兒一回到家和我們打過招呼,立刻就將自己關在房間,還大聲宣佈「禁止任何人打擾及進入」,我和佐藤兩個人只好自顧自地繼續喝茶聊天。

不一會,小女兒總算走出來坐到我們身邊,自己倒了一杯茶,邊喝邊說著:「今天班上換委員(股長),我還是圖書管理委員。」我問她:「那不好嗎?你不是一直都想待在圖書室裡?」她說:「我已經連續當了四屆圖書管理委員,老師也說有當過的人不要重複當同一個委員,所以我這次想試試其他的委員工作,但是其他的人都將其他的工作先佔滿了,和我同時擔任圖書委員的四位同學也想要換成體育委員,但體育委員只有三個空缺,其中有一個人必須要放棄才行。」

「我一直和大家說,我已經當了四屆了,應該要讓我換別的工作了,但是圖書委員是最辛苦,也是全委員工作中每天最晚回家的,所以都沒有人願意退讓,而他們三個都只當個一屆而已,卻也不願意退讓。最後他們說要猜拳決定,可是新老師一開始有說,決定委員工作請盡量不要用猜拳的,我也認為是我們自己在選擇自己的任務,不應該用猜拳來輕易地決定,所以……我……自己選擇退出,所以……我還是圖書委員……。」說到這小女兒已經掉下斗大的淚珠了。

聽到這我問她:「新老師不知道你已經重複當了那麼多次同樣的委員了嗎?」女兒搖搖頭,我又說:「為什麼不直接跟老師反應呢?」小女兒索性放聲大哭,我只好趕緊抱著她,158公分已經和我一樣高的小女生就捲成一團將頭塞在我懷裡哭個不停,佐藤則在另一端輕柔地撫摸著小女兒的雙腳,什麼話都沒說。

等到小女兒情緒稍微平復,我試著問她,是不是需要爸爸媽媽和老師溝通一下,小女兒擦著眼淚堅決地搖著頭說:「我自己已經做了退出的決定,所以不需要了。」我只好告訴她:「那你的心要更堅強一點才行!」

晚上小女兒睡後,佐藤拿了一張老師每天會分給家長的聯絡單給我看,上面打著孩子們分配委員工作的經過。老師在聯絡單上「大肆地讚揚」小女兒的義舉,對於全班都只顧著搶自己想做的工作卻沒有人願意退讓一事,老師都鉅細靡遺地描述著,而小女兒最後為了要遵守老師的規則「不猜拳」而做的退讓並且成全了大局,也讓老師感動及感謝等等。

我看完跟佐藤說:「這孩子一點都沒提她被讚賞的事。」佐藤點點頭說道:「她一點也不在意甚至完全不屑那讚揚,她在意的是其他的事,很可惜學校老師的能力,對於這樣的觀察及指導只能做到這種程度而已。」我問佐藤:「她是不甘心一直做辛苦的圖書委員嗎?」佐藤說:「有一部分應該是,但是她更在意的應該是沒有人和她同樣的想法,而且她沒有機會可以體驗別的委員工作內容。」

今天早上我在廚房準備早餐,不一會就聽見小女兒起床在換衣服的聲音,我若無其事地等著她來廚房和我打招呼。刷完牙從浴室出來,她一如往常般滿臉笑容地來到廚房和我打招呼,拿起了擺放在一旁的小番茄切了起來,我試著問她:「妹,如果你換了另一個委員的工作,可能比圖書委員要更辛苦,那你還願意換嗎?」她說:「當然願意呀!我如果沒換的話,在畢業前我就沒辦法每一個工作都試試看了。」

我心想,果然和佐藤的猜測一模一樣。接著我又問她:「媽媽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的情緒,例如:不滿啦、不公平啦、生氣啦、難過等等,你知道你是哪一種情緒最大嗎?」小女兒想也不想得立刻答道:「孤孤單單的,像是天地一沙鷗裡的強納森一樣。」我不禁笑了出來,真是知女莫若父啊!

吃著早餐時,小女兒開口說道:「媽媽,我知道什麼是勇氣了。」我抬起頭等著她進一步的說明,她說:「如果海面上的大浪花是勇敢的話,那麼在水面下推動浪花發生的水流就是勇氣;勇敢的動作裡還必須要有一種——我一定會成為『那種樣子』的力量——同時發生,才能叫做勇氣,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但是我有很多畫面可以形容『勇氣』,譬如:在畫濕水彩的時候,兩個顏色在畫紙上要融在一起的時候,那就是『勇氣』!」

我聽著女兒的說明,一邊沉醉在想像「勇氣」的畫面裡,直到女兒拿起書包跟我說:「媽媽,我今天會晚點回來了,因為要開始圖書委員的工作。喔!對了!種子在發芽的時候,那也是『勇氣』,我走了!」——種子在發芽的時候,那就是『勇氣』——望著女兒的背影,我的眼眶竟然酸酸的。這小女孩用她的成長,為「勇氣」下了一個勇敢的註解。

本文獲作者Vivi Hisao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孫珞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