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仁超筆耕五十載,最後一刻仍爬格仔

曹仁超筆耕五十載,最後一刻仍爬格仔
Photo Credit: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03年受訪時,曹Sir誓言60歲前退休,沒有計劃寫回憶錄。他豁達道:「不要以為自己有多重要,人總有退下來的一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信報月刊記者李澄欣

「這是一個很好的行業,鬧完又有錢收,寫幾千字可以豐衣足食。」人稱曹Sir的信報首席顧問曹仁超2003年接受本刊專訪(收錄於316期)時直言,假如人生再來一次,仍會選擇寫評論。他對《信報》、《信報月刊》感情深厚,甚至為本刊寫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曹Sir 2月21日逝世,他的投資智慧將永留人間。

1967年夏季,18歲的曹志明(曹仁超原名)中學畢業。時值香港暴動,人浮於事,找工作極困難,第一份工是在紡織廠做維修,後因不滿鬼佬廠長打工人,半年後便轉工去假髮廠,在那裏與後來的太太一見鍾情,並許下諾言斬斷窮根,打一份穿西裝的工。

1968年底,他轉行到股票經紀行學師,不諳英文的老闆看中他的英文能力,聘他做文員,負責翻譯,經常要跑到證交所圖書館參看年報,與金融分析結下不解之緣。「是行業選上了我」,他形容。「當時上市公司的年報全是英文,能看懂英文年報的人很少,能夠有機會看年報亦不容易,只有股東才有年報,大部分市民都無法接觸。」

拍拖使費大,為賺外快,他以筆名「思聰」投稿到各大報章,專門分析上市公司年報。投到《星島》和《華僑》都被投籃,只有《明報晚報》副總編輯林山木(筆名林行止)賞識。他的專欄早見於1969年12月《明報晚報》創刊第5日,初時每篇400字,稿費10元。市民看到中文年報的內容恍如取得內幕消息,大受歡迎,稿費後來大升。

他出身英文中學,寫稿中英夾雜,白話為主,須經林山木修改才刊登。有次林山木請病假,原稿出街後讀者竟然很受落,自此建立嬉笑怒罵的通俗文風。

1970年,林山木介紹他到一間投資公司做投資經理,處理過千萬元的資產。1973年《信報》開鑼,他追隨林生轉投《信報》,繼續以「思聰」之名撰寫「香港股市」專欄,兼職稿費每月1500元。

翌年,其任職的投資公司因金融動盪而結業,他正式加盟《信報》成為職員,初期職位是資料室主任。他入職時月薪高達3000元(當時每兩金價300元),可是不久《信報》財困,員工人數由近百人縮減至20幾人,人人身兼數職,每日工作14小時,七折支薪。1975年開始收支平衡,1978年賺得第一個10萬,薪酬才恢復原價。

「曹仁超」成名 成功須苦幹

成名專欄「投資者日記」每篇洋洋數千字,將每日金融市場所見所聞寫成文章,以口語化表達,非常幽默,又論盡人生百態,是財經界的精神食糧。長年筆耕,曹Sir的背部有一處微微凸起,揸筆的手指頭起了厚厚的繭。

曹Sir僅中學程度,財經頭腦完全是勤力幫補。「做人成功要靠三點:聰明過人,勤力過人,持久過人。我不能聰明過人,希望能做到勤力過人,持久過人。」他從西方書籍和報章吸取養分,經常到辰衝書店買書,或向外國訂購。他指出,本地報章的財經欄目具體地教人如何投資,西方的則深入地分析經濟局勢。他鑽研的範圍十分專注,「除了金融分析,並無其他,我不愛看電影,聽音樂或讀小說,我做的事十之八九和金融有關」。

年青時,他作息規律,每朝7時半起來看CNN和CNBC電視新聞,以及外國及本地報章一小時。9時吃早餐,之後在家踏健身單車鍛煉身體。中午約晤政經先進、上市公司管理層或大學教授午膳,以取得第一手消息和交流意見。返報館後參詳西方報紙,上網了解市場動態,下午4時開始花5小時構思及落筆。晚上9時許忙些雜務,待美股開市後才歸家,遲遲於11時吃晚飯,午夜時分睡覺。

他珍惜分秒,連到茶水間拿水的時間都要慳,辦公室放了多支樽裝水。「每日喝4支礦泉水,辦公室有時存上一箱50支,逼自己要記得飲水,又毋須離開房間,避免寫稿時打斷思路。」

《信報》早年一周出報7天,曹Sir日日埋首寫稿從不間斷。後期出報6天,曹Sir也保留星期六日上班的習慣,幾乎從不請年假。數十年來,唯一一次破例停寫專欄,是1990年5月至6月期間,愛妻病重要入院動手術。「『日記』這個專欄是半開玩笑的,太太在醫院我怎能寫下去?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公司哭起來。老闆娘見我這樣,就讓我停寫7日,結果由林生代寫。」

《信月》感情深 留下最後遺作

除了報紙,他對《信報月刊》感情深厚,甚至為本刊寫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從1977年創刊便是作者,用多個筆名「分飾幾角」寫稿。

近年他受癌魔折磨,卻沒有減產,堅持每月交稿,每次動輒六七版字海,而且不喜歡文章配相。曹Sir雖然與時並進,但一直習慣用原稿紙寫稿,許多資料都記在腦中,喜歡用腦多於用電腦。

他很多文章在病床上完成,卻無減認真,完稿後多次和編輯部電郵來往,親自修改潤飾文稿。今年2月底,他向本刊提交的3月號專欄文章,篇幅較以往大為縮短,已猜到他身體狀況轉差。

反對23條 憂傳媒自我審查

無論股評、時評,曹Sir都不懼權貴,立場鮮明。從廣告收入角度來看頗「倒米」——試問哪有地產商會在唱淡樓市的報刊賣告白?但他明言,寫文原則是不違背良心和不犯法。2003年政府有意為23條立法,他堅決反對,認為是港人頭上一把刀,聲明不會做烈士,「條例通過後若受政府警告,我會立即擲筆停寫退休!」他指出,「識做」是中國文化,最擔心歪風從政界蔓延至報界,傳媒自我審查。「我讀番書大的,真性情,是個不識做的寫作人,文章得罪人自己亦不知。」

他強調,傳媒要維持中肯、獨立形象,認為《信報》應只辦報紙、月刊和出版社,不應涉足地產、投資等業務。撰寫投資分析40載,他自己亦避免利益衝突,「推介股份之前不會買入,『日記』專欄刊登消息這一天也不會買,到第二天就可以買入,至於賣出則毋須事先告訴讀者」。

2003年受訪時,曹Sir誓言60歲前退休,沒有計劃寫回憶錄。他豁達道:「不要以為自己有多重要,人總有退下來的一天。」

節錄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