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羨慕韓國K-POP,還不如好好討論小巨蛋到底可以扮演什麼樣的領頭羊

與其羨慕韓國K-POP,還不如好好討論小巨蛋到底可以扮演什麼樣的領頭羊
Photo Credit: liu yu cheng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演唱會市場才熱絡了幾年,如何讓未來的環境更加健康、進步,不僅是產業內的議題,更是社會文化發展的重要一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日小巨蛋調高場租的事件,引發演唱會產業界一波批判風暴,照理來說應該是一件關乎社會大眾的事,但似乎仍僅侷限在業界內的小風暴。後來小巨蛋邀集業者談判的新聞,在外界看來更像是一樁互相討價還價的利益遊戲劇碼,反而失去了公共利益的討論,實在可惜。

當我們欣羨韓國K-POP席捲全球、進而帶動韓國觀光以及全球品牌諸如三星、LG、現代汽車等等的發展時,我們其實忘記了過去30年,台灣也曾經因為流行音樂風行全亞洲,而奠定了台灣在亞洲的文化地位以及整體國家品牌,藉此輻射出許多文化與經濟的輸出。大至整個流行娛樂、文化工業,小至個別的音樂相關行業,像是演唱會所帶來的工作機會、周邊經濟利益、觀光價值等,更是形成許多受到台灣流行音樂影響的外國人前來諸多景點朝聖,或是熟悉台灣文化的關鍵要素。

台灣目前面對的經濟困境,無論從傳統產業或企業品牌的發展,或是從娛樂產業去創造新的經濟動能,已經是刻不容緩的國家發展議題。而除了外部衍生效益,演唱會本身帶給社會的休閒價值、對社會文化的發展與集體認同感,都讓音樂產業成為台灣社會的重要資產。

近幾年來,演唱會已經成為音樂產業的重點經營項目之一,韓國K-POP的歌手在台灣、中國、香港、東南亞各國一場場的演唱會,成為歌迷們願意花大錢爭相參與的面對面體驗。不只在亞洲,根據英國音樂產業所發起的UK Music所做調查,2014年間,現場表演/演唱會佔了整體英國音樂產值的23%、貢獻度排名第二,創造的工作數量超過2萬5千個,而且現場表演/演唱會甚至為英國觀光業貢獻了31億英鎊、大約是台幣1446億。

場館、產業、與社會利益

由此可以看出,音樂產業、演唱會產業在整個體驗/觀光經濟當中,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問題是,我們的社會環境或是政府政策,是否以此公共利益的觀點看待娛樂產業,或細分至演唱會產業?一個社會該怎麼看待政府興建大型場館的管理?如何維繫健康正向的產業環境?以及從一個個國家興建的大型場館來看如何管理、使用能創造最高的社會利益?這樣子的對話,不是簡單一句誰專業、誰不專業就可以一刀兩斷的權力爭奪,產業的發展不是政治的衝突邏輯,而是一種細緻的工程去調和共生共榮的生態圈,有賴更多的研究資料、不同單位間的對話,以及有意識地互相支持發展。

硬體的場館空間,看似生硬冷冰,卻是人們生活、創造的平台,也是社會文化的培養皿,如何規劃管理使用,什麼樣的活動與商業進來、什麼出去,在緩慢的一天天的過程中,累積了人們對空間的記憶,也累積了社會文化發展的歷史。以前的中華體育館是許多人記憶中與鄧麗君、羅大佑、梅豔芳、麥可‧傑克森共度某個夜晚的特殊空間,到現在的小巨蛋是大家心目中曾經與五月天、阿妹⋯⋯一起嘶喊的記憶場域。

公共空間的經營,從預算法制架構到經營團隊的組成,以至檔期管理模式與使用規定,都形塑了文化的樣貌。台北小巨蛋作為台灣最具指標性的演唱會場地,社會對其期待的是發揮更高的價值,或是帶進更多收入的預算考量?(2015年6月,台北市府才發佈新聞表示,小巨蛋2014年獲利一億一千萬。)

台北小巨蛋的管理方式,介於一般公部門管理與委託民間管理之間,在場地申請後,藉由民間人士共同組成的委員會做審查,以及排定優先順序。這樣的流程確實大大有助於提昇場館節目經營的品質,這也是小巨蛋相較其他場館經營成功的主因。而形成小巨蛋收入難以提昇的主因,其實是佔了20%的所謂公益檔期。

公益或是商業?

公部門對於一場活動的認定,雖然沒有明文規範,但幾乎每個地方對公益或是商業的定義,都是售票或免費入場而定。因此出現荒謬的現象是,真正純商業行為、不在一般社會共識應獎勵範圍內的活動,例如商業品牌展銷活動、各種業務經銷、直銷商大會等,因為不售票,甚至有時還加入「公益活動」而冠上公益之名,得以用低廉許多的租金借用場地。

而相對的,靠著觀眾一張一張票支持的演藝活動,一直被認定是商業、營利活動,不僅場租較貴,甚至也失去各種公部門資源支持的資格,變成各部門單位為了避免「圖利廠商」而拒之於門外,像是各種交通設施,全世界都充斥著各種藝文娛樂活動的海報,唯獨台灣會被以「不得張貼營利活動」為由拒絕。若真有「公益」的行為,大家不只服氣,還會發揮台灣人的熱情踴躍支持,但社會上四處可見的卻是,掛著公益口號行商業目的之實,大發利市的「公益」活動。

在費用的公平性或是場館經營的健康來看,適度的公益優惠可以理解,只是「公益」的定義不僅小巨蛋,各縣市政府、學校等都充斥著類似的規則,讓許多能夠兼顧市場與文化性的展演節目寸步難行,對這些活動收取高額場租,來補貼所謂免費入場的公益活動。

事實上,若是民間場地,展演節目的收入一定是價格最低的;反之,各種保險、直銷、經銷商大會、宗教活動等等才是高價格租金,因為這些不僅支付能力較強,活動也較缺乏外部效益,對場地經營來說,不若展演節目有各種附加效益。而公部門是違反著社會現實在運行了。

砸大錢蓋場館,然後呢?

從社會整體價值來看,教育、文化、體育都是以稅收去服務人民,創造社會公平與滿足人民福祉的基本需求,也因此,每年都有大量預算在興建場館這樣的公共建設。然而在興建之後,為使其發揮最大價值,難道不應繼續補貼有效運用?為何蓋好偉大的政績之後,隨之而來就得是使用者付費的思維?又為何每個場館都應自負盈虧,最後總是落入維護不善,或是委託民營以營利為目標的下場?難道我們使用大片土地、耗費鉅額預算所興建的大型場館,不正是為了提供民眾更好的休閒生活?

台灣的演唱會市場才熱絡了幾年,如何讓未來的環境更加健康、進步,不僅是產業內的議題,更是社會文化發展的重要一環。大型場館從興建到管理機制的決定,都有相當長的時間,以及相當多的會議可以被討論跟決定。期待這次小巨蛋的事件,可以讓我們的社會討論有更多面向、也更深入,而不只是閉門解決的民怨,更不該變成不同群體間的政治對抗。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