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肯亞詐騙案和媽祖遶境,看中華民國集各家大成的思想統治術

從肯亞詐騙案和媽祖遶境,看中華民國集各家大成的思想統治術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可能會用文化本身無好壞來替中華文化辯護,但文化是人的行為組成的,人都有優劣之分,文化怎麼可能是中性的呢?就以上有毒思想看來,中華文化的成分對現代社會發展而言,可謂弊多於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ames Ke

一樁發生在肯亞的電信詐騙案,再次讓台灣的國際地位問題浮上枱面,令人備感焦慮;同一時間,大甲媽祖在中部縣市遶境,一如往常衍生暴力衝突,讓台灣在飽受外患之餘又添內憂。

面對這些棘手問題,台灣居民通常如何反應?

當我們搜尋各大新聞網站留言,以此作為大眾意見樣本,便能發現「台灣人沒水準」、「台灣人詐欺騙人活該被抓」、「台灣法律太寬鬆」、「台灣沒文化」等自貶批判。但是,這些人在轉身面對東南亞國家與中國時,卻又展現出高姿態去嘲笑他們落後,不禁讓人懷疑,台島居民的思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矛盾的思考模式也不是一天養成的,人的天生資質或許決定了一部分的成就,但是後天長期失調才是阻礙思考的真正病因。

對台灣而言,在1945年中華民國政權強行統治台灣、大肆推廣中華文化之後,所謂的正統中華文化就成了台島人民的後天病根,而其中影響力最大的,就是受統治者大力背書的兩股思想:迷信的道家與陰陽家思想,以及維穩的儒家與法家思想。

肯亞案的奇妙發展(詳細過程請參考維基百科 )。Photo Credit: James Ke
染上迷信色彩的道家與陰陽家思想

這種思想反映在愛講命運、談鬼神的習慣上。

陰陽家起初以觀自然天象起家,與怪力亂神無涉,無奈能穿鑿附會的空間太大,導致主流發展方向偏到前世今生、神仙鬼怪上頭。至於道家初期談的觀察、思辨、超脫,也在迷信思潮下歪掉,開始被有心人挪用為求仙方術。

光是看媽祖遶境時信徒瘋狂的模樣,就不免讓人感嘆,如果推翻威權時有這麼認真勇猛就好了。姑且不論肯亞詐騙案,看看島上有多少宗教詐騙案,就能知道陰陽說詞、求仙道術有多盛行。

民間信仰脫離不了迷信成分,雖然能給人民安定感,但信奉者浸淫久了,就會養成逃避現實的壞習慣。許多人碰上難關,就習慣性求神拜佛問指示,遇到挫折就歸咎命運、哭喊上天垂憐,可是哪一次真正解決了問題呢?自我的思考盲點破除了嗎?做決策時的錯誤判斷修正了嗎?台灣主權問題解決了嗎?有多少人知道在法理上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台灣也還不是國家呢?

另外,雖然大家好像很愛談邏輯,但是只要有人喊出「天佑台灣」,說好的邏輯就被打臉了。把事發成因、事後處理全部歸給未知力量,正是一種被迷信綁架的思考弊病。

拜請媽祖當判官?Photo Credit: James Ke
幫忙統治者維穩的儒家與法家思想

談到儒家,很多人應該都相當熟悉。一聽到五倫、聖賢、君子、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尊師重道,感覺迂腐味就飄了出來。

事實上,儒家思想原先就是「士大夫之學」,是用來指導「統治階級」的修身與統治技術,目標讀者是「政治權力掌握者」。被統治管理的一般人想強身卻吃下這套概念,無異於吃錯補藥。無奈的是,一旦吃習慣了,就容易內化這些思想、技術,替統治者代位統治、鞭策自己,催眠自己要和顏悅色、修身養德,習慣檢討個人修養不足而不反省體制弊病。

最明顯的後果之一,就是天天說自己理性中立客觀,還要別人跟著自己大愛包容執政者的無能,殊不知思考盲點只會越來越大,然後腦就死掉了。

至於法家思想,表面上談客觀法制,骨子裡仍是替統治者服務的維穩工具,把法、術、勢三派結合起來,儼然就是訴諸人類恐懼感、權威崇拜心理的統治術。

譬如《商君書.開塞》曾提到「刑用於將過」,意思是要用刑處罰預備犯。時至今日,這樣的刑法觀仍然存在中華文化圈裡頭。當這一套重刑思維被統治者玩久了,同樣會被一般人內化,讓一般人以統治者自居,向下壓迫。如果搭配儒家和諧思想,那更是不得了,君不見當被壓迫的弱勢出手反擊,還會被輿論批鬥為違法亂紀?

此外,古代中國審檢不分的法律制度,又透過各種判官古裝劇進入台灣居民思維,讓人們昧於現代法治原則。看看那些動不動要政府執行死刑的鄉民,就知道嚴酷的法家思維多麼深入人心了。

就現代法治的標準來看,法律應該是為了保障人權跟限制公權力而存在,可惜受中華民國統治影響的台灣居民,腦中的法律觀念往往相當過時,依舊期待判官大老爺能夠明察秋毫,替草民申冤。

儒、法統治術交替使用,就能有效鞏固原有的社會階級,聰明有錢的更聰明有錢不用說,思考能力弱的也會持續弱化,只能跑去求神拜佛,還要擔心自己會不會失心瘋殺人,最後被政府槍斃。

覺得台灣「刑責太輕、社會太亂」的留言。Photo Credit: James Ke
中華民國政權自豪的「憂質」文化

中華民國政府一方面用軟性的和諧儒家、硬性的重刑法家思維控制人,另一方面又放任有迷信色彩的道、陰陽思想流竄,統治起來實在輕鬆至極。多虧中華民國精美的教育和媒體機器,不斷對人民思想洗腦,讓底下的人長期吸收了毒性不輸塑化劑、頂新油的華毒思想。能夠排毒的人往往受惠於先天資質與後天資源優勢,但不幸沒有優勢的人,只能變成許多新聞網站上昧於事理、大放厥詞的一則則留言。

至於中華文化最愛說嘴的純正道家思想,恐怕也沒那麼正面。老子曾經在《道德經》裡教導統治者「常使民無知(智)無欲,使夫智者不敢為也」,表面上想讓人民沒有機心算計,實際上,也必定得透過愚民手段達成。當無知的人一多,聰明人會乾脆閉嘴,這樣統治者就能「無為而治」,翹腳看電視了。

莊子談超然逍遙、與世無爭的論調,也會讓人覺得不碰政治等公共事務、獨善其身才是王道。人民沒有公共意識的下場,就是讓統治者笑得更開心。

放鞭炮起濃煙、垃圾滿地,干擾公共環境的媽祖遶境活動。Photo Credit: 鍾嶼晨

這樣的文化真的沒有問題嗎?有人可能會用文化本身無好壞來替中華文化辯護,但文化是人的行為組成的,人都有優劣之分,文化怎麼可能是中性的呢?就以上有毒思想看來,中華文化的成分對現代社會發展而言,可謂弊多於利。

中華文化不重視公平、不在意人權,只強調階級與表面和諧的成果,恰恰是今日被中華民國統治的台灣島上的社會樣態,會出現打壓詐騙案嫌疑人的風潮或是媽祖遶境暴力事件,完全不令人意外。

面對種種亂象,台灣居民要如何自處?最有效的解方,顯然只有鍛鍊思考一途。雖然在中華民國政權底下生存大不易,但千萬要記得,個人命運絕大部份操之在己,想活得有尊嚴、讓社會變得更好,就要從擺脫迷信,質疑權力者、練習判斷資訊好壞開始做起。只要有心,每天就能排掉一點華毒思想,讓自己變成更堅強獨立的台灣人。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