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唐謨專欄】胸毛、褲擋、跨性別的嬌柔:記憶中永遠的王子

【但唐謨專欄】胸毛、褲擋、跨性別的嬌柔:記憶中永遠的王子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子的感覺完全不是傳統流行音樂中大肌肉/野蠻的陽剛形象,好像很嬌柔;可是在舞台上,他一整個色情到不行。

搖滾樂從來就不是個戲耍性別的主要場域。雖然男同志有自己的Diva/電音文化;走遍各搖滾音樂節,儘管台上的歌手、台下的觀眾都願意為多元成家歡呼;整個場子依然是異性戀男孩女孩的歡樂空間。所謂「本土激進」的indie band,甚至會在舞台以很不「優雅」的方式玩弄/嘲弄性別的顛覆,演出荒腔走板的戲碼,台下異男/沙豬男觀眾一片叫好…。

搖滾樂原初是以顛覆/叛逆為最高指導準則,但是總是以陽剛/男性為主要體現。70、80年代有些西方歌手/樂團開始反轉搖滾樂的性別形象。美國搖滾樂團「扭轉姐妹」(Twisted Sister)在舞台上張牙舞爪,但是他們的樂團名稱卻以「姐妹」相稱;英國樂團「史密斯」(The Smiths)的歌詞優美陰柔如詩;英國歌手馬克艾蒙(Mark Almond)、喬治男孩(Boy George)各以陰性化形貌出現;英國的吉米桑佛維(Jimmy Sommerville)和「法蘭基到好萊塢」(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則透過音樂抒發同志情懷/同志運動;或提倡同志性雜交。

保守的80年代柴契爾/雷根世代,反倒讓音樂逮到機會從壓抑中突圍。在台灣,愛玩交友軟體的HUSH則在台上風趣幽默地提到老公。這些可敬音樂人,都是神人。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發跡於70年代的超級神人王子(Prince, 1958-2016)外型嬌小,只有157公分,如果身上掛了一把吉他,就佔了掉的一大半的身材。他一張俊秀的臉蛋,完美的長臉比例,五官非常分明;皮膚帶著些黝黑,卻不那麼黑,像是陽光自然曬出來的;他眼睛大,卻有著非洲裔的性感厚嘴唇,上面一撮壞壞的小鬍子;精細的眉毛,好像愛修眉的日本男孩。雖然他身材不高,肌肉小小的,但是卻經常穿很緊的褲子,突出褲擋的那一大包。

而且他很喜歡紫色,花花綠綠的顏色花樣。王子的感覺完全不是傳統流行音樂中大肌肉/野蠻的陽剛形象,好像很嬌柔;可是在舞台上,他一整個色情到不行。

王子就是這樣,他不是傳統的男生樣,但是絕對不是女生;不大像傳統的非裔黑人,但是一點也不白(相對而言,「史密斯」就曾被批評為「最白」的搖滾樂團)。他的音樂融合了藍調,流行,搖滾,放克,舞曲,Disco…到底他屬於那個流派?也很難說清楚。總之他的所有一切,幾乎都在進行各種形式的「跨界」,如果要找一個詞來形容他的話,應該就是「酷兒」吧!

如此一個酷兒的王子,在文化領域中卻一直沒有成為突出的gay icon;或許因為他走太前面,沒人跟得上;也或許是因為「大家都愛王子」:例如大家都愛ABBA,同志也愛ABBA,大家開始輪番打扮成她們,於是ABBA變成了gay icon;同理:同志也愛王子,但是王子那種變化多端,亦男亦女,亦善亦邪,天使與魔鬼的質地,不是穿著紫外套跳上大機車這麼簡單就可以達到的。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王子1979年的成名專輯《Prince》封面上,當年21歲的他一頭長髮出現在專輯封面,清秀的臉好像黛安娜羅絲。封面上的他赤裸著上半身,露出胸前一搓毛髮。他的性感胸毛,後來幾乎成了他大露特露的重要標記。下一張專輯《Dirty Mind》封面上,他依然赤裸著毛茸茸的身體,穿著一條好像「玩褲子弟」的低腰內褲,上面卻罩了件叮叮噹噹的外套和一條圍巾,呈現一種很高雅,但是又有點「賤賤」的奇特質感。

王子1984年的作品《Purple Rain》為他建立了事業的巔峰。「Purple Rain」從專輯到電影,王子也為自己創造了一份已成經典的個人造型。

由於個子不高,所以他得穿高跟鞋(跟很高的鞋),身上穿著超高的高領紫色風衣,裡面一件帶著古典歐洲紳士格調,蓬鬆皺摺的白襯衫,一頭黑髮則燙成老式好萊塢女星的捲髮,跨坐在一台超巨大的重型機車上,機車車身則掛了一個「⚦」圖案;色調是一片性感的紫,乍看之下陰陽怪氣;然而這股陰陽怪氣正是王子想達到的東西。他一手創造出來的「紫雨風暴」進入了流行殿堂,變成了萬聖節最喜愛的經典裝扮之一。

王子的下一個驚人之舉是1988年的專輯《LoveSexy》,專輯封面上他一絲不掛,身體纖細平滑,性感胸毛依然撩人,他卻用手摀住胸的一部份,彷彿一個羞澀的少女,嬌滴滴地用手遮住酥胸,不想給你那麼容易看到。圖片的背景是一朵紫色的花,還有一個好像陰莖的小花蕊,對著王子的身子吐著氣息。他即使不穿衣服,依舊可以「男生女相」。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或許王子得天獨厚,身材嬌小卻能保持纖細精實,同時擁有筋肉結實的性感男子體態,讓他在身體上大玩特玩,可以穿兩截式的比基尼,穿高跟鞋,畫眼線,各種絲絨頭巾,身上掛一大堆顏色,大跳肚皮舞;同時也要露胸毛,露他褲擋的一大包。他在音樂上也很敢很大膽,對於口交,自慰都百無禁忌。

王子惡名昭彰的的一首歌「Darling Nikki」,描寫「用雜誌自慰」。大家開始在想用雜誌怎麼自慰?是看雜誌自慰?還是把雜誌捲成一個棒狀物?這首歌後來不小心被高爾(Al Gore)的老婆蒂比高爾(Tipper Gore)聽到,嚇得花容失色,於是找了一堆沒事幹的議員妻子,搞了一個PMRC組織(Parents Music Resource Center),保護兒童不受流行音樂「毒害」。當時努力與PMRC對抗的還有鄉村歌手約翰丹佛(John Denver),天才作家家法蘭克薩巴(Frank Zappa),以及「扭轉姐妹」的團員迪史奈德(Dee Snider)。