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律師解讀台灣人的「假掰定律」:世上只有祖國好,詐欺重判才是寶寶

鍵盤律師解讀台灣人的「假掰定律」:世上只有祖國好,詐欺重判才是寶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中華民國法務部長,立場既不中華民國也不法律,立委如果真的能在短短時間內質詢出什麼具體結論,也算是神乎其技了。

文:鍾慶禹(律師)

大家好,在下鍵盤律師,最近又沒日沒夜工作了兩天,回過神就發現現在的風向吹得有一些任性、有一些囂張,甚至還有一些叛逆,有一些瘋狂,吹得我整個頭都暈呼呼的,所以就忍不住想吐話出來,不幸的臉書朋友就只好委屈了。

1.「臺灣因為司法刑度低,成為國際認證的詐欺犯天堂」

這個堪稱史上神秘度最高的風向球,效果也是堪稱一流。

首先,根據台灣人的假掰定律:任何事情都需要經過國際認證。外國人說好、外國比賽拿冠軍的就叫做臺灣之光,在外國做錯事、造成外國人困擾的事情就是臺灣之恥。

因為假掰定律的存在,臺灣人對於國際媒體的重視程度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總統在臺灣被罵到臭頭當沒事,被《經濟學人》諷刺一下就要發函要求更正;發生在臺灣的颱風都要引用CNN認證巨大颱風。所以帶風向的起手勢當然就是「國際媒體」報導,藉以觸動台灣人內心深處最敏感的假掰神經。

但是,神秘就在出現這個「但是」。

我花了很多力氣去搜尋,除了中國官方說法跟官媒,找不到任何媒體引用「國際媒體」在說臺灣因為刑度低,成為詐欺犯輸出國、詐欺天堂之類的說法。

原因呢?

很簡單,任何稍微有水準一點的國家和他們的媒體,都不可能去支持「某國家某種犯罪刑度低=某某犯罪天堂=應該把本國人交給(真.國際認證低人權水平)中國審判」的這種神秘邏輯,即使中國給他們再多廣告,應該也都不敢冒著砸掉招牌的風險辦這種事。

但是這個「國際認證」風向還是被硬生生炒起來了。

中國官媒、臺灣「匿名官員」、臺灣優質媒體共同構成的黃金三角,聯手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成功在沒有任何國際媒體說法的支持下,創造出因為刑度太低,臺灣詐欺犯已經丟臉丟到國外的印象,達到挑動假掰神經的絕佳效果。這種宏觀卻不失細膩的媒體工藝,實在堪稱祖國自改革開放以來,最偉大的成就。

而黃金三角能夠得到這個獎,當然要感謝臺灣人民歇斯底里的假掰和好騙,否則我們沒有機會站在這裡帶風向。謝謝你,臺灣的傻逼們。

2.「臺灣詐欺罪判很輕,詐欺犯披金戴銀,前仆後繼」

有了前面的風向完美鋪底之後,剩下的就好辦了。

這個風向也是吹得很烈,因為之前就已經吹得很久。從殺人犯因為不會死刑,所以就去殺人開始,反推出「只要判得重,犯人就能被預防」的結論,到今天「判很輕,所以詐欺犯多」的邏輯如出一轍,梗埋得夠深吧?

這個梗觸動的是台灣人的重刑崇拜:治亂世用重典。不用問具有意義的統計結果、不用看實際的分析報告,「我來、我看、我重判」就是問題的唯一解答,這是一種不可挑戰的神秘宗教信仰。

循此邏輯,北歐的無死刑、監獄處遇優惠,應該成為全世界的殺人犯天堂,買張機票去挪威無差別殺人以後,非但不會死刑,還可以住得比本國還好的監獄,這種事情還沒有發生真的超乎咱們臺灣人的小腦袋瓜,真的是天佑北歐。

好吧,回到臺灣,回到詐欺犯。

我剛剛好求學的時候有對實務上的詐欺做過一點研究。實際上會被送到法院去做判決的,很高比例都是「幫助詐欺」的情形。這種判決的共同特色是,有很明確的被害人,也確實被詐騙了大筆金額,但是錢被匯進某A帳戶以後就被提領走,然後再無下落,找不到錢,當然也找不到提走錢的人。最後有的證據就剩下空蕩蕩的A帳戶,被抓的就是A。

有時候A會說,我是去應徵應召集團的馬伕,老闆說好啊,但是應召女的錢要匯到馬伕戶頭,請給我帳戶和密碼。馬伕可以替代成會計或其他種種職業,理由可以替代成要給你薪水戶頭或一千種藉口。

有時候A會說,我就是笨,我就是會忘記密碼,才會把密碼寫在提款卡後面,然後又剛剛好不小心搞丟提款卡,又隔了幾天才去掛失。

有時候A也很老實,他會說,對啊,我就是沒錢,才自己申請一個帳戶用3000塊賣給那個人。

但這些A會共同說一句:「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是詐騙集團,也不知道他(們)是誰。」前段不一定,但後段絕對是事實,把這些A們吊起來打三百大板再施加酷刑,他們也交代不出任何背後的源頭。

按照學界的理論,這種情況當然應該判無罪,因為他們就算真的賣帳戶,又不知道帳戶會被拿去幹嘛,要怎麼成立犯罪的故意呢?可是實務上的情形,要面臨一群淚眼汪汪蒙受巨大損失的被害人,他們可能損失了畢生積蓄,被破壞了未來的夢想;而國家能給被害人的,就是一紙判決。

判決該怎麼寫?

大概就是現在詐騙案件頻傳,媒體報導轟轟烈烈,大家都應該管好自己帳戶,你沒管好自己帳戶就是有意幫助詐騙集團,所以就算抓不到你跟詐騙集團的聯繫,你還是詐騙集團的幫助犯。有罪!

好了啦,有罪。那這個罪應該要判多重?

賣個帳戶是拿到多少錢?經濟狀況良好的人會去應徵馬伕、去賣帳戶?背後賺錢的都沒抓到,把一些賣帳戶的遊民關起來的意義是?你把神秘法寶亂世重典祭出來,判他3年好了,難道出來以後他揹個詐欺前科就會洗心革面,然後這個社會伸雙手接納幫助他擺脫要賣帳戶的困境?法院通常是判6個月以下得易科罰金,甚至更輕,刑滿5年以後會失去前科紀錄。怎麼看都不算過分。

類似的情形還有負責當詐騙集團犧牲打的車手。介入比較深,但一樣是當防火牆,分得的利益微薄,車手又應該要判多重?好可惡好可惡,無期徒刑?他是殺人放火了嗎?

做為一個沒有被挑起假掰神經的理性人,到底主嫌該有什麼刑度、車手該有什麼刑度、賣帳戶的遊民又該什麼刑度是要區分比較好,或是一律重判?抓不到主嫌,找不到被害人財產的流向,是偵辦單位實際偵辦的問題,還是法院判賣帳戶判太輕的問題?

真正批金戴銀的詐騙集團有沒有?有;但是被輕判的這幾個嗎?不。如果這樣子報導詐欺刑度太輕的風向帶得起來嗎?不。

所以那風颳得可烈阿,黃金三角再度連手出擊,反正臺灣人有重判崇拜,世上只有祖國好,詐欺重判才是寶寶。亂世重典,潮到出水,真實效果?I don’t care.

Photo Credit: Julian Carvajal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Julian Carvajal @ Flickr CC By 2.0

3.「爽翻了!大馬20詐欺犯返台全放了」

如果要我挑選以法律角度去看的最反智的新聞標題,這個絕對雀屏中選。

臺灣人另外有一種超現實迷思,叫做完美的社會是存在的。這個可能受到儒家影響太深,大概上古堯舜文武周公的時代有存在過,在那裏人人假掰,喔不,是美好,政府厲害又超級有效率。於是每個人都很快樂,都不需要吵架衝突罵人,一片和諧幸福。

逼逼,時間到。夢醒了嗎?真正殘酷的現實是,衝突永遠存在,什麼事情都有它的代價,超級有效率的政府和人權永遠不可能並存。

現在來看這個風向。我沒有要在這裡做高中公民教育的意思,不過稍微有些邏輯的人應該會知道,沒被羈押不等於無罪。否則現在批踢踢的鄉民被網路釣魚的告詐欺,沒被押就直接無罪嗎?林益世也還在趴趴走,不就是無罪了嗎?這種根本不需要常識,用邏輯推都可以得到的結論,黃金三角中的臺灣媒體摀著眼睛,不懂就是不懂。

羈押的目的是什麼?

在臺灣羈押受到法律限制,必須要由檢察官提出聲請,法官審查同意,原因限於為了刑事司法審判的進行,避免被告串供、滅證、脫逃,或是重罪、重大嫌移的情況避免重複犯罪。這些理由在臺灣的法學界都還在熱烈吵架討論當中。

我們回到這些「大馬詐欺犯」。

中國沒有給卷證,完全不確定他們幹了什麼、被害人在哪裡,初步瞭解每個人的說法,掌握「每個人的身分資訊」,當然就放了,否則到底憑什麼羈押?不押以後,真的有需要辦案,人在哪裡都知道了,又沒辦法再找來嗎?有沒有必要用其他強制處分還可以再議,如果這些人喜歡變通緝犯,那下次再要押就真的天經地義;而且臺灣真正的大咖通緝犯,可是都躲在中國耶,這些人怎麼可能再跑去中國?

這些簡單直接,淺顯易懂的邏輯,在黃金三角的世界裡面是不存在的。黃金三角一定要乘著前面兩股風向的勢,帶出「爽翻了」這種低能風向。

爽不爽?當然爽。

不管你有罪無罪,從不文明國家虎口脫出回到文明國家,無罪的有機會真的無罪,有罪的希望獲得應該有的判決,為什麼不能爽?這種爽是你這個國家的驕傲還是羞恥?

黃金三角帶的風向就是「真的是好羞恥」啊,臺灣人中竟然有這麼多壞人,怎麼跟我們理想中的社會差這麼遠,都是他們害臺灣不完美,怎麼政府都沒有魄力把他們驅逐出我們的社會之外,讓我們回到完美狀態?還是中國嚴刑峻罰好棒棒,頭罩黑布坐飛機,和諧社會沒煩惱。

中國逼他們的國民做完美社會的和諧大夢,整顆頭被壓在一團專制構成的迷霧裡面,間或流著血,傳出哀嚎;臺灣人好不容易才從前一團迷霧的糾纏中脫身,現在給黃金三角在耳朵旁邊吹一陣風,竟然又傻呼呼說,咦?你們十幾億人待得那團迷霧好像很不錯,我也想進去看看。

這種神秘腦科學應該可以上探索頻道才對,讓我們一起來探索人腦極限和奴性的奧秘。

4.「嗆辣雪神」

在前三股風向爽爽吹之後,宇宙最愚蠢風向,終於姍姍來遲了。

羅螢雪在這段期間的立委答詢、媒體發言荒腔走板,欠缺基本法律概念,捍衛中國(PRC那個中國)立場,對自己國民進行有罪推定,罔顧自己都認定中國司法不彰的事實,真的可以說到罄竹難書的程度了。

然而,「自己錯了還怪人」的曠世鉅作將整起怪奇事件簿帶上了前所未見的巔峰,就是乘著前面三股風向而來的。國際認證詐欺天堂很丟臉,臺灣司法效率不彰,刑度判太輕,一味把人帶回臺灣不給中國會導致更多國際人會認為臺灣詐欺天堂。站在這個風向的高度上,一切對她不爭取臺灣人回臺灣接受公平審判機會的質疑,都是「自己錯了還怪人」。

有沒有?很神奇有沒有?

所以不只被風向吹暈的豬隊友徐永明是錯的,黃國昌也是錯的,顧立雄、尤美女當然也都是錯的,外交部、陸委會更是沒有考慮到法務部立場,嘩啦啦,Magic,一切反轉。御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一代風向女王當之無愧。

接下來的效應?

與其說臺灣的問題是藍綠惡鬥,不如說是嚴重的藍綠色盲。我們不用問是非,不用講道理,就跟你喜歡的球隊,或是喜歡一個異性一樣。「喜歡,是沒有理由的」。於是,媒體對於能夠和對手展開激烈對抗的球員,喔不,是官員,就會有非常熱情的報導,好像講話有嗆回去,語氣強烈就是非常有道理。

也許你沒有自覺過,但是實際上當我們在溝通不同意見時,我們會做一件事情,就是化異求同,建立共同的判準,再從那個判準往下討論怎麼樣具體的做法比較好,這樣才可能產生具有意義的結論。陸委會、外交部、法務部其他官員之所以會被質詢得好像很慘,就是因為他們都和立委建立了「應該依法、慣例把人要回來,保護我國人民接受公平審判權利」這樣的前提,才會綁手綁腳。

羅瑩雪會跟那麼多委員起衝突,真正有去看完整過程就會知道,從頭到尾立法委員沒辦法和羅瑩雪建立任何的共識。

我國人民的生命、人身自由、安全重要?不行。

法律的保障原則重要?不行。

羅瑩雪立場以打擊犯罪為主key,在上面這幾個黃金三角帶出來的風向飄來飄去,意圖強烈到堂堂法務部長竟然去引用LINE群組裡面流傳的虛構詐騙公會感謝文來帶風向。一個中華民國法務部長,立場既不中華民國也不法律,立委如果真的能在短短時間內質詢出什麼具體結論,也算是神乎其技了。

但是對於愛到盲目的支持者來說,這一切事實,談話內容都不重要。說一句回一句才是重點。不管原因是真的被說服,還是吃驚到瞠目結舌,讓氣勢凌人的對手講不出話來,就是好球,反正是自己支持球隊的球員啊。

眼看盲點出現,黃金三角又趁機來帶風向了。尤其臺灣優質媒體又開始造神,讓大腦懶得動支持者產生「這個部長很不錯」、「勇於任事」的概念。這陣風眼看要吹起來了,這種宇宙級的怪風,對大腦的損傷程度恐怕不下核能外洩的汙染,鍵盤律師不得不要躲開臺灣新聞幾天去避難了。

END

今天的風向就解讀到這裡,好累。再喝一口酒要睡了,明天又是重啟爆肝循環的一天。

每天睡前都要自我反省。想想當初為了拿到寫著殺人如麻真勇夫(按:曾勇夫,前法務部長)的證書在那邊不高興的自己,真的太幼稚了。希望以後能有真實智慧的虛懷若谷,不要自己錯了還怪人。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