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給台灣人的一份風格學作業、花蓮礦石稅漲成7倍、台灣新聞自由排名第51 亞洲之冠

懶人時報看什麼?給台灣人的一份風格學作業、花蓮礦石稅漲成7倍、台灣新聞自由排名第51 亞洲之冠
Photo Credit: Chiang Ying-yi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排名:台灣51名亞洲之冠,中國176名幾乎墊底

(喜憂參半。轉自閻紀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RSF)20日公布「2016年新聞自由指數」(2016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排名,台灣在180個國家與地區之間名列第51名,與去年相同,而且是亞洲國家最高。中國則排名第176名,幾乎是敬陪末座。

RSF指出,台灣新聞自由遭遇的威脅主要來自中國,尤其是中國日益上升的經濟與政治壓力。台灣一些民營媒體的言論出現大幅變化,有些甚至與中國共產黨的立場若合符節。另一方面,台灣官員會直接干預國營媒體的編輯政策,因此危及新聞工作的獨立性。(懶人時報

不再「笑罵由人」 花蓮鬆綁八不政策、礦石稅漲成7倍

(不妙的氣味。轉自Nikki You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我們對八不政策要正式鬆綁!」花蓮縣長傅崐萁昨天在縣議會定期會施政報告,宣布鬆綁「八不政策」。他強調,過去6年推行八不政策,「笑罵由人」,終於喚起各界對90%以上產自花蓮礦石的重視,經縣議會通過調高礦石稅為每公噸70元,建立花蓮百年稅基,未來福利措施和基礎建設將可再大力投入。

傅崐萁於民國98年當選花蓮縣長後宣布實施「八不政策」:山坡地不准開發、公共財私人不准開發、新砂石廠不准設立、土資場不准設置、新礦區不准申請、舊礦區不准申請延期、電動玩具不准申請設立、有煙囪工業不准進駐等。這項政策保住花蓮青山綠水並朝無煙囟產業發展,但要求鬆綁呼聲也不曾停過。(懶人時報

【日本now】地震核災全沒想到 現在不停轉就來不及了(劉黎兒)

(但願不會發生最壞狀況。轉自宋瑞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日本在311福島核災災前56爐,災後一度全都停下來,現在重啟運轉中的也只有川內的2爐,另外高濱的2爐已被司法喊卡,做出停機的假處分命令了。但川內1、2號機(鹿児島県薩摩川内市)就在引發16日凌晨大地震的的日奈久斷層帶的西南方,而這個地震也牽動了布田川斷層帶,這個斷層帶的東北方就是四國電力公司的伊方核電。

(中略)如日本民進黨所說的,川內核電附近的居民非常不安;而且川內核電因為離開首都東京一千公里以上,因此耐震係數是比較差的,只有6.3G,日本現在其他核電都加到1G以上了,而而且對於地震與生產管理系統有研究的大阪府立大學榮譽教授長澤啓行表示,若以熊本地震是14日芮氏規摸6.5、震度7的地震來推測,也會對有核電般的堅固岩盤造成5.4G的震動,跟6.3G非常接近;而且核電廠耐震的只有反應爐,反應爐旁的管線等根本不防震,如果震源再接近點,或核電廠附近發生這次這種直下型地震就完蛋了。

(中略)此外最為讓居民不安的是川內核電的逃生計畫在2014年制定的,鹿兒島線以及薩摩川內市擬定的內容,逃生時要利用新幹線以及高速公路等,理由是「新幹線非常耐震」,但一切又是「想定外」,新幹線脫線(上圖,共同社)而且樑架倒塌,此外高速公路也只有部分能利用,同樣的1次天災不但可能造成核災,也可能把所有逃生的手段也都破壞無遺的。(懶人時報

螢火蟲季節 頂笨仔收費顧生態

(很棒的生態旅遊概念。轉自黃小鴨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阿里山光華頂笨仔社區是賞螢熱門景點,背後功臣是三位不噴農藥、維持自然棲地的地主,但由於十幾年來都沒有收成,且遊客隨意亂丟寶特瓶,地主心灰意冷有意開發土地,社區居民決定今年收取100元門票,提撥收入給地主,同時培養生態解說員;無獨有偶,今年爆紅的花蓮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園區,也打算明年開始收取門票,由社區居民當解說員,推廣使用者付費的生態旅遊。

光華頂笨仔社區推動生態旅遊已有10多年,堪稱台灣先驅,沒有五星飯店,卻有五星景觀——天上的星星、飛舞的螢火蟲、地上的螢光菇、樹上雙眼發亮的飛鼠、水中銀色身軀的鯝魚,2007年即獲選行政院永續會績優生態旅遊地。

其中4月開始的賞螢季節,因沒有管制人數、交通,年年吸引大批遊客湧入,曾一個晚上「塞」進1500人,將雙線道的山中小路擠得水泄不通,「連居民都出不去。」頂笨仔文化協會理事長劉嘉南說,假日時停車位一位難求,去年即有遊客反映人太多,賞螢品質非常差,還有人不知路線動向、引發糾紛。(懶人時報

給台灣人的一份風格學作業(朱宥勳)

(有酸有推。轉自漂浪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輿論沸騰多時的肯亞案,近日仍處於爭持不下的論爭當中。在普遍對「中國因素」戒慎恐懼的台灣社會,這次事件激發出大量「中國罰得比較重,所以把嫌犯交給中國算了」的聲量,可能是近年台灣人對中國政府罕見的「甜蜜時刻」。中共涉台部門在長期挫敗之後,終有能夠聊以自慰的事功上報了。讓獨派擔憂、統派欣慰的這個事件,諷刺地戳穿了我們號稱擁有民主、自由、人權,但這些觀念其實並未深植人心,根基不穩的現象。在這個意義上,台灣人和中國人並沒有顯著差異:雙方同樣都是沒有法治觀念,願意雙手奉上人權,任政府踐踏的物種。

(中略)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兩信在文字風格上的差異。風格學(stylistics)是文學中的一種研究方法,以語言學為基礎。在台灣研究的人比較少,中國則有不少學者投身其中。風格學透過比對文字的「偏離常態」程度,來定義出作家的「風格」何在。不過中國學者的研究,似乎沒能讓中國的相關單位聰明一點,竟然炮製出這麼一封通不過風格學檢驗的信件來。其中渾然不覺地混入了大量台灣人不會用的中國詞彙,比如「酒樓」、「掙錢」、「筆記本電腦」、「肯尼亞」。更逗趣的是這句,提到:「工資部分由小咪負責給我打的。」首先,台灣人很少會用「工資」描述薪水,更不會用「打」這個動詞來對待薪水;不僅在詞彙層次出錯,連句法都是中國式的,台灣人的句型可能會更接近:「我的薪水是小咪負責處理的。」(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