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口咒罵那些假掰文青之前,黑狼突然想到一件事,就讓握著的拳頭又鬆開了!

在出口咒罵那些假掰文青之前,黑狼突然想到一件事,就讓握著的拳頭又鬆開了!
Photo Credit:Jerry Chen@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什麼文青不文青,生意人才不會理你。拿起手機,打開APP,得到小確幸,做個快樂的小資男小資女。

一路見證台灣樂團潮,近年來更走遍世界各大音樂節的看團達人,我尊敬的楊公曾經說過:「坐著看團會軟屌。」最近許多人的看團習慣,即使不是坐著看團,手上也得拿著手機往台上拍,甚至要求前排搖滾區可不可以坐下,這樣他才方便拿出手機拍照。這種人如果看起來又有點潮,就會被酸民譏為「假掰文青」。

黑狼那卡西向來歡迎受得了的魯蛇與文青一起觀賞、參加,也不禁止觀眾拍攝或放在youtube上,唯獨遇到瘋狗浪式的衝撞,必須自己負責。遺憾就在不能像美國最後龐克傳奇GG Allin那麼暴力。他的現場與其說是搖滾樂,更像是搖滾衝動下的隨機暴力。今天就來談談大家最愛的「假掰文青」。

從日本的「白色手環」風波談起

大約在2005年時,日本曾經流行過一種「白色手環」(ホワイトバンド),還找了許多「潮人物」合拍電視廣告,大書店的收銀檯都有賣,一個要價三百日圓(含稅5%,是其他國家地區的三倍)。同年九月我在東京找大友良英的時候遇到「澀谷吳佩慈」Kahimi Karie(前歌手),發現她手上也戴著這種上面只有「三連星」圖案的橡膠手環。

基本上以「白色手環」提醒貧窮問題的運動「Make Poverty History」,起源於英國、愛爾蘭等地,旨在認同「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活在貧窮裡」的事實,並且呼籲政府「將貧窮列為最優先處理的課題」,即使不使用上述的矽膠手環,把白色的布條纏在手上,一樣可以表達這種訴求;各方樂捐的收入,均投入實質的社會救濟活動上。

然而東京的幾個NPO法人,發現這種活動可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於是邀請了一些名人友情跨刀,包括了前面提到的「澀谷吳佩慈」,乃至世界知名的明星,如:足球員中田英壽、音樂家坂本龍一、作家村上龍、演員小雪、松嶋菜菜子、歌手米希亞等。這支廣告甚至是合夥人自掏腰包拍攝,那些NPO完全不用花一毛錢。

Photo Credit:hottokenai

Photo Credit:hottokenai

在日本的「主辦單位」出盡鋒頭、把所得都拿來與「電通」廣告公司聯絡宣傳、買電視台廣告時段、辦兩場大型「慈善」演唱會與許多露天rave party之後,不但沒有清楚公開所得流向,最後還大搞神隱;十多年後我們能找到的,也只剩下幾個整理事件的網站

若要問這種跟風現象跟「假掰文青」有何關係?

一般所謂的「假掰文青」通常有類似的特質:故意顯出自己很有氣質,如果外表看不出來,就用消費展現出自己與眾不同的品味。例如個性裝幀的書(工商服務蓋台:日本資深字型設計師平野甲賀隨筆集《我的手繪字》熱賣中! )、翻譯文學(個性裝幀跟丹寧布很配)、Mac Book Pro with Retina Display(都在看臉書)、高級耳機、日系文具、鋼筆與手帳、收藏搖滾黑膠、覺得岩井俊二比小津安二郎好、使用135底片的SLR相機(不管有沒有裝底片)……你看到了什麼?

要裝滿這些配件可得砸下大筆銀彈。先不要說我認識的某些強者(寫得出好看的硬筆字,用破相機拍強烈的照片,吃檳榔,出門戴「羅浮宮」文創帽),大部分靠消費才能顯出自己「態。度。」的追潮人家,是否能貫徹執著,成為一個「具生產力」與「自我意志」的個體,讓自己能在消費時代全身而退,恐怕已經成為現代人的自保課題。

我們總是搞錯敵人與戰場

沒有假掰文青,只有假掰小資花錢買來的清新夢。

其實你我都中了某些人的計,用大好時光去關注媒體上被炒作的話題,並為一些事實上很蠢的現象搖旗吶喊,關注路口大樓的大型LED看板上的每一句話,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或是有一些事情不僅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後果。真正的敵人不會打扮成一副「我是敵人」的樣子。

那些看起來文青的、打扮一副文青look的,都不是你我的敵人。至於那些在文創園區專題展、蜷川實花(作為一種展覽)排隊自拍(不是我在唬爛,很多看過蜷川實花展的人,仍然以為蜷川實花是一種花)的呢?那叫做小資品味,是韓國偶像劇螢幕擷取下來的光景,是一張噴墨印刷的大圖,背面是一片空白。

如果真正的文青低調,假掰文青把一堆消費符碼穿戴在身上,以為自己就是潮,那麼一味追求小資生活情調,並且把老街小咖啡(老雜貨店、診所改裝的文創空間)當自己家客廳,不點飲料抵低消,對第一次見面的老闆或店員不客氣得好像認識十幾年一樣,還一直拿著手機自拍或東拍西拍或讓小孩亂跑的布爾喬亞,簡直潮到可以讓新北市到處都是樹。

要比恐怖,怪物化的小資才是傑作中的傑作。

說什麼文青不文青,生意人才不會理你。至少文青兩字對我來說,是大家最愛的「光南大批發」台產文具上常見的字樣。只要你願意掏錢把自己裝扮得符合他們(以及跟他們關係良好的媒體)期待,他們並不想管你花誰的錢、怎麼付費,也不管你是誰。閉上你的嘴,拿起手機,打開APP,得到小確幸,做個快樂的小資男小資女。我會抱著七公斤重的書包,在捷運淡水線的車廂中段座位上不經意地盯著你。

愛爾蘭女歌手席內•歐康納(Sinéad O’Connor)於1992年的「周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直播現場上清唱雷鬼教父巴布•馬利(Bob Marley)的名曲〈WAR〉,並且撕毀當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St. Ioannes Paulus PP II)的玉照,並且大喊「對抗真正的敵人!」(Fight the real enemy!)。

教宗不生氣,但美國保守派們都崩潰了。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