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兵馬俑又要來囉?特展是窮途末路還是前景大好?

蛤!兵馬俑又要來囉?特展是窮途末路還是前景大好?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於此,轉向辦理娛樂性高的展是輕鬆舒服的多。

文:溫家瑋(博物館展示教育研究者,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博士生)

5月7日即將在故宮圖書文獻大樓開展的「秦‧俑-秦文化與兵馬俑特展」(簡稱兵馬俑展),還沒展出,從學生時代就密切分享國內特展訊息給朋友的我,已收到不少友人的「徵詢」。林林總總彙整後,大家的疑問不外呼就是「兵馬俑已來台好幾次,為什麼還要再展?」這個點引起我對台灣藝術文化特展舉辦的一些思考。

私人辦展的來龍去脈

假使你跟「文青」兩個字可以沾上點關係,那你一定能感受近年台灣特展風氣盛行。扣除博物館的常態展、自辦特展,近來在台灣常見的營運模式之一,由私人公司外談展源,承接後在台覓尋場地、籌備、開展。90年代這種風氣還沒這麼盛行,一年中在寒暑假的前後排出兩個大檔次就差不多了,而且多半是視覺藝術的展。

印象中從2007年於故宮展出「世界文明瑰寶-大英博物館250年收藏展」後,視覺藝術特展的數量日益遽增,在2010年左右達頂峰。慢慢的,為了票房,辦展公司除視覺藝術展外,陸續引進以娛樂為主打的展。時至今日,辦理這類特展的公司數量增加,在台灣偏重資本主義的環境中,特展自然呈現百花齊放的現象,尤其是台北,稱「特展王國」也不為過。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鞏固收益,多樣化的發展

公司顧名思義就是為了增加資金。辦展公司在決定展題時,就筆者觀察,早些時期除了票房,籌劃者對於回饋社會、藝術教育、國民美感素養提升的確抱有希望與願意付出。隨著票房屢屢不如預期的辦展經驗後,為鞏固整體營運,開始多元發展,分配資源比例,除展覽外,也增加引進舞台表演、舉辦路跑等活動。

就展覽本身,撇除娛樂性、文創類、卡通類、插畫類等的展,所謂正統的藝術、歷史、文物類展比例日趨減少,理由很簡單,因為不用展出,閉著眼睛就可預測票房的慘澹,原因多半歸結為一般觀眾對於藝術文化認識有限。

站在辦展公司的角度,試了幾輪教育意義高、內容深厚且富含文化底蘊的藝術展後,在每每票房不如預期的打擊,外加成本與時間的考量,辦展公司培養觀眾美學素養的熱情也消耗殆盡。而要讓這類展覽持續卻不會損失太慘烈,甚至期望獲得好票房最快的方法,就是選擇普羅大眾本身就知道的內容。

Photo Credit:zaq12wsx23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zaq12wsx23 CC BY SA 2.0

可想而之,台灣為什麼曾在短時間內高頻率的接續展出莫內、米勒、梵谷等藝術家的作品。此次兵馬俑展的選題,或多或少有此考量。

類似的展題=沒有可看性?

展過的題目還是可以再展,重點在於如何清楚交代展覽策劃的切入點、脈絡與展品的特殊與價值。就此次兵馬俑展筆者的觀察,問題點出現在行銷與宣傳。展題名稱取「秦‧俑-秦文化與兵馬俑特展」容易混淆台灣觀眾的視聽,大眾的焦點會關注於「兵馬俑」三個字,而忽略展覽的脈絡是秦朝的文化與歷史脈絡。

加上FB粉絲團官網在行銷上不斷放置各式兵馬俑的照片,更強化觀眾去連結這是兵馬俑展,隨之再連結到之前兵馬俑已來台展出,接著被誘導式的給出「它已經來過了阿!」、「又來了?」等的刻板印象,直接的左右了觀眾願意上門看展的意願,間接影響展覽的票房。很實在的,觀眾不願意進到展場,展覽有沒有可看性根本是不存在的問題。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其實辦展公司的官網有明確的將展覽脈絡、重點與特殊性做說明,但事實是,要全面掌握這個展題核心必須要有深厚的歷史文化背景,或花大量時間做整理與了解,以補強文化背景的不足。前者人數少的可憐,後者不符時間成本,就辦展公司總體評估,且戰且走。以此展為案例,不難想像台灣藝術文化展窮途末路的困境。

於此,轉向辦理娛樂性高的展是輕鬆舒服的多。

不過事情並不用想的這麼悲觀,藝文類特展主題的選擇只要觀察時代趨勢,搭配精準的行銷方案,並於展覽中適度的讓觀眾在這場域中非正式的學習。當觀眾總體美學素養提升,就會願意上門參觀,並接受需要較多知識背景的藝術文化展。這時,辦展單位可從中獲得資金,在往後籌劃更出色的展覽。運用正向的態度可創造雙贏,來面對台灣藝術文化特展的現況,相信它的前景大好!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孫珞軒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