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輕易被劃分為順民或暴民

沒有人能輕易被劃分為順民或暴民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作者:Nana(queerology編輯、作者,社運參與者)

去年在土耳其和巴西爆發大規模示威時,我寫了一篇文章〈當民主失格,上街抗爭去 – 以巴西和土耳其為鏡〉(註一),文章裡提到幾件事情,我想很適合在這個國家施行明顯肉體暴力的時刻再拿出來討論。

一是什麼時候你會決定採取上街抗爭的行動,二是為了上街抗爭,你願意付出什麼樣子的代價?如同去年動筆之時,我沒有答案,因為這部分的答案是個人的,但我想明白的指出我的迷惑。 當時我問了身邊一些朋友,關於他們對街頭抗爭的看法,整體來說,在我收到的回答裡,對街頭抗爭的接受度普遍算高,但我在意的,是大家對街頭示威的一些共通「但書」,其中包括希望能避免出現噪音、阻礙交通、違反法律、以及暴力行為等。

這些但書其實存在一種很平安的想像:我們可以上街,但是我們還是可以不要太吵、不要擋路、不要違法、不要有暴力行為。會有這種平安的想像是很自然的,因為我們通常都過著安安穩穩的日子。而我也並不是要說上街抗爭必須又吵又鬧又亂,但如果標準是這樣的,一個大一點的城市裡辦的馬拉松比賽,大概都比抗爭更吵更鬧更擋路了。

至於違法和暴力行為,我在該文和關廠工人一文中都說過了,上街抗爭,是一種非常手段,但也是民主制度必要的一環,只能投票不能上街的民主制度,不過是獨裁的一言堂。而我們對民主和政黨政治的想像非常扁平,以為民主就是投票、政黨就是藍綠,而在這麼扁平的、什麼=什麼的想像裡,我們也自動壓縮了對於上街抗爭的想像,以為就是到街頭上去走走、坐坐。

為什麼說上街抗爭是非常手段也是必要手段?因為如果今天體制內已經無法解決,我們還堅持用體制解決,這等於是緣木求魚。如果不是日子真的過不下去,我不敢說全部的人,但是大部份的人都不會選擇這條路。比如文林苑、大埔的強拆,那是已經連家都沒得回;比如勞委會的翻臉不認人,那是已經連生存都沒辦法。

大家很喜歡說:Think outside of the box,而上街抗爭就是這麼一回事。當體制、法制,這兩樣民主社會裡的重要機制都已經不管用,你已經決定要用另外的手段,也就是上街抗爭來解決了,是否違法、是否暴力,真的還是一件那麼重要的事情嗎?你要抵抗體制和法制,卻又想著不要違法、暴力,不是正好把自己放回你要抵抗的框框裡?

同樣的我還是要說,這並不表示違法、暴力的抗爭就是好,畢竟,一般情況下我們誰也沒有惡意破壞物品或傷害他人的衝動,而且同樣的,也沒有面對被毆打、問罪之後還要抗爭到底的心理準備。但是如果我們直接把抗爭放在不違法、和平的小框框裡,甚至自我要求不吵不鬧不亂不擋路,那麼我們其實沒有挑戰已經失格的民主體制和法制,可以說連抗爭都算不上,只是單純地走上街了。

「公民不服從」就是在我們扁平的抗爭想像裡一個很好的出路。不服從,有可能會直接變成違法,比如有天法律改成所得稅要每人交九成收入出來,你決定不服從,不交,事實上這也是違法。但同樣的,也可以創意挑戰法律的二元盲點,比如民法目前規定婚姻締結只能一男一女,但是兩個男生跟兩個女生可以嘗試去登記,你不服從既有規定,決定不要摸摸鼻子走開,這也就挑戰既有規定。(註二)

所以現在我們知道,暴力跟和平並不是可以簡單一刀切的,而我想也應該來定義一下什麼叫做暴力。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在現代社會裡面,我們通常把任何形式的暴力都歸到不好的一邊,最常掛在嘴上的也是一句:不管怎樣,使用暴力就是不對。比如說我讀國中的時候,班上有人突然發飆搥破窗玻璃,大家的態度是恐懼和驚疑不定,但是沒有人問,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你要搥破玻璃?這時候如果得到了答案,接下來屬於我們的自由心證:有人會覺得合理,有人會覺得不合理(並且可能回到那句:暴力就是不好)。可是很多時候我們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想知道,就直接認為任何形式的暴力是不好的。

你說,難道還有好的暴力嗎?首先這又落入了好與壞的二元,但是如上的態度,我們等於已經把暴力直接視為禁忌,不管原因是什麼,我們總是認為暴力不對。

然而暴力確實有很多種,打個比方好了,如果你被一群流氓圍毆,你會不會試著還手?如果你還手,那是不是暴力。很多人應該會答不是,認定這是一種正當防衛。可是暴力的種類並不只是在主動施加和還手的差別,像是國家機器的暴力,有時不是這麼清晰易懂的,因為它經常不是肉眼可見的有形傷害。

但如果你想想,就會發現這並不改變它可以弄死你的事實。把國家機器透過體制的暴力,直接想像成一群流氓在圍毆你、也快要把你打死了,你會不會還手呢?特別公權力相對於人民是強大的,然而公權力面對人民的時候,常常不思考他們是否情有可原。(我們如果不屬於公權力,也不思考別人是否情有可原,很可惜的,這叫做欠缺同理心。)這時候,上街抗爭就是對體制還手的一種方式。

當然,這邊又回到文章開頭的選擇,你可以一、選擇不還手,繼續被國家體制壓迫甚至等死。二、你可以上街抗爭,但是還手要還到什麼程度,是靜坐,還是主動打破規則挑戰體制?那我必須說,其實應該採用最有效的方法。如果主動打破規則無效,何不靜坐?如果靜坐無效,何不主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