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台灣太陽花和香港豆腐花、美女律師肉身擋警棍 法袍沾血

懶人時報看什麼?台灣太陽花和香港豆腐花、美女律師肉身擋警棍 法袍沾血

政府:服貿協議超好 利大於弊

(唐湘龍與姚立明的差異XD。轉自李全興的臉書,以下引述他的註解)
唐先生應該讀了這篇封面,姚教授則有看完(懶人時報

 香港觀察:台灣太陽花和香港豆腐花

(看見香港,祝福台灣。轉自Pei Chang Chuang 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最基本的分別,當台灣人可以先有白合花(野白合)運動,再來太陽花運動,野白合年代家長去支持太陽花年代孩子。香港呢?家長只會怕自己的孩子上街會影響日後找工作。
行政會議成員羅範椒芬表示,希望香港人不要因為政改的問題而做違法的事,香港青年不要學台灣青年。
結果,簡單如在校園連張貼支持台灣標語都給阻止,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撕去學生張貼於校內聲援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台灣加油」字句,學生唯有掛出黑布抗議。
也有一群香港城市大學的同學於校內民主牆等貼上「台灣流血了 我們在做什麼」標語,卻被校內保安除去,說是「上頭」命令。(懶人時報

我所斷絕的是被泯滅的良知

(無論服貿議題如何下場,台灣社會,都需要災後重建了。轉自黃巧虎的臉書,以下引述她的註解)
講中我的心情!我之所以在學運事件後開始首次對朋友設定權限,區分點頭之交、封鎖甚至刪友,在意的不是立場問題,是心腸問題。
如果今天是服貿沒過,支持方去佔行政院被打,我他媽的一樣要痛罵下令者和現場打人的警察。而且我會凜然覺得可怕:「現在是剛好我跟這個權力武力極不對等的政府立場相同而已,萬一有一天立場不同了呢?」「萬一有一天這國家因此不再有『立場不同』這件事呢?」
然後嘿嘿,你知道另一個盲點在哪嗎?那就是這個國家的問題在於,服貿一開始就沒有「不通過」這個選項。(懶人時報
楊索:親愛的朋友,我不會刪掉你

那一夜,美女律師肉身擋警棍 法袍沾血

(義務律師的現場目擊,如果是你的子女,你會認為他們活該被打嗎。轉自戴立忍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一到外面,我親眼看的場景也是媒體沒報導過的,我看的是學生被2個警察架著,架出來後,就在靠近走道處被往外丟,有的頭撞倒地上、有的肩膀撞倒地上,個個都站不起來,警察還說不要擋路、不要再裝了,這還算好,還有警察拉著同學衣領,勒住脖子,連拖帶拉,甚至還有直接拖腳,幾乎每個學生都是頭破血流。
我們看到這麼慘忍的場景都嚇到了,於是請警察不要再拖了,也不要「丟」了,但警方根本不理我,最後演變到我們與警察搶人的局面,只要警方一拖人或丟人,我們就趕快接過來,避免學生受傷程度擴大,學生們不是頭破血流,就是眼睛淤清、四肢受傷,情況非常慘。
尤其是女生,我真的不忍心,都是一邊發抖、一邊大哭,連我問她們身體狀況,有沒有需要幫忙,她們都無法回答我,整個都恍神了,有學生說警察打人時,警察情緒更高漲,再繼續推擠拉扯,我因為穿律師袍,警察不敢怎麼樣,於是就抱著她們保護她們出去。(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