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棟宅,三分鐘的距離——有人走得辛苦,也有人一輩子都走不到

兩棟宅,三分鐘的距離——有人走得辛苦,也有人一輩子都走不到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段路,這兩棟宅,相距只要三分鐘。很多人走得辛苦、走得跌撞,也有很多人一輩子走都走不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早上,臨時被拉去幫忙。

今年上小一的小朋友,前幾天完成了到所屬學區小學的報到,接下來就是要通知沒有報到的家長,請家長告知小孩的動向,如果一直無故未到,就必須通知轄區員警協助調查。

在美國的時候,其實很容易分辨出每一住宅區的階級,有錢人、中產、或是貧民窟。從房子的外觀、環境或是學區,都能很明顯的展現經濟實力上的不同。

相對上來說,台灣除了特定幾個地區,如台中七期,大部分的地方,其實是混著而居的住宅較為常見。

我們這一里,就有比較老舊的老宅,住著生活條件比較不好的一群人。也有剛興建的小豪宅,住著生活條件很優渥的一群人。大部分的時候,這兩群的人會到同一間7-11、在同一家自助餐、以及同一間茶湯會消費,似乎經濟條件的上層、下層也就沒有這麼的明顯差別。

我把通知單拿給小豪宅的管理室,請他們聯絡樓上的住戶,並將通知單放在尚未報到小孩家庭的信箱。

管理員以及在樓下聊天的貴婦媽媽們,異口同聲的說,「唉呀,私立小學還沒報到完,要再等等拉。」或是「送出國了吧,只有戶籍還在這而已,我們政府齁,出入境跟學籍都沒有同步作業嗎?」

當我把通知單拿給老宅的管理員時,管理員以及樓下聊天的伯伯們,倒是緊張了些,催速著的說,「快去問問快去問問,是不是忘記時間報到了。」這裡的小孩,如果不是唸公立小學,還能去哪?社會事件的陰影想必是在所有人的心底預演了一遍。

同樣的一件事,卻在一條街的兩棟宅,有著截然不同的反應。

剛巧,今天早上,我正在處理這事時,有兩個朋友傳訊給我。我保持中立的語氣的陳述了正在做的事情。

那個一路從小唸私立幼稚園直到出國唸書的女孩問我,「大概有多少人啊?」

「二十多個吧!」

「現在台灣人都這麼早就把小孩送出國了!!!」這是她直覺的反應。

當我回撥給另一個朋友時,他說的是,「不是才剛報到,才兩天,不是嗎?這麼早就要調查了喔?!也對,不然出事就不好了。」男孩從小是住在另一邊樓裡的一群人。

不過,我的這兩個朋友,最後都唸了台灣知名的學府,然後也都出了國,用著家裡的錢或是國家的錢,現在都是一般人口中的菁英。

我不能這麼單向的表示,家裡較富有的女孩,人生就比較順遂。但是,從另一棟沒有資源、沒有背景的那棟宅,一個人跌跌撞撞想要往另一邊移動而努力的男孩,這一路從來就不是像過個紅綠燈般的輕盈。

我拿著通知單,站在路口。

這一段路,這兩棟宅,相距只要三分鐘。很多人走得辛苦、走得跌撞,也有很多人一輩子走都走不到。

只願我們社會能一直保有階級自由流動的順暢與公平,就如同只要等個紅綠燈,只要閃過幾輛車,不是那麼難,誰,只要願意,只要付出,都可以跨越。

尤其是在關於教育的這件事情上。

沒有一個社會是完美的,但是教育卻給我們走向完美的「希望」。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