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戒嚴仍未結束,大埔徵收戶盼請新政府落實轉型正義

土地戒嚴仍未結束,大埔徵收戶盼請新政府落實轉型正義
Photo Credit: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土地徵收、都市更新、還有市地重劃,這些都是現階段轉型正義非常重要的課題。盼請新政府能夠先從土地徵收開始,讓臺灣社會的公義,能夠回到土地被徵收人的身上,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能公平地享有憲法基本人權的保障。

文:徐世榮(政大地政系教授)

編按:苗栗縣府辦理大埔開發案,規劃約157.09公頃、逾800筆土地作為竹科工業園區第四期擴建用地竹南基地,自2009年進行區段徵收,不同意被徵收住戶經歷長達6年的抗爭。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在2011年6月判決被拆遷戶敗訴,被拆遷戶提起上訴。最高行政法院在2012年11月間將全案發回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重新審理。2013年7月趁自救會北上抗議時強拆張藥房等4戶,引發警民衝突,後藥房老闆張森文離奇死亡。2014年1月3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判決大埔4戶勝訴,2016年4月22日對大埔4戶主要訴求「返還土地」卻判敗訴,指4戶之土地已成道路用地或被當作抵價地分配,客觀上無法返還。

以下是長期觀察大埔案的徐世榮教授在得知判決後的想法。

各位媒體朋友,其實這個判決的結果,對我個人而言,是一個非常大的落差,對於臺中高等行政法院今天(4/22)下午的判決,我個人是非常的失望。其實我很期待,臺灣的社會公義今天能夠回到苗栗大埔這些土地被徵收戶的身上。但是很顯然的,臺灣社會的公義還沒有彰顯,今天還沒有回到他們的身上。我個人因此非常地失望。

這個地方(行政院前),其實是個讓我們非常傷心的地方。在2010年8月17日,我們從我後面的這個大門進到行政院第一招待室跟他們協商。其實不是協商,我們是進去跟他們請求。那時候的吳敦義院長,江宜樺部長,葉世文署長,劉政鴻縣長,他們都面帶笑容,他們都滿口承諾原屋原地保留,農地集中劃設。這是2010年8月17日,在我背後這棟建築物(行政院)內所發生的事情。

隔了幾天之後,8月23日,行政院祕書處正式行文,把吳敦義前院長-現任的副總統,把他的承諾用公文,白紙黑字把它寫下來,就是:「原屋原地保留,農屋集中劃設。」但是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們的房子還是被拆,還是被拆。

我們的訴訟,縱然我們贏了,但是今天的判決,法院仍然不願意把公義還給當地的居民。我們非常地失望,其實我們也非常地憤怒,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個結果呢?我盼請,臺灣社會所有的朋友們,請大家仔細來思考,為什麼在21世紀,為什麼法院以前已經判決政府敗訴,根據我們的基本邏輯,那就是必須要恢復原狀,就是要恢復原狀!

為什麼我們的法院,沒有辦法站在社會弱勢的這一邊啊!我們還要不斷地訴訟,剛剛詹順貴律師講他(法院)用程序的理由把我們駁回,他(法院)根本不審查實體的內容,這讓我們非常失望,也非常地憤怒。各位朋友,我想跟各位講,我們的制度、我們的結構,其實對社會的弱勢都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們的都市計劃法,我們的都市計劃,你根本沒有辦法去告他,你懂嗎?我們的都市計劃程序你沒有辦法去告他,因為我們故意將都市計畫通盤檢討認定是行政命令,而不是行政處分,因此,人民根本沒有機會針對都市計畫進行行政救濟,我們唯一能告的就是土地徵收。但是為了告土地徵收,我們費了這麼多的力量,法院竟然還做出這種判決。我們實在沒辦法接受。

各位朋友,我要告訴各位一個觀念,現行不符合要件的土地徵收,其實等於是宣判這些當地居民,這些受災戶他們的死刑!各位知道嗎?臺灣有一種死刑,是我們都忽略掉的,是我們都忘掉的。大法官400號解釋409號解釋709號解釋732號解釋都明白跟我們講,土地徵收絕對不只是財產權的問題,更是他們的生存權、人格權的問題。所以不符合要件的土地徵收,其實就是宣判他們死刑。

各位知道,我們最近在關心鄭性澤——一個死刑犯判決,我們認為那是很不合理的。各位知道那是經過法院三級三審,還經過非常上訴,至今14年。我想問大家,大家面前的大埔,還是我後面的林口A7、臺南鐵路地下化東移,這幾個土地徵收案花了多少時間?讓我告訴大家,僅花兩、三年時間,就要把土地給搶走,就要剝奪他們財產權,更重要的是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剝奪他們的人格權。

我們盼請新的政府,要認知到這一點。我們最近大家都會說「謙卑、謙卑、再謙卑」,我們今天站在這裡,我們要向新政府,跟你們講,人民對你們是「期待、期待、再期待」。新政府要修改過往威權的體制。今天為什麼會有這個判決,就是我們現行的體制其實依舊停留在過往的戒嚴時期。

我們的都市計劃法基本上是民國62年訂定完成,我們的區段徵收是民國75年訂定完成,都在解嚴之前。請問,解嚴之後有沒有改?沒有,解嚴之後根本就沒有改!所以今天我們面臨到的,不只是強盜惡霸的劉政鴻,還面臨到這些不公不義的制度和結構。

盼請各位新聞媒體朋友盼請你們要了解這一點。他們面對的不僅是劉政鴻而已啊!他們面對的不只是吳敦義而已啊!他們面對的是長久以來臺灣戒嚴時期所遺留的不公不義的戒嚴體制啊!到今天都還沒有改啊!到今天都還沒有改!

所以我們盼請新政府,盼請新政府,我們對你們有很大的期待,希望能把臺灣的公義,社會的公義,把它給找回來。我們現在談的轉型正義,不是只有國民黨的不當黨產的而已,站在各位面前的,這就是轉型正義非常重要的課題。土地徵收、都市更新、還有市地重劃,這都是現階段轉型正義非常重要的課題。盼請新政府能夠先從土地徵收開始,讓臺灣社會的公義,能夠回到土地受徵收人的身上。讓他們跟我們一樣,都能公平地享有憲法基本人權的保障。

本文為4月22日大埔案更二審判決結果敗訴,記者會現場發言整理,本文經徐世榮授權刊登。

延伸閱讀:
大埔案張藥房討地再敗訴 法界:法官已幫地主點明燈
張藥房原地重建有望!最高法院將苗栗大埔案發回更審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