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律師解讀台灣人的「假掰定律」:世上只有祖國好,詐欺重判才是寶寶

鍵盤律師解讀台灣人的「假掰定律」:世上只有祖國好,詐欺重判才是寶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中華民國法務部長,立場既不中華民國也不法律,立委如果真的能在短短時間內質詢出什麼具體結論,也算是神乎其技了。

文:鍾慶禹(律師)

大家好,在下鍵盤律師,最近又沒日沒夜工作了兩天,回過神就發現現在的風向吹得有一些任性、有一些囂張,甚至還有一些叛逆,有一些瘋狂,吹得我整個頭都暈呼呼的,所以就忍不住想吐話出來,不幸的臉書朋友就只好委屈了。

1.「臺灣因為司法刑度低,成為國際認證的詐欺犯天堂」

這個堪稱史上神秘度最高的風向球,效果也是堪稱一流。

首先,根據台灣人的假掰定律:任何事情都需要經過國際認證。外國人說好、外國比賽拿冠軍的就叫做臺灣之光,在外國做錯事、造成外國人困擾的事情就是臺灣之恥。

因為假掰定律的存在,臺灣人對於國際媒體的重視程度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總統在臺灣被罵到臭頭當沒事,被《經濟學人》諷刺一下就要發函要求更正;發生在臺灣的颱風都要引用CNN認證巨大颱風。所以帶風向的起手勢當然就是「國際媒體」報導,藉以觸動台灣人內心深處最敏感的假掰神經。

但是,神秘就在出現這個「但是」。

我花了很多力氣去搜尋,除了中國官方說法跟官媒,找不到任何媒體引用「國際媒體」在說臺灣因為刑度低,成為詐欺犯輸出國、詐欺天堂之類的說法。

原因呢?

很簡單,任何稍微有水準一點的國家和他們的媒體,都不可能去支持「某國家某種犯罪刑度低=某某犯罪天堂=應該把本國人交給(真.國際認證低人權水平)中國審判」的這種神秘邏輯,即使中國給他們再多廣告,應該也都不敢冒著砸掉招牌的風險辦這種事。

但是這個「國際認證」風向還是被硬生生炒起來了。

中國官媒、臺灣「匿名官員」、臺灣優質媒體共同構成的黃金三角,聯手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成功在沒有任何國際媒體說法的支持下,創造出因為刑度太低,臺灣詐欺犯已經丟臉丟到國外的印象,達到挑動假掰神經的絕佳效果。這種宏觀卻不失細膩的媒體工藝,實在堪稱祖國自改革開放以來,最偉大的成就。

而黃金三角能夠得到這個獎,當然要感謝臺灣人民歇斯底里的假掰和好騙,否則我們沒有機會站在這裡帶風向。謝謝你,臺灣的傻逼們。

2.「臺灣詐欺罪判很輕,詐欺犯披金戴銀,前仆後繼」

有了前面的風向完美鋪底之後,剩下的就好辦了。

這個風向也是吹得很烈,因為之前就已經吹得很久。從殺人犯因為不會死刑,所以就去殺人開始,反推出「只要判得重,犯人就能被預防」的結論,到今天「判很輕,所以詐欺犯多」的邏輯如出一轍,梗埋得夠深吧?

這個梗觸動的是台灣人的重刑崇拜:治亂世用重典。不用問具有意義的統計結果、不用看實際的分析報告,「我來、我看、我重判」就是問題的唯一解答,這是一種不可挑戰的神秘宗教信仰。

循此邏輯,北歐的無死刑、監獄處遇優惠,應該成為全世界的殺人犯天堂,買張機票去挪威無差別殺人以後,非但不會死刑,還可以住得比本國還好的監獄,這種事情還沒有發生真的超乎咱們臺灣人的小腦袋瓜,真的是天佑北歐。

好吧,回到臺灣,回到詐欺犯。

我剛剛好求學的時候有對實務上的詐欺做過一點研究。實際上會被送到法院去做判決的,很高比例都是「幫助詐欺」的情形。這種判決的共同特色是,有很明確的被害人,也確實被詐騙了大筆金額,但是錢被匯進某A帳戶以後就被提領走,然後再無下落,找不到錢,當然也找不到提走錢的人。最後有的證據就剩下空蕩蕩的A帳戶,被抓的就是A。

有時候A會說,我是去應徵應召集團的馬伕,老闆說好啊,但是應召女的錢要匯到馬伕戶頭,請給我帳戶和密碼。馬伕可以替代成會計或其他種種職業,理由可以替代成要給你薪水戶頭或一千種藉口。

有時候A會說,我就是笨,我就是會忘記密碼,才會把密碼寫在提款卡後面,然後又剛剛好不小心搞丟提款卡,又隔了幾天才去掛失。

有時候A也很老實,他會說,對啊,我就是沒錢,才自己申請一個帳戶用3000塊賣給那個人。

但這些A會共同說一句:「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是詐騙集團,也不知道他(們)是誰。」前段不一定,但後段絕對是事實,把這些A們吊起來打三百大板再施加酷刑,他們也交代不出任何背後的源頭。

按照學界的理論,這種情況當然應該判無罪,因為他們就算真的賣帳戶,又不知道帳戶會被拿去幹嘛,要怎麼成立犯罪的故意呢?可是實務上的情形,要面臨一群淚眼汪汪蒙受巨大損失的被害人,他們可能損失了畢生積蓄,被破壞了未來的夢想;而國家能給被害人的,就是一紙判決。

判決該怎麼寫?

大概就是現在詐騙案件頻傳,媒體報導轟轟烈烈,大家都應該管好自己帳戶,你沒管好自己帳戶就是有意幫助詐騙集團,所以就算抓不到你跟詐騙集團的聯繫,你還是詐騙集團的幫助犯。有罪!

好了啦,有罪。那這個罪應該要判多重?

賣個帳戶是拿到多少錢?經濟狀況良好的人會去應徵馬伕、去賣帳戶?背後賺錢的都沒抓到,把一些賣帳戶的遊民關起來的意義是?你把神秘法寶亂世重典祭出來,判他3年好了,難道出來以後他揹個詐欺前科就會洗心革面,然後這個社會伸雙手接納幫助他擺脫要賣帳戶的困境?法院通常是判6個月以下得易科罰金,甚至更輕,刑滿5年以後會失去前科紀錄。怎麼看都不算過分。

類似的情形還有負責當詐騙集團犧牲打的車手。介入比較深,但一樣是當防火牆,分得的利益微薄,車手又應該要判多重?好可惡好可惡,無期徒刑?他是殺人放火了嗎?

做為一個沒有被挑起假掰神經的理性人,到底主嫌該有什麼刑度、車手該有什麼刑度、賣帳戶的遊民又該什麼刑度是要區分比較好,或是一律重判?抓不到主嫌,找不到被害人財產的流向,是偵辦單位實際偵辦的問題,還是法院判賣帳戶判太輕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